我听见我拒绝

这段时间实在忙,天天加班,兄弟江湖,和双天好久没更了,十一假,我保证日更😭😭

兄弟江湖21鹿赫

  第二天退潮陈赫带着鹿晗回到了千机阁,、第三天约午时左右有一人应约上门。 上门的自然由吕子乔和张伟接待,陈赫则带着他躲到暗室。 暗室设计的很精巧,从这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外面的人,而外面的人自然看不清里面。
  “我要的东西有答案了吗?” 来人是个约四十多岁的男子,鹿晗并不认识,不过看着他说话哪种气势凌人的语气,估计在江湖的地位不俗。
  吕子乔放下手中的茶,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对眼前这人满是不屑 “百晓堂应了的事,何曾失言过。”
  “那东西呢?”那人继续开口,嘴里满是命令的语气。
  百晓堂的名声江湖人尽皆知,无论是谁也要给三分薄面,可是眼前这人这般狂妄,让鹿晗很好奇。
   “小鹿,你知道有句话说得好,会咬人的狗不叫,会叫的狗不咬人。” 鹿晗有点不理解,字面意思他当然知道,难道只是单单的说这人装腔作势吗?
  鹿晗继续看下去,吕子乔在那轻笑“交易,交易,有交有易,你不把东西拿出来,我们又怎么把你要的给你呢。”
  陈赫盯着那人的脸,若有所思,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小鹿,你知道有句话说得好,会咬人的狗不叫,会叫的狗不咬人。”
鹿晗不理解,字面意思他当然知道,不可能只是单单的说这人装腔作势吧。
鹿晗继续看下去,吕子乔在那笑“交易,交易,有交有易,你不把东西拿出来,我们又怎么把你要的给你呢。”
  吕子乔不在乎态度怎么样,他要的就是报酬,这里来过千百人,千百种身份,给出了千百种态度,他要一一去计较还不累死。
  那人眼神示意旁边的人将东西拿出,用礼盒裹着。
  张伟接过手,轻打开盖子,里面又是一层绸缎,再打开绸缎,一件透白的汗衫拿到手里。
  百晓堂要的自然不是差品,鹿晗依稀记得王祖蓝曾跟他介绍过,世上有两件由天蚕丝所织成的汗衫,冬暖夏凉,刀枪不入,百毒不侵,估计也就是眼前此物了。
  “我说你不厚道啊!”张伟脸色一变,将刚刚视若珍宝的东西现在如垃圾一般扔在桌子上。
  “堂堂武林盟主尽用假货来欺人,不是可笑吗?”
  “你不要瞎说,”那人恼怒的拍案而起“怎么可能假的!”
  “呵!”张伟狠想冷笑,又一个自以为是的傻缺来哗众取宠,“是真是假你觉得我尔康分不清吗?”
  尔康,江湖有名的钱眼子,除了自身抠门外,一双吊梢眼可谓试金石,是真是假的东西没他分不出来的。
  “这可是我花了几年的功夫,废了上百个人才找到的,你说假就假!”那人不干了,“叫你们主子百晓生出来,我倒要看看这是什么待客之道。”
  “那你这是什么会客之道!”一直在旁边等着的吕子乔,失去了耐心直接踹翻了茶几。
  茶几发出的声响,成功召唤出了关谷神奇,在一瞬间,一把武士刀已经架在了那人的脖子上。
  那人被关谷的威压吓傻,连连退了好几步,伴着身上那身华贵的装饰,显得特别狼狈。
  鹿晗现在明白,什么叫会叫的狗不咬人,而那只不会叫的狗正黑着脸。
  “萧盟主,再装下去还有意思吗?”吕子乔对刚刚那人旁边的侍从开口。
  也真不愧是当了这么多年的盟主,鹿晗感叹,到了这个地步,他都能从容的走出,从容的撕下面具,从容的跟眼前两位问好,然后从容的说开个玩笑别当真。
  “当真倒不会,每年因为河中目的,开各种无聊玩笑的人太多。”
  关谷见场面平息下来了,埋怨的说了一句“无聊”就回了他该待的地方。
  “赫哥,你说他这是为什么厚着脸闹这一出?”
  陈赫笑笑,“你赫哥神秘惯了,总有人想见我一见。”
  鹿晗刚听陈赫说完,那边萧盟主也开口了“常闻百晓生曾老师风姿卓越,不知萧某今天可否有幸见上一见?”
  “萧盟主想见我直说便是,我曾某何有不见之礼,何必来这一套呢!”
  陈赫让鹿晗给自己戴上人皮面具,走了出去。
  “曾老师,是萧某失礼。”
  “萧盟主客气,东西带来了吗,如果没带来咱们这个约可就……”
  鹿晗继续在里面看着,这下萧盟主从怀里拿出一件跟刚刚无二的汗衫,张伟准备再接过,陈赫开口道“验就不必了,我相信萧盟主也不会再拿假货来糊弄我们百晓堂。”
  萧盟主脸色越发尴尬,“曾老师放心,这次是真的。”
 “行,既然萧盟主说是真的,小布把东西给他!”
  小布?萧盟主听到这个名字觉得有点耳熟,在看吕子乔那痞笑的模样,这不是江湖上有名的花花公子吕小布嘛,传闻 他窥得人心,江湖上多少姑娘为他死心塌地,她们自成一派,若谁欺了他,他们非闹得你鸡犬不宁。
 萧盟主接过小布给的东西,连忙道“失敬失敬,这位便是小布公子,萧某真的是有眼不识泰山阿。”
  “客气!好说!把那套天山的蚕衣送给我就好了。”
  萧盟主忘了,这小布脸皮厚在江湖也是闻名的。“您难得看中,萧某自然双手奉上。”
  “哎!萧盟主,你这是什么意思!”张伟突然叫了起来“他们都有东西拿,那我的呢?他们是江湖闻名,我就不是啦!”
  “这……这……”萧盟主求救的是的看向陈赫,哪知道陈赫的眼早就望向天边。
  “萧某此次出门还真没带什么东西,这里有十万两的银票,还请笑纳。”都闻尔康公子爱财,无奈只能拿出银票。
  张伟把钱接过手里,脸有点阴“十万两,还没拿件天山衣一半值钱,小布,原来我差你一半!”
  “有一半就不错了,你差我何止天壤地别。”吕子乔毫不留情的回击,回击还不忘点萧盟主的命“是吧,萧盟主。”
  “吕小布!”张伟似乎怒了,“别以为你有群姑娘护着我就不敢打你,要不我们出去比试比试,看谁高谁低!是吧,萧盟主!”
  萧盟主第一次恨自己的名字,都这样了外看不出来不就是傻子了。“两位莫言动怒,都是萧某的错”说着又从怀里拿出十万两递给张伟。
  张伟接了,也开心了,“哪好意思让萧盟主这么破费!”当然钱揣到怀里的速度也不慢。
  “小布,你看这下我和你一样了。”
  吕子乔切了一声,萧盟主真的怕他在说什么,他怀里可是什么都没了。
  “天色不早,既然萧盟主东西拿到了,我便不留了。”陈赫开口赶人“入了夜海上可不安全。”
  
  萧盟主本来想给了这么多东西,可以多聊一会,哪想就这么开口赶人了,于是灰溜溜的走了。
  待人走远,吕子乔忍不住爆发的笑出来,“陈赫我说你也太狠了,好不容易收刮的二十万全给你拿走了。”
  “什么叫我拿我的,明明在张伟那!”陈赫抗议。
  “他准备二十万,准备收买崆峒和崂山的,这下是要空手套白狼吗?”碰上陈赫,张伟都替他惋惜。几天前陈赫打探到消息,让张伟他们想办法把这二十万弄到手,他们正在考虑是打劫呢,还是偷盗呢,这下他自作聪明,借口送给了他们,他们选择直接要,另外白得一套天山蚕衣。
  天山蚕衣虽然不比天蚕衣,但是防个毒虫毒蚁小刀小剑的不在话下。
  “小鹿,这衣服给你!”陈赫指指那件真品。
  鹿晗不想要,但是看着陈赫那不容拒绝的眼神,默默闭了嘴,想着以后把它偷偷缝进陈赫哪件衣服里。
  
  
  
  【预告,下一章薛之谦上线】
  
  

兄弟江湖20【鹿赫】

 鹿晗本以为出海要回岸上,可是并没有。傍晚退朝,离这个岛不远的地方露出来一个很大的石礁,而他们的目的地就是这里。
  爬上礁之后,一路走到最层。按理说,这里长年累月被海水侵蚀应该很难走,但是实际上去发现有一条改造不是明显的小道。
  鹿晗估计这里应该是另有洞天,不然师傅也不会带他过来了。
  一块大石璧前不少海草遮挡,拨开海草,左侧有个石台,按下机关,石璧竟是个石门,石门后面是一条道,看着很黑。
  鹿晗本想掏出火折子照亮,可是火星还没吹着就被陈赫拿过去熄了。
  陈赫慌着脸叮嘱他“这里不能点火,否则待会会被骂死。”
  “到了里面没光能看的见路吗?”鹿晗有点担心。
  陈赫并没有在回答他,直接带着他往前走。到了里面鹿晗知道自己的担心多余了,到里面的路并不是很远,整个山体都是中空,沿着石璧对外修了一层层楼道,大量书籍整齐的码在架子上,中间一条石柱直通山底,一条条楼梯从中央对向那些楼道,里面墙壁都是由萤石建造而成,亮度也不差。
  “这里原叫子母岛,外面的是母岛,里面是子岛。很多年前地震,子岛下沉到了海里。大概在我祖奶奶那一辈发现了这里,就请墨家工匠打通了山体,设置机关,创立了这机枢阁,而这个机枢阁才是红楼的中心。” 陈赫带着他一路下走,一路解释“基本收集的信息都是存放在这里。底下几层是一些兵器剑谱和稀世的物件,有些是红楼收的,有些是别人为了安全而存放在这的。”
“那会被人查到吗?”
这个问题倒是新鲜,陈赫忍不住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你这傻狍子,这么多年机关怎么学的!首先这个地在海里,而这一篇海域都是红楼的地方,千机阁离这不远,这里有任何异动千机阁都能看到,其次上礁的路只有我带你走的一条,其他地方都是机关。这些机关可以外触,也可以内设。”说着陈赫指向头顶的石壁,“看到了吗,那里就是机关点。”
鹿晗顺着望过去,头顶是环环相扣得齿轮。
“这里的每一层都有机关触发那些齿轮,齿轮会带动外面的机关。”
确实,设计成这样,真的也没谁敢闯进来了。鹿晗心里疑惑,陈赫为什么把这一切都告诉自己?不过很快就明白了,其实在陈赫心里,这没什么大不了。在绝对信任的前提下,没有什么需要隐藏,当然自己死也不会背叛陈赫。

来到中层,修了几所房屋,陈赫带他走过去,又见了一个人。报这人名字的时候,鹿晗惊讶到了!
  胡一菲,十五年前江湖叱咤风云的任务,外号女魔头。倒不是她杀人如麻,而是她年纪轻轻,武功高强,在江湖几乎无敌手。最关键的是为人脾气暴躁争强好胜,凡是事关竞技二字从不服输,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稍微听过他传闻的人都知道,在她面前从来不能提切磋。这两个字,就像放开洪水的闸头,一但提了,必须对方心服口服的认输,否则至死方休。世上没有什么她不会的,而且无论什么比试她都会应你,越斗越强。
  
他不免感叹师傅手下真的卧虎藏龙,同时也好胡一菲为何会到这来。
  后面他师傅私下跟他解释,江湖总有重口味喜欢她这种性格的,并且长的也很漂亮,所以一群人组成了胡一菲联盟,他们互帮互助想尽各种办追求胡一菲,到最后逼的无奈才躲到了这里。
  不过也是她本事,自从陈赫接手红楼,因为她的帮助才顺到现在。
  “这次回来准备要干什么?”相处这么多年,胡一菲深刻的了解了陈赫,陈赫每次要干什么事的时候总会露出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一菲,怎么这么说呢!”陈赫不高兴了“我是来看看你的。”
  “那看完了,你可以走了!”胡一菲想赶人。
  “别这样嘛,我顺便拿些东西。”
  胡一菲心想果然如此,“要什么?”
  陈赫老实的开口“此次武林大会新起的几个门派资料,外加那把剑。”
  “你要参加武林大会?胡一菲惊讶到了,他不是从不示人吗?
  “不是我,”陈赫指着旁边的鹿晗“是他参加。”
  “我?师傅?为什么?”鹿晗有点搞不明白,他一点都不喜欢武林大会这样的活动。
  “叫你参加就参加,哪有那么多废话。”
  “哦!”陈赫的话他一向听从,这次也不意外。
  
  胡一菲给他们那东西的时候,陈赫又带着鹿晗楼上楼下转了几圈,给他找了各种书,其中包括佛学,五行学,阴阳学,还有一些武功秘籍,似乎并不是什么高深莫测。
  “这些东西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学完,学完之后我便把你父亲的无物剑法传授给你。”
  鹿晗老实点头,“多谢赫哥,我一定会认真的。”
  “呐,你要的东西!”他们逛的差不多了,胡一菲也正好过来。
  资料看着挺多,收集起来有七八本。书上面还架着一把剑,陈赫拿起剑,拔出看了一下,确认完好就交给鹿晗。
  “这剑以后就是你的了。”
  这把剑看着并没有什么出奇,普通的棕色剑套上面刻着车石二字,剑扒开是黑金色,看不出锋利,估计不钝。
  “赫哥,这把剑是?”
   “听闻过六指黑侠吗?”陈赫开始跟他解释
  六指黑侠存在的时间大概是五十多面前,那时魔道风行,六子黑侠便是魔道长老之一,他不仅武功高强,而且擅长机关术和铸剑术,一生的梦想就是打造出一把完美的剑。
  不过事无完事,人无完人,他的想法越多,机关越繁多,造出来的剑越不经用,没用过几次就断。
  自古正邪不两立,正道一直想毁灭邪教,所以他这个邪教长老正也是目标之一。跟他打斗了好几次,虽然被他剑上的机关吓到,但是人们发现了他剑的这个弊端。
  最后一次大战上,正道使用车轮战轮番攻击他的剑,六指黑侠发现他们这个目的,拼劲全力跟他们同归于尽。在他重伤昏倒那时候,他被药王之女所救,俗套的他爱上了药王之女,在疗养期间他参透了剑的本质,他也明白他之前所铸都过犹不及。
  世上无透风的墙,本来在药王谷生活的好好的他们,没多久江湖正道讨伐上门。六子黑侠为了能和相爱之人厮守,找到百晓生。拿比剑换求他们安稳之法,从此他从江湖上消失,这把剑也无人知晓。
  “这把剑这么厉害!”鹿晗又惊到了。
  “这把剑名为车石,其实取软硬二字的半边。顾名思义,这剑可做软剑使用,也可做硬剑使用。剑头可分成六瓣做倒勾,剑靶可分开剑身,成两把细剑。”
  “这么厉害”鹿晗不免再一次感叹。
  陈赫倒觉得没什么“软可塑成万物,硬可摧其万物,其实要这两种就可以了。”不过其他的有倒是没事么。
  “剑只是助力的工具,主要还是看武功。”
  “知道啦,赫哥。”鹿晗点点头,将剑挎到腰间。
  “对了,那边的人还查到了哪些?”陈赫又问一菲。
  “大部分都查到了,资料都在这里”说这一菲又从怀中拿出一本册子,“最新过去的一个跟你们还坡有点渊源,你们要好小心了。”
  “谁阿?”陈赫不记得最近有跟什么人接触。
  “姚家。”
  “姚家?”陈赫认真想想“那是谁阿?”姓姚的那么多,他哪知道。
  胡一菲汗,陈赫有种自大就是一切看不上眼的对手,从不会放在眼里,转身就忘。
  “师傅,是姚林,父亲是姚光,晨哥的弟子,在大会上食用禁药被逐出去的那个。”鹿晗跟陈赫解释。
  “那种人管他呢!”
  “别不在意,小心亏就吃在这种人身上。”胡一菲提醒。
  “知道,我一定小心防范。”鹿晗认真的点头,心里记下来这个人。也多亏一菲的提醒,后来发生一件事,若不是记得这个,他必定后悔莫及,当然这是后话。
  

兄弟江湖19下

  吃过晚饭,陈赫又跟他们聊了一会就带鹿晗到了顶层歇息。住的地方不大,就两个小间刚好够二人使用。其他地方是一块练武场,里面竖的柱子上下错落有致,鹿晗记得上次对付宝强陈赫使出的无物剑法,应该和这练武场有关了。
  鹿晗第一次来海边,对于小岛的环境一下适应不来,折折腾腾的到天亮才歇下,所以今天早上陈赫起床时难得没有鹿晗守在身边,当他习惯性的喊小鹿的时候,第一次没人回答他。
  都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陈赫深深的自责自己被鹿晗照顾的太好,日后若离了可怎么办。
  来到房间鹿晗,估计是被雨林的夜扰的小脸蜡黄,眉头紧锁,累急了浅眠状态也醒不来。院子的在的鸟,猴,之类的日间动物已经开始叽喳,等日头全出了估计会吵的更盛,武功高的可以关闭五感调息,也就是所谓的闭关,但是陈赫估计小鹿还差点火候。
  他退出房门,把他裹严实的被子掀开了一点,雨林夜晚凉气重,但是白天可是闷的不行。
  “呦!曾老师今天起的这么早。”子乔嘴里咬着包子,奇怪的看着他。
  “不早了,已经巳时了。”
  “巳时了?”子乔怪了,“不对啊。”按照这个点外面早就吵番了,今儿这么安静?
  “谁用内力把外面的动物算震跑了,害得我设的陷阱全废了。”关谷拿着空篓子一脸埋怨的走进屋,“今天的肉食全没了。”
  子乔放下手里的碗,“除了那位,还有谁。”然后别有深意的盯着陈赫。
  关谷满肚子火,”曾老师,你干嘛!这里本来:就没什么吃的,你还赶跑他们。”
  “它们太吵,小鹿昨夜没睡好。”陈赫解释着“再说了,我什么时候少过你们吃的,没吃的让渡出去买就是了。”
  “那些哪能跟这些野味比,那可是大补。”
  “那你远一点地方抓些回来吧,小鹿有点水土不服,抓些给他补身子。”
  关谷“……”这还是他认识的曾老师吗,他严重怀疑假冒。“曾老师什么时候开始关心人了,不是本来无一物吗?”
  陈赫还没搭话,子乔抢先接着,“那能一样吗,那位可是曾老师的相公,是吧曾老师。”美嘉昨儿玩笑话,今天得到进一步认证。
 陈赫抗议到 “什么叫相公,那是我徒弟,作为师傅关心一下徒弟不可以吗?”
  子乔重新拿起一个包子开吃,“可以,可以,当然可以,徒弟也不一般嘛。”
  因为百晓堂闭馆,所以子乔他们也没有什么事,吃过饭之后,几个人来到院子里切磋,因为小鹿在休息,所以每个人练武的时候尽量不发出声音。
  因为陈赫的安排,小鹿安稳的一觉到了午时,休息够了,脸色自然也恢复了。
  鹿晗下到一层,陈赫正跟另外几个一起喝着茶,看到鹿晗朝他点点头,“看来休息的不错,脸色也好了,去吃点东西。待会我们还要出海。”
  鹿晗点头应着,出海,要回去吗?
  

兄弟江湖19上【鹿赫】

  鹿晗一路跟着陈赫来到海边,穿过沙滩,来到一个简易的码头,码头边上有只小船早已经在等候他们。
  撑船的船家见到鹿晗略微惊讶,除了求知者,这里从不曾有外人进入。
  船行了约一个钟头,海岸消失在视线内,一个岛屿出现了。
  岛屿看似面积不是特别大,但是上面草木葱郁,似乎看不到人烟的迹象。
  来之前陈赫给他做了解释,对于他师傅是江湖百晓生这件事虽然惊讶,但也能接受。传言百晓生的千机阁非邀者不得入,如今看来,大海茫茫能找到这座岛屿确实不易。另外上岛之后,若不知暗道,要走到这雨林中央也如登天一般了。
  千机阁有四层,占地约在30来丈,陈赫依次领他见过。第一层装饰华丽,颇有贵公子风格,层主有三人,一个姓吕名子乔陈赫让他叫小布即可,另一人是名张伟,字尔康,陈赫对他笑说尔康这名太过风骚叫张伟即可,此二人负责接待外来投问者。还有一人名为关谷神奇,倭国人,负责此楼护卫,父亲原先乃是东厂头号杀手,后来厌倦朝廷险恶,投身于此。
  二层也有两人主事人,一人姓唐名悠悠,红楼出去的密探皆有她教导,另一人不知姓名丽萨乃萨满人,密探得来的信息一般由她及手下整理。不得不说一点此人行为强势,陈赫都有点有点怕她,应该资历较老,陈赫对她言语颇为尊敬,与他人不同。他人唤陈赫为曾老师,她便直呼其化名曾小贤。
  踏上三层,鹿晗差点以为自己走错地方,三层除了内里一屋住房在,其他无门板格挡,四周设成窗户,大开,里面养了老鹰,鹦鹉,白鸽,麻雀,乌鸦海鸥等各类飞禽,里面有一粉衫女子在照顾它们,嘴里念叨着,疼不疼啊,受伤了吗,饿不饿之类的话,仿佛真的能跟他们沟通。
  陈赫换她为美嘉,也姓陈,从她跟陈赫的聊天来看,此人心思单纯,不通外事,天生能与动物沟通,负责红楼传信的鸟儿。鹿晗十分好奇,一般传信老鹰,白鸽也就算了,但是麻雀海鸥如何能行?
  陈赫解释,这些鸟儿自出身便生活于此,将他带出后便知晓回路,正因为这些飞鸟看似不可思议,传信才能安全。【不要纠结真实性,就当它们是个buff】
  从三楼望去便可看到此地整得风景,此地被雨林植被包围,四周树木都高大数十丈,几乎都与这楼平齐,楼边向外伸远十丈处立了护栏,整栋楼都被护栏包围。正前门有一扇小门,小门连着一条小道同往外出,估计是给那些邀约上门的人走的。
  海上的天黑的比陆地慢点,他们从居归出来已经是傍晚,现下天已经完全,千机阁的光对比着四周的漆黑显的格外亮。
  因为来之前陈赫已经吃过不少,所以等几个人凑一桌的时候,鹿晗不肯让陈赫再吃。不理陈赫得抱怨,鹿晗只给他盛了一点汤水。
  “曾老师,没想到除了一菲还有人能治你阿。”子乔夹着大虾特地在陈赫面前晃荡。
  陈赫一下子拍下他的手,“什么叫治我阿,这是我徒弟,照顾我好吧,你们有嘛。”
  “曾老师,你问么收徒弟了,这不是你的风格阿。”关谷神奇说着一口婉转的汉话,让鹿晗一时没反应过来。
  显然陈赫早已经习惯,他憋着嘴盯着鹿晗手里剥着的一只大虾,不在意的回到,“收徒看缘分的,我收鹿晗自然也是缘分。”
 “别人收的是徒弟,你收的叫媳妇”丽萨看着鹿晗照顾陈赫那模样,就差喂到嘴里了。
  “曾老师哪是给人当相公的,我看丽萨姐说反了才是。”美嘉也跟着吐槽。
  对于他们的陶侃,陈赫的重点永远不在一个点上,其他人说的是相公妻子,陈赫的关注点在鹿晗对自己照顾上面,所以他得意的开口 “我喜欢,他愿意,管的着嘛!”
  不过这个回答不免让人浮想联翩,内心似乎摆出了二人的位置关系。一旁静呆的小鹿也惊讶了一下,不过鉴于对师傅的了解,很快明白他说的意思。
  
  

今天不想更文,给大家发个小福利

兄弟江湖18【鹿赫】

  兄弟堂在休整一个月后,包贝尔代替了王宝强的位置成为了新的第六任堂主,而鹿晗的伤也在杨颖的“特效药”的治疗下成功恢复。
  因为江湖百晓生自然离不开江湖,所以他们二人也收拾行李正式踏入了江湖这个乱流。
  临行前陈赫再问鹿晗,“你可真的想好,走下去你将无法想象你的敌人是谁。”
  鹿晗回答,“天下只要赫哥不是我的敌人就可以,其他我都不在乎。”
 “若我也是你的敌人呢?”陈赫又问。
 鹿晗笑笑 “我永远不可能是赫哥的敌人,那么赫哥就永远不可能是我的敌人。”
  浙江到福建并不是很远,他们顺着船一路南下,两天就到。到了福建,陈赫又带鹿晗到了一家馆子吃饭,馆子名为居归,南有居屋,待北人而归。名字雅静,店内装潢也简单,仿佛就像一个等待归人的居所,鹿晗不免好奇,路上陈赫带他吃的都是一些高档热闹的地方,今天这个地方倒是不一样了。
  看着陈赫很快找到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顺口就点出了好几道他爱吃的菜,鹿晗可以肯定这家店是陈赫常来的地方。
  当掌柜的上菜的时候,跟着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微胖的大娘,鹿晗还没看清大娘的容貌,大娘一下就揪住陈赫的耳朵,张口就骂,“你个混小子,几年没信,一回来就知道吃,还点那么多菜,要累死我阿。”嗓门的声音是大,但是话里面的思念担心和再见的喜悦掩藏不住。
  “好了,娘,注意点形象。”
  鹿晗第一次看到他师傅带点撒娇的模样,顿时感觉师傅可爱极了,再看这个大娘的模样,果然跟陈赫有七八分像。
  “伯母好。”鹿晗起身给胡小玲行礼,陈赫一个巴掌拍上去“没礼貌,叫师奶奶。”当鹿晗还没反应过来,胡晓玲又一巴掌拍到陈赫头上,“我像到了奶奶的年纪嘛!”转头又笑着对鹿晗说“叫阿姨或者伯母都行,很早就听赫赫说起你,跟在他身边难为你了。”
  在小鹿面前一而再的被打头,也就是亲娘了,当着徒孙的面就这么损自己儿子这也没谁了。他抱怨的看着自己亲娘,“娘阿,好歹注意一下我的形象好吗?”
  胡小玲则不以为意“你要什么形象,这儿又没外人。”

  鹿晗对于陈赫在他娘面前说起过自己一事他是相当受宠若惊,虽然很想知道他师傅说过什么,另外刚刚那个没外人他也是开心到不行。
  他认真的对胡小玲说,“赫哥一直很照顾我的,我也会好好照顾赫哥的。”
  胡小玲也认真的点头,拍拍鹿晗的肩膀,指着陈赫说:我这个儿子,平常不会照顾自己,身边也没个常待的人,以后就靠你了。”
  两人你来我往,胡小玲告诉鹿晗陈赫的点点滴滴,鹿晗对胡小玲保证照顾好陈赫,一谈话仿佛入了另一个境界,完全忽视了一旁的陈赫。
  其实有娘亲这么担忧自己,有徒弟这么孝顺自己,照理说这个场面应该很感人的,但是陈赫怎么觉得那么怪异呢?若他们口中说的自己改做一个女子,完全就是一个丈母娘对女婿托付女儿终身的场面了。
  “好了,娘,我待会还好去岛上呢,”陈赫终于忍不住出声去结束他们这个诡异的场面。
  胡小玲回神,有点着急的问“这么急着过去,出事了?”
  陈赫笑着宽慰,“没事,只是这么长时间没回去了,一菲让我安排一下部署而已。
  “行,没事就好。”胡小玲说着,转身走向厨房“那我去给你们弄饭吧。”角落里没人注意到她的脸色完全黑下来。
  “没事”,这是胡小玲最讨厌的两个字。虽然胡小玲已经退出江湖,但红楼在她手上差不多有四十多年了,也许陈赫没发现,但是她知道红楼有整套的规章,部署是最不需要的两个字,而一旦需要部署那就代表有事发生。
  母亲有担心孩子的权利,陈赫作为她唯一的儿子,她又怎的放心他一个人抗起这个风雨。儿行千里母担忧,当年她离开下的最后一个命令就是让他们时时报陈赫的平安到居归。十年过去了,虽然收到了没事两个字的传书,可人真的就没事吗?她不知道,也不敢知道,她一遍遍的告诉自己真的没事,只当自欺欺人。
  看着陈赫呼哧呼哧的吃完他爱吃的牛肉米粉,胡小玲又打包了很多点心交给鹿晗,看着他们两个出门走向码头的背影,她只有朝黑暗处感叹。
  “你说他们会好吗?鹿晗出现在他身边是好是坏呢?”
  黑暗出走出一个,搭着胡小玲的肩膀说,“有些事开始了,终有一个结束,该他的谁也逃不了。”
  胡小玲甩下肩膀上的手,看着那人,“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不肯见他一眼?”
  那人没有说话,只用沉默代替了自己的答案,慢慢的又走回了暗处。
  是路终头,是债终需换还。
  
  
  
  
  

兄弟江湖17


  七星论剑结束,每个出彩的参与弟子给了一个能过得去的名头就算彻底结束。
  姚光也拿了一个君子称号,在李晨的队伍里,他也算第一。常言道,知足常乐,若姚光就这么退出,日后他在江湖上必有一席之位,可惜人呐怕就怕在人心不足蛇吞象。
  “大堂主,鹿晗拿得头筹,我等不服!”他站出身,在众人目光下说的那叫一个正义凛然,
  “哦~”邓超有意味的看了他一眼“怎么个不服,说说看。”
  “鹿晗比赛时服用禁药速丹,这是犯规!”
  “你怎知他服用丹药?”
  “除名赛时我与他碰面,他内力突然爆增,我等不敌这才败下阵来。”
  “是阿,是阿,”洪灵和班输叶也站了出来,“鹿晗挥剑一下便我们打翻在地,就算他武功高,也没到如此境界。”
  “这算什么,恶人先告状?”一旁的王源气的直跳脚,随时就想跳出去踹这小人两脚。
  一旁的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两人死命的按住他。
  王俊凯警告他,“你师傅让你偷偷参加比赛,你的名单本就不在上面,若你跳出去指认,那你们全队成绩也要作废。”
  “可恶,气死我了。”知道厉害的他听着警告只能看着他们的“表演”生起闷气。
  另外的武林正派看着局势,也如入夜的蛐蛐一般纷纷聒聒起来。
  “使用速丹乃武林大忌,年纪轻轻并如此卑劣这可得了!”姚柄首先站出来为自己儿子抱不平。
  “是阿,是阿,”众人附和。
  “不知好歹。”
  “忘恩负义。”
  “孺子不可教也。”
  “卑鄙无耻。”
  杨颖听着底下骂声不觉,他都怀疑他们讨论的不是速丹而是某种丧尽天良的毒药。
  “是非曲直要查清楚才对,就听这几人言就知鹿晗吃了速丹?”陈初见的话就像一股清风吹出。
  以他老爹为首的几个掌门也嚷嚷着查清真想,同样看上鹿晗的几个女子也尖着嗓子,“不要乱诬陷人,鹿晗才不会呢。”说的就像自己多了解他一般。
  邓超包括其他几位,刚走一个兄弟,都是一团乱的时候,哪还有心情再处理这种小手段的破事。
  姚林还在继续见嚷有本事让鹿晗出来再次一场,他的把握就是刚刚看到鹿晗半死不活的,他那带面纱的师傅扶着他走下山。
  “都给我闭嘴,谁吃速丹我还分不清吗?”邓超终于忍不住打过,他一剑就朝下挥去。
  众多弟子感觉也是倒霉,一天两次释压。邓超强大的内力让众人不稳,不过他们庆幸,只是不稳,不像三堂主那样站都站不起来。
  “怎么样,看来吃药的人还不少阿!”一弟子茫然,待站稳了看看四周,大概有四五个人都趴在了地上,而这四五个人都是参加除名赛的。
  “咳咳,”一些家长脸上露出了明显的尴尬,恨不得跳下去爆揍一顿。
  特别是刚刚叫萧最狠的林家,贼喊捉贼,里子面子都没了,以后还混什么江湖。“你这逆子,不成器的东西。”
  有几个看着自己儿子还站的起来,瞬间觉得儿子高尚了不少,于是无聊的他们开始了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模式。“算了,算了,林掌门,”
  “孩子嘛,难免糊涂。”
  “多教教就好。”
  台上听着的杨颖碎了一口牙,刚刚还十恶不赦呢。真的一群什么人呐。
  “各位,七星论剑结束,各位该回家的回家吧,今天我兄弟堂就不留各位了。”
  说完邓超也不能不能等别人怎么想转脸就走人,当然其他几个也没理睬,跟着后面也走了。
  夜晚众人来到陈赫的竹屋,围做一桌。
  “小鹿怎么样?”耿直的李晨开口。
  “小鹿睡了,我给他下了点安神药。”
  杨颖:“……”
  邓超:“……”
  有时候有些事其实一直烂在肚子里就好。
  “今天宝强走了,那他的弟子怎么办?”李晨再开口,话终于说到主题。
  陈赫点头示意他没什么所谓,“王宝强的弟子除了被迫塞进去的吴亦凡之外,其他都是他的人,他走了,自然也会撤了。”
  郑恺有点担心,皱着眉问“真的布局的这么深,那其他弟子里有吗?”
  邓超回“因为我们收的弟子都不会让他们摄入兄弟堂过深,所以只有宝强那能入手。”
  “这两天我派人再查了一遍,基本都清干净了,”陈赫开口。
  李晨接着问“兄弟堂一直是七位,那谁替王宝强呢?”
  陈赫想了一会,“包包吧,待会我跟他说。”
  众人想想,包贝尔也合适。最先跟陈赫认识,后来经过陈赫大家也都熟了,这几年一直在兄弟堂帮忙,今天大家有事也是他里外的忙。
  时间又过了两个时辰,兄弟堂的事基本大家都商量完了,一直没开口的杨颖终于开口,他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小鹿的事,总有太多的人跳出来。“你不觉得有人在针对鹿晗吗?”
  “你说姚家?”邓超看着杨颖“他们那是嫉妒吧,再说今天这一闹也算彻底毁了。”
  “我是说那些武林正派,平常也不是个多管闲事的为什么每遇到小鹿,总弄的个十恶不赦。”
  “你想多了吧,我下次劝他低调点。”陈赫说话就没人注意他眼神变得阴暗。
  
  
  

兄弟江湖16

  当鹿晗一人先赶到山顶的时候,他就看到师傅和王宝强二人打的紧张。
  之前听着风雨他就猜到兄弟堂的会有人背叛。但是怎么说呢,见到这人是王宝强,说意外也不意外,说不意外。宝强看着老实,跟兄弟们感情也很好,任何事仿佛都露在脸上,就这样一个人藏的这么深,感觉不可思议。以他的了解,王宝强应该有绝对的理由,否则不会背叛。
  不过此刻他现在在乎不了什么理由,他心揪着看着他师傅被打的节节败退。不是他师傅武功比宝强弱,而是他师傅心太软,不忍下手。
  同样知道的,应该还有在场所有人,例如跟着他长大的郑恺,他急得忍不住要出手,可是人还没飞出去,就被邓超和李晨死死的按住。看着邓超李晨冲他摇头,他只能焦躁的干吼“陈赫妈的你搞出什么,找死是不是。”
  王宝强看着,咬牙的加强了手里的攻势,也对着陈赫喊“陈赫别以为你不全力,我就会放过你!”
  然而陈赫仿佛听不见,依旧在那闪躲,闪着就闪到人群这边,躲避不急,留了一个空挡,眼看着宝强的一掌又要下来。
  “噗。。。”喷血的声音出来,
  可是陈赫并没有感觉胸口的疼痛,眼前的光被一个身影挡住。
  “小鹿!!!”惊呆了的陈赫差点看着鹿晗倒地,“不是要你不要插手的嘛!”一向风轻云淡的他第一次有了怒火,伤心的怒火。
  “咳咳,”一掌伤及心脉,小鹿虚弱的咳了两声“我没有出手,我只是替你挡了一下而已。”
  “谁要你挡的!谁要你多管闲事的!”他感觉自己快哭了,无力的感觉原来是这般痛苦。
  “赫哥既然不愿出手,而我也不愿赫哥受伤,所有我只有这个办法了。”鹿晗说的话是有气无力,但似乎带着一种威胁“我就这一条命,赫哥愿意心软,那我只能用命去护着。”
  “你……你这个傻狍子……”是感动吗?是恐惧吗?都不是,是命门。
  “王宝强!”他轻轻放下鹿晗,飞身到宝强对面,“你们一直不想要见识一下无物剑法,今天我就给你看看。”
  “你终于肯出手了。”陈赫有个习惯,对外不弱,对内不争,而他的认真便代表着他们兄弟间的彻底结束。
  第一招,柳枝垂,从高处攻击下方敌人,双脚倒勾于树枝,提剑从头顶攻击,就像杨柳倒挂的枝条。
  第二招,随风竹,攻击同位于高处的敌人,转嫁敌人的攻击,借力打力,借招顺势攻回去。
  第三招,不动松,稳定下盘攻击。
  第四招,蒲苇缠,缠绕着敌人,近距离攻击。
  第五招,玫瑰刺,接着第四招,将敌人视线转移,顺势起掌攻击。
  “你输了!”陈赫冷冷的看着倒地的王宝强,“认输吧。”
  “你果然厉害!”刚刚看着仅有五招,但是其实每招里面含着千变万化的小招。就像一尺的土地上,高处大树是枝繁叶茂的树枝,中间有葱郁的灌木,灌木下是密集的茅草,茅草下是繁多的蕨类,蕨类下是成片的苔藓。
  “我输了。”王宝强捂着胸口不甘道“你可以杀了我。”
  陈赫收起剑,看着王宝强待死的模样,深叹一口气,“你走吧。”
  “不行!”对于陈赫要放走王宝强邓超没什么惊讶,但是作为堂主的他知道必须狠下心,“李晨,把他关到地牢,他知道的太多。”他需要顾全大局。
  李晨也有点不忍心,但是就像之前邓超跟他吵的,兄弟堂还有其他兄弟。
  李晨扶起宝强,看着他,恐怕这一关就是一辈子了,谁让这是江湖,谁让他们选择了不同的路。
 “超哥,算了,放他走吧。”陈赫知道自己刚刚出手的力是多少,看着王宝强半死不活的样子也算两清。
  “不行”邓超很想态度坚决,然而当事人都开口,他似乎没立场拒绝。
  一直低头的宝强终于再看一眼陈赫,眼圈有点泛红“陈赫,别指望我记你的恩,今天你放了我,他日我还会杀回来的。”
  陈赫还是那句“你走吧”
  王祖蓝自诩是个理性的人,从开始到现在他都压抑着自己,现在他也奔溃了“王宝强,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 这个问题其实很多人都想问,但是他们怕,怕听到更伤心的答案。
  “因为国家不需要江湖,江湖是个没有法治的地方!”
  说来也是可怜人,王宝强的家原也是各大门派,但是不知道得罪了谁,邪教收银子暗杀了他们全家,他是躲在尸堆里逃过一劫,父母惨死的样他至今难忘。
  说的好听江湖事江湖了,邪教是被所谓的名门正派灭了,可是那个买凶杀人的人却还在逍遥法外。八岁那年,他入了少林寺,后被朝廷诏安,
  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陈赫终于开口,“朝廷真的就那么光明磊落吗?终有一日你会被你的天真付出代价!”
他感觉人啊,有时候还是不知道的好,可惜了他是江湖百晓生。
  他走到鹿晗身边,他没有心力再管其他的,这么多年他不止一次的违背了江湖百晓生的原则。
  “陈赫,今日承你的情,你的身份我永远不会告诉其他人。”
  这个其他人大家都道是谁,陈赫也是沉默的点点头。王宝强知道他身份真么多年,却从未对他人说过,这也是他下不去手的原因之一。
  “再提醒你一句吧,”陈赫看着宝强背影,心又软了“小心身边人。”
  被催着要求赶紧治疗的杨颖看着陈赫自责的表情,有点不热心,别以为她没看到刚开始时邓超递给鹿晗的一瓶血浆,刚刚那一大口血八成是假血浆。
  俗话说关心则乱,杨颖把脉知道,那一掌估计王宝强紧急收回了五成。而就因为他被反噬,才轻易的被陈赫打败。
  “他真的从一开始就是有目的接近我们吗?”杨颖问。
  陈赫答,“谁知道呢,也许是一开始,也许是从敦煌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