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我拒绝

太八番外篇,小玄子与小桂子下

  再次提醒,此文雷电锅锅,慎入慎入


康熙想解释,可是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心心念念的人就在身边,可是他确亲手把他推向死路。
  年少时,他们在秘密基地,俯瞰着这个皇宫,他们承诺过彼此,来生还要携手,他对他说无论你化成什么样,我还是会找到你,还是会签订你。
  可是现实呢,一张半真半假的人皮面具就划下了一道鸿沟。就在不久前胤礽曾对他说:“皇阿玛,你的猜忌心将会毁了一切你爱的,爱你的人!”他原本不以为意,他觉得他的爱人死了,他的儿子也背叛了自己,那么世间还剩什么所爱。“”可是现世报来的就这么快,上天就是这么喜欢捉弄人。
  认出小桂子的那一刻他不知道自己该笑还是该哭,以前生死的别离让他没日不得安宁,可是现在彼此的折磨更让他心痛难忍。
  现场的气氛终于让桂太妃忍受不了,感受着指甲嵌进皮肤带来的疼痛他才能保持清醒。
  他离开了,他为以前的付出感觉不值,那年他除了鳌拜,可是自己呢,自己才十岁胳膊差点被废了。十二岁那年他带着自己出宫看花灯,结果被天地会捉了去,为了保命他成了天地会的韦香主,于是他活着在清与明的交隔中。
  又一年康熙亲征葛尔丹,那是康熙第一次带兵出征,为了坐稳他的皇位,所以这场战争只胜不能败。可是一场战争的胜利岂是说说而已,奔波中康熙一病不起,某种意义上他是输了。为了帮他,他劝说天地会刺杀那边的大将。
  然后康熙在回去的路上听到了这个消息,于是天佑康熙的消失传遍了世间。
  还有。。。还有。。。太多,太多,小宝开始怀疑为了他做这一切值得吗!
  他不是个心善之人,他不懂得什么不求回报,相反他是个自私自利的,做什么都想求个恩,别人都道他是个好义之人,但是每做一件事就能得到一笔不小的回报。
  可是为了康熙,他一再付出,一再舍弃。付出到最后他从天堂堕入地狱。
  大门缓缓关闭,他最后在望了一眼康熙,此后他与他再无关系,他的孩子也都好了,他就不必留在这个伤心地。
  
  
  热热闹闹的新皇登基仪式结束,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三月,桂太妃再一次见到了胤礽。
  当初为了救禩儿,他找到了胤礽,和胤礽联合困了病弱的康熙,现在一切结束,他对胤礽说“禩儿日后便交给你了,是时候我该离开这个地方了!”
  “你真的不再去看看他吗,他每日都在思念着你。”
 “呵,”韦小宝冷笑一声,“他思念的永远不是我”当然此时的小宝并不知道胤礽也是他的孩子,他最恨的除了康熙之外便是胤礽了。当年他身子弱,产下的孩子是男是女,是死是活他都不知道便昏了过去,等他醒过来的时候,他身边没了一切,等到他千幸万苦回到皇宫之后,纯元便诞下一子,此子得到了康熙千分万分的宠爱,同样的对比,他又怎能不恨呢。
  “说句实在话,虽然他满心的猜忌,但是他这一生都是爱你的。”胤礽劝到。
  “爱我?可笑,他爱的不应该是你的母后吗,你待在他身边那么多年难道你不知道!”
  好吧,胤礽此刻明白了所有的症结所在,康熙并没有跟他释他的母妃真正是谁。
  小时候胤礽他也以为纯元便是自己的母后,直到成年那年康熙才对他说他“母妃”的故事。
  后来良妃以韦小宝的身份出现,他明白他第一眼便对胤禩宠爱的由来,当然最主要的是他对胤禩以后有了“奋斗”的目标。
  此刻胤礽并没有打算跟韦小宝解释这一切,因为这还是需要康熙去做,他对韦小宝说“您要不再等等?奕族的事你不跟禩儿解释一下,禩儿跟你一样,可能需要您的疏导。”
  “你说禩儿也⋯⋯”韦小宝叹了一句“怎么他偏偏随了我!”
  “随了您也没办法,禩儿初遇这种事,肯定需要您在身边陪伴的,您与他分隔那么久,您现在就忍心离了他?”
  小宝想想便应了下来,多待些时日便多待些时日吧,只要不见到他,便也无所谓了。
  当夜,胤礽最终决定推开养心殿的大门,看着颓废的康熙,他叹息,何必呢!
  “皇阿玛,今天阿玛来找过我,他想离开皇宫。”
  “他要走!”康熙抓着胤礽的手,激动的说“难道他就真的那么恨我。”
  “恨不恨您,您不是清楚的吗,有些事还是解释开了好。”
  解释,可怎么解释呢,或者解释什么呢?康熙说“他连见我都不愿意见我,我又要怎么解释呢!”
  “皇阿玛身边人这么多,随随便便弄个人过来有什么难,不管愿意不愿意,说开了便是机会!”
  “。。。。”好吧,康熙明白了胤礽的意思,他该感叹胤礽不愧是他养大的吗?
  “对了,”胤礽在提醒康熙说“阿玛一直以为我是纯元的孩子,这个问题你还是好好跟他解释的好!”
  
  康熙有了方向,也不想多等。
  又是第二日的夜,韦小宝看着自己双手双脚被束缚在床塌之上,双眼被气的通红,看着盯着他的康熙,恨不得此刻咬碎了他。
 康熙抚摸韦小宝的脸,温柔的说 “小宝,别挣扎了,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我只想让你听我解释的。
  韦小宝则愤怒的控诉“有这么做解释的吗!”
  康熙无奈,“我若不这么做,你怎肯见我呢!”
  “你道有自知之明!”
  “听保成说,你要离开,若我不这么做,他日我死了也见不到你,今日你听我说完,他是你要走要留我必不留你!”
  “好吧,你说!”韦小宝不再挣扎。
  康熙开始了从初见时开始到今日之前开始诉说,他说了自己的悔恨,说了自己对他的爱,当然对于胤礽是他儿子的事也说了。
  不过小宝听了之后,还是没说什么,没做什么,沉默不语。在他身边那么多年的付出,他受到的伤害不可能因为误会两个字就解开。
  一年后看着胤禩生出来的小宝贝,他笑着离开了,皇宫不适合他。
  在苍茫无际的草原上,有两匹马在追逐。
  “你他妈的不是说放我离开吗?”
  “我是说放你离开,没说我不会跟着你!”
  在金碧辉煌的宫殿站着两个人,不对,是三个人,手里还抱着一个软糯的糯米团子。
  “二哥,你说他们会幸福吗?”
  “他们会的,我们也会的”
  
  END
  
  
  
  作者有话说“终于把这个雷点滚滚的东西写完了,突然想到就写了,千万慎入,也不一定非要把这篇带到太八里面。可以当作两部看。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