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我拒绝

康八之三国乱世25

本来康熙认为他的故事会一直在战争中发展下去,但是一个意外打乱了他的计划。
  他的威名是随着他所踏之处口耳相传,闻着胆寒,见者臣服。
  自古都是成王败寇,秦灭六国不也是血溅四方,但后人记得的不还是他一统天下的功绩,所以他从来没认为自己做的不对。
  在一场战役中,为了绕道敌人后方,他带兵以最快的速度灭了一个大的村落。原本计划让三千士兵部分就地换装易成当地村名,部分在暗处藏着,将哪里改造出整日担忧却又能平稳生活地方,待敌深入,他们就能前后夹击。
  可是就在他攻入的那一天,他看到村庄里的课堂还在开课,二十多个孩童摇头晃脑的念着“人之初,性本善。”
  这一幕让所有拿刀的心里一震,他们是人,战场杀敌他们可以手起刀落,但是面对手无寸铁的孩童,谁也动不了手。
孩子们被这一群满身血腥味的士兵,吓得瑟瑟发抖,三两个抱成一团缩在拐角。
一个年龄较小的孩童终于忍受不住现场诡异的气氛,哇~的一声大声哭了出来,边哭嘴里还叫嚷着“先生~”“先生~”我要先生~“。
有一个哭了,剩下的孩子也被感染,随着他一起喊,“先生~”“先生~”我要先生~“。
被吵的没办法的几个人,只能先退出屋子,守在门口,派人去请了康熙和他们口中的那位先生过来看看情况。
没过一会,只见一个青衣长衫,年龄约在20左右的青年匆匆赶来。
神色担忧的对守门的几个人说:“将军,我是他们的老师,可否让我进去看看他们的情况?”
士兵拉开门对他说:“进去吧,让他们别吵了。”
里面的孩子,见着自己的先生过来,纷纷止住了哭泣,泪眼闪闪的看着他。
他也走到孩子们面前,轻揉了一下他们的头发,顺势抱起那个最小的孩子,对他们说:“放心,一切有老师在呢。”
过来一会,门口又想起了动静
“少帅。人都在里面呢。”
“门开开,我进去看看。”
“是。”
康熙接到手下的禀告,也匆匆赶来,村里的其他人都被控制起来,但是一群孩子确也让人无可奈何。
推门而入,一个梅枝簪子让他久久挪不开眼。他当然记得那个图案,那个独一无二的图案。
当年南巡时,路过一个村庄正在开早市,他一时兴起,就便衣进去逛了一逛。在一个摊子上看到一个束发的簪子和胤祀很配,便买了下来,青黄的腊梅花骨朵,中间三两根蕊出,曲曲折折的褐色曲木雕刻缠绕的藤曼,虽然质的不怎么样,但设计也算上品,简单,大方,又不失温和。回京之后他便命人用黄玉,沉木重新做了一支给他。
“祀儿?"胤祀试探性的喊了一声,生怕面前的人一下就化作一阵青烟散去。
”这位将军,你是叫在下吗?“听到声音,那人疑惑的回了头看着康熙。
虽然板着脸的,但是嘴角和双目都微微上扬,一举一动都有六七分像当年的笑面虎。
“胤祀?你是胤祀对吧?”康熙带着一点激动的问着那人,近百年的思念,如今那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没有发疯就是很好的克制自己了。
那人直了身子,扶了一下褶皱的衣服,冲着康熙点点头说,“我想这位将军认错了人了,在下叶祁。”
  
  “不对,你就是胤祀!”康熙想这么说,但是他自己也不确定,似曾相识却又感觉要不可及。
他定下心来,其他不知道,但是不管他是不是胤祀他都不会放他走的。
“将军,你今日带兵围了这个村庄无非就是为了诱敌深入是吧?”叶祁见眼前的人半天都没有动静,没办法为了村里的人只有自顾自的开口问道。
康熙倒是有意思的看了他一眼,等着他后面的发言。现在的他是一团乱麻,所以只能先处理眼前情况,在做其他打算。
“在下有一计可以帮他将军你,而且可以让王爷带更多的兵力过来,但是王爷要放了全村的人。”
“哦?你说说看!”
“那将军是答应在下了?”
“我怎么相信你呢,按照地方分的话,你们实际是吴国的人,你告诉我计策,到时候若我赢了这场战,你可就是通通敌叛国了。”
“将军对于当前局势比我们看的更清楚,三年后天下究竟属于谁实在难定,再说我们只是荒野村民,每天求的就是个温饱,现在自己的命都快没了,谁还能管什么国家主君呢!”
“你倒是通透,你的要求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事成之后,你要跟我走。”
“将军就知道我的计策一定可行?”叶祁好奇的看着康熙。
康熙答:"因为你这是拿你全村人的命在保,再来,只要是你说的,我相信你就一定可以。”
“将军倒是理解在下。”
“对你我一直很理解。”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