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我拒绝

花吐病,太八系列终

  没过半年胤禩在朝中的势力一下壮大,壮大的程度让胤礽都有点害怕。他身后跟着的一群蠢的要死的奴才,上个奏折也要给胤禩过目一遍。三省六部都是直属于皇上,一个本该直接向皇上奏报得东西,先让胤禩看了,这明显给人猜想胤禩在一众大臣心中地位远大于皇帝,这个行为可是大逆之道。
  也幸胤礽了解康熙,康熙的猜忌心让他永远摆个权衡之道,朝堂之上永远不会让一家独大。
  为了保住胤禩,胤礽费劲所有心力,耗了不少棋子,甚至废了自己母族的一部分势力,终于把胤禩身边的蠢材清理了一部分。
  本以为这事情结束以后,胤禩会老实一段时间,但是让胤礽没想到的是,胤禩似乎急了眼,想要跟自己玩个鱼死网破。
  他更加不遗余力的对付自己,朝堂只是明面不敢横眉冷对,但也是棉里藏针,处处下套。
  无论什么时候,胤礽听着胤禩那些虚假的客套,话里带话的奉承,都像针扎在心头。
  他们在康熙面前表现手足情深,他不想深想。他一遍遍的蒙骗自己胤禩对他的情是真的。逢年过节胤禩送他的礼物他都珍贵的保存着,从来不让人触碰。
  大婚以后本来他和瓜尔佳式虽谈不上爱这一说,但也相敬如宾,该给的太子妃的尊重他也给了,该给的权力他也愿意给。私下她对府里的侧妃,美人动手他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没曾想瓜尔佳式把他给的宽容当作了放肆的资本,派了小斯查他的书房,探他所宝贝的东西究竟是何物?
  胤礽想瓜尔佳式既然给脸不要脸,他也没必要和和气气,当日他便杖毙了看管自己书房的所有奴才,为了给那群不知好歹的人看看,他特地让人慢慢的打,重重的打,不打到骨头烂了,绝不让人咽气。
  他开始宠爱她动过手的美人,他暗示她们尽管使出手段报复,只要不太过分,他都不会管。
  毕竟一下弄死了,给个痛快实在太便宜,慢慢折磨才是最好的。
  不得不说,瓜尔佳式是个有手段的人,知道自己在劫难逃,她也要奋力一博。不管在王府内他的日子过得有多凄苦,在外他还是高高再上的太子妃。皇宫中的家宴还是要她出席,她明白如果出了任何事他都不会帮自己出头,所以她夹着尾巴,放低了姿态做人,她将自己摆的低低的,低的不能再低,何曾能想得到她曾经是个被骄纵的掌上明珠。
  她终于探得胤礽心心念念的那人是谁了,在知道的一瞬间她笑了,她笑自己的可悲,她笑他人的可悲。自己的全心全意竟比不上一个贱人之子,一个罪奴之子,她恨了,自己不好过也绝不会让别人不好过。
  千方百计的他将消息透给了康熙,她知道康熙疼爱这个嫡子,他知道康熙恨这个八子,于是她的报复成功了。
  康熙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脸黑了一天,他无法原谅任何人染指他和那个人的儿子,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她的儿子。
  世间最痛苦的就是在人最有希望的时候给予绝望的一击。他开始捧着胤禩,捧的高高的,捧得让他觉得那个位置离他只有一步之遥,他暗示着那群八爷党处处对太子门人下手,他让他们开始敌对,开始水火不容。
 终于他成功了,终于在一日,有一群大臣捧着奏折上书应该废了太子立八王爷为太子。
  他解气的奏折扔到胤禩脸上,他派人直接将胤禩锁拿,交由宗仁府查办,看着胤禩一下从高高在上的皇子变为阶下囚,他满意了,虽然他不想有个噬子的罪名,但他也不会让他好过。
  京城的菜市口血染了一地,昔日门庭若市的八爷府变的重兵把守,天下的变化就在一瞬。
  胤礽在门槛中看着被圈禁的胤禩,看着他落魄的,双眼无神的模样,他心痛得麻木。他想将那人紧紧抱在怀中,可是他不能,在到处是康熙的眼线之下,他能做的只有落井下石。
  禩儿,好好的呆着,等我,等我接你出去的那天!
  他想起胤禔说的话,你连真正想要害他的人是谁都不知道,谈什么保护!
  凭什么,凭什么我疼在心尖的人要被你们一个个伤害!谁都不可以伤害他,伤害他的人哪怕是他的皇阿玛也不可以!
  时间飞逝,转眼三年又过去,原本如日中天的八爷党的势力被四皇子和十四皇子瓜分。太子还是太子,但是他变成了一个孤立无援的太子。
  胤礽不再相信所谓的党派,朝堂之上一切力量都是假的,他要的是绝对的力量,他把住了年羹遥的命门,他掐着隆科多的脖子,他私下手握着一众大臣的把柄。
  当初害了胤禩的人他一个都不放过,所有的账要慢慢算。
    算账,算账,首先要收拾的自然是瓜尔佳式一族,还有他的好四弟,若不是他二人狼狈为奸,他又如何害得了胤禩。
  康熙三十二年,康熙再次御驾亲征,不过没走到半路,身子就病秧秧的回来了,都说康熙这一病实在难逃了。留守在京城的胤礽和胤禛胤祥急了。若康熙真在半路死了,那么康熙带着的十万大军就落到了老三和十四手里,有了这十万大军,做什么都可以了。
  瓜尔佳式一族,以及被重启的母舅明珠上言着,趁着他们还没到京城赶紧把了京城的禁卫军,然后调动附近三省的兵力活来,若兵力真的到了三王爷或者十四王爷手里他们还能形成合围解救。胤礽同意了,他连忙把朝政交给十三借着去探望皇阿玛的明由出了京城。
  要说胤礽为什么不要朝政交给胤禛而是给了十三,其实聪明的胤禛在听到风声就躲到府里闭门谢客,他不是不想争,而是他要一个万全之策,在没听到自己人报康熙驾崩的消息他绝对不能动!
  大概半个月后的一个夜晚,胤禛的书房里翻进了一个人,在火烛摇曳了近大半个夜后,他终于在书案上写了一个动字。
  胤礽还未回归,出征的部队还有两日回到京城,朝堂也由他的十三弟把控,禁卫军也把京城围了,一切都是那么顺利!
  在他准备先发制人的拿了老三和十四的时候,在他准备将康熙驾崩的消息传世的时候,活生生的康熙被胤礽扶着站在了城门下。
  瓜爱新觉罗胤禛,爱新觉罗胤祥伙同瓜尔佳式一族密谋造反这个罪名谁都吃不消。别说瓜尔佳式是八大贵族之一了,哪怕你是皇帝的亲弟弟亲儿子都不行!
  在审讯胤禛时康熙气急攻心吐了一口血晕了过去,胤礽蔑视的看着地上跪着的一群人,他笑了,他走到胤禛身边在他耳边说了一句:“你不是喜欢坐收渔翁之利吗,不知道这一回你吃不吃的下!动他的人都得死!”
  而在监牢里的瓜尔佳式一族全部都在茫然状态,他们恐怕到死都不明白因为他们养了一个好女儿让一族都陪了葬。
  再说在家里心心喜喜的等着人来接她,她即将入宫成为皇后。在胤禩倒台后,胤礽胤禩反目,她借着母族的力量让她重新走进胤礽的 眼中,胤礽对她也越发恩爱,她满心以为她赢了的时候,她不知道等待她的将是地狱。
  胤礽回到府中看着打扮的雍容华贵的太子妃,他又笑了,他将康熙对瓜尔佳式一族的处置,他将康熙对她的处置的圣旨命人一字字的在她耳边回绕。
  看着他的太子妃奔溃的表情他痛快了,当年你们加注在胤禩身上的痛他将一笔笔奉还。
  太子妃:“爷,你还爱着那个贱人对不对,我哪里比不上他,因为他你要毁了一切!”
  胤礽:“我爱的只有他一个,你永远都不配跟他相提并论!”
  
  一切的风雨将将平静,胤礽一点点的回收他的势力,他的权利终于有一天逼到了康熙脚下,康熙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他知道他必须把最后一件事处理了!
  一天他收到了胤禩的一封信,是当年派到胤禩身边保护的暗卫给他的。
  二哥亲启
  三年不见不知二哥身体是否安康?愚弟感谢二哥一直以来的护卫,愚弟无以为报。身在皇家你我都身不由己,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不在了,所以请不要为我伤心,因为不值得!近几日我的身子越发难过,我心里越来越害怕,死不可怕,但是我不想我死后你还是恨着我,我不知道这封信写的有没有意义,但是我还是想说,我真的没有不知好歹!从小到大你对我的好,你对我的呵护,你给我的每一份温柔我都记得,我出身地位,与你的距离遥不可及,我被迫站在了大哥一派。树大招风,大哥倒了,我便成为了皇阿玛下一个祭祀的对象。你身边得那群势力是注定留不得的,皇阿玛祥借我的手除了他们我都知道,我也愿意。我的出生就是错误,我知道皇阿玛根本不会留着我,我也无所谓。我唯一的幸运就是遇见你。
  再见!我亲爱的二哥,所有来世,我真想一直陪在你身边!
  胤礽看完这个信,手颤抖了,身体一下坐不住的要倒下“他?他?他死了?”
  暗卫扶着胤礽赶紧说:“没有,这是主子写废了的信,我偷偷拿了过来,不过主子身子越发虚弱,若不赶紧医治,真的难熬过这个冬天!”
  胤礽听到这话稍稍放心下来,同样他也要一路狂奔出了京城,“传令下去,皇阿玛心疾发作,需要静养,任何人不得见面!”
  胤礽赶到胤禩王府,看着还在昏光的烛火下执笔的胤禩,他的心终于跳动了。
  他不管不顾的一下抱住了眼前的人“傻瓜,二哥怎么会怪你呢,二哥一辈子都爱你!”
太八篇终于完结了,越写越长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