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我拒绝

康八之三国乱世27

大军一路开拔,直至十万将士在吴国土地与曹军面对而站。
  曹军这边曹丕顶头,左右侧分别站司马师与司马昭二人。
  蜀军这边顶头仍为诸葛,张关赵随其后,四人虽已为老辈,但铠甲上身,仍旧意气风发。
  “呦,诸葛军师出来征战还带娃娃上阵啊!”
  曹军一将首先引了众人的笑点。
  随目而去,自然指的是蜀军中央一架铁甲所铸的战车,胤禩一席白衣青甲屹立其中,他年龄尚小,在宫中养尊处优,跟常年饱经风霜的将士一比,远处看却也是沙漠一朵红花。
  “曹家不愿意和平相处,打破天下三分的平局,今我主看不惯尔等卑劣行径,御驾亲征,助吴家一臂之力。”
  “哼”,司马师冷哼一身,“说的好听,不过也就是想来分一杯羹而已。
  “自古唇亡齿寒,若他不来分一杯羹,他就枉为了诸葛之名了。”
  然而本该感慨万的司马昭此时却一句话说不出。
  他与对面蜀军虽然相距甚远,但是眼中的感觉确是那么熟悉,一瞬间他想起了他和他们远征葛尔丹的故事。
  有句话叫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站在楼上看着你。虽然这句话实在不应这充满血腥味的战场,但却和了他们彼此的心境。
  司马昭在打量着诸葛亮赵云以及远处那熟悉又模糊的刘禅同时,他们也在打量着司马昭。
  不得不说司马昭的眼神异常凛冽,凛冽到让人直接忽视了他身旁的一切,双目不由的注视在他的身上。
  也许是神给的启示,也许是爱新觉罗家注定的缘分,他们认出了彼此。同样根据现在的状况,他们也决定忽视彼此。
  所谓各位其主,各谋其政,火药已经点燃,这一场仗注定要打。
  随着两军大喊“攻击”,每个被血腥控制的战士从腰间拔出那把破烂不堪却异常锋利的长刀,举着沾满血迹的盾牌,伴随着生命的嘶吼一路向前推进。
  做为一军的象征,刘禅早就被安排退至安全地带,他冷眼的盯着战场上的一切。
  康熙是司马昭,他早就通过胤禟的暗网查到,他也想过见面时的一切可能,但到了现实那种感觉他无法言语。
  第一感他笑,因为久见的思念,第二感他痛,前世伤害让他痛苦不堪,第三感他狠,由痛引起的悲愤。
  当恨席卷了全身,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让高高在上的康熙,狠狠的摔下马,让当年加在他身上的狼狈与不堪如数归还。
  
  战争持续中,而且一时半会结束不了,胤禩失了看下去的念头。
  曹军那边,曹丕一方面极力的扰乱蜀军几名大将,让他们自顾不暇的同时边打边退,佯装败军的模样,诱敌深入,又派后方两队人马,迂回前进,饶敌后方,想要对蜀军形成合围之势。
  同样诸葛亮这边,打着打着越发觉得不对劲,当他发现曹军两个小队的时候,他们已经绕到蜀军半腰。
  想着后方跟本无人看守,心下大叫不妙。吩咐身侧的赵云顶住前方,他立马赶向后营。
  等他赶到后方时,他突然发现,他们左右两侧的中后方,以及后方的兵突然突然转向将曹军团团围住,显然这个命令不是他下的。
  将曹军一路放行,到中后方才围住,第一不影响前方的战斗力,第二方便后方的军队可以赶到,可谓最好的破敌之法,但是这个安排却需要早早做好准备,想想整个后方,能调动三军的只有那一人。
  诸葛慢了骑下的马匹,来到刘禅身侧。
  看着带上睿智面具的刘禅,或者说卸下痴傻面具的胤禩,他一句话也说不出。
  他确定他就是他,但是他不明白,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二伯,如果我要这天下,你会帮我吗?”
  胤禩突然的开口,让诸葛亮吓了一跳。他妄图可以发现什么,但看着那面无表情的脸,以及不带一丝情感的语句,让他不知所措。
  深吸一口气,镇定一下心神,诸葛慈爱的开口道:“还是那句话,二伯会永远在你身后。”
  胤禩看了一眼福全【诸葛亮】,心底的感激涌上心头,眼角的泪水想要夺框而出,他多想趴在福全的怀中寻求温暖,但是他不能,就跟前世决定夺嫡一样,既然开始,就没有回头。
  闭上眼,压下心里的一切情感,将软弱的心重新装回铁盒。
  冷着面注视着前方的厮杀,仿佛在告诉前方的人——
  别死了,我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