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我拒绝

康八之三国乱世19

·
 康熙八岁登基,一辈子的时间都在弄权弄术,虽说也御驾亲征过几回,但其实也是高做营帐,摆个气场,主领的还是那些善舞的将军。
  康熙还在热血男儿的年纪时,也幻想过自己盔甲加身,跨马飞驰的模样,不过今天他真到了军营,实在发现原来很多都有不易。
 乱世出英雄,他庆幸他入的是司马昭的身体而不是某个无名小卒,这个身份对他帮助不少。要一统天下无非三点,朝势,兵势,民势。
所谓民心,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现在的民如一盘散沙,各个地方各执一力无法聚拢,所以他们的力量主要用于统一后国家的稳定。他们经历了近百年的战乱,民求个安,谁能给安,他们就归于谁,所以他不急。
  朝势,现在的司马家权倾朝野,魏文帝曹丕对司马懿更是信任有加,虽然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虽还差点火候,但依着司马懿的野心也要不了多久。
  史载司马懿死于嘉平一年,得权是在黄初七年,曹丕拖孤后击败曹爽。他大哥司马师也在47岁时奔波而亡,现在他时机不熟,不能动作,所以要等。
 瞬息万变,掌握军队才是不变的硬道理,只有培养到可以信任的自己的力量,他才有说话的权利。虽然司马昭也是多年的将军,但是军队是个变数,只有培养自己的心腹,才能高枕无忧,所以此次会都的出战是他必须的机会。。
  入军第一天,康熙瞒着自己身份,跟士兵同吃同睡。不过也挺难为他的,他何时吃过这等苦。天未亮开始操练,累的上气不接下气,最重要感觉除了加体能几乎没什么效果。
  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千日的训练,只为一时的保命。康熙刚下完操,走在回营的路上,想着他要换种方式走了。
  “看见了吗,那就是新来的,不知哪家的少爷。”
  胡虎乃是一个营帐老大偏偏不巧康熙就被分到他的营帐。平时没事就喜欢作威作福
 “是啊,老大,要不叫过来,教教规矩。”马屁甲说
  “是阿,老大,要让他知道您的厉害。”马屁已说。
 “你们这这孙子,这事你倒积极啊,不过说的对要让新来的小子知道,这里该信什么。”
  胡虎在战场上有点拼命的本事,恃才傲阔,他不喜欢那些溜须拍马的没本事的小人,可又喜欢被吹捧的感觉,所以对他们一向没脸,但也优待。
  “小子,过来,我们老大叫你呢!”马屁丙借着体型的高大,满脸傲横的指着康熙的鼻子大口气的叫嚷。
  康熙是谁,八岁登基的皇,被这种瘪三的人物指着还是第一次,怒火是有,但是要是理睬这种人简直掉身价,所以他选择无视的离开。
  马屁一伙见康熙没搭理他们,索性一起围了上去。
  马屁丁拿手点了点康熙的肩膀。“小子,叫你呢,没听见”
  康熙嫌脏的拿手掸了掸被触碰到的铠甲,鄙夷的看了一眼周围。
  “听见了是听见了,但是谁会理一旁的狗叫。”
  马屁甲立马火冒三丈的跳了起来“你小子怎么说话的,挺狂啊。”
  “我看他是皮痒痒了。”马屁乙也跟嚷嚷起来。“小子,别急,待会看虎哥收拾你。”边说边拿大拇指指着身后五大三粗的胡虎。
  一旁胡虎听着他们的大声嚷嚷,想着又是一个刺头小子,需要拔拔刺。
  他双手揪住康熙的衣领,把人拎到一旁,拍拍他的脸蛋“小子,他们是狗,但也是我身边的狗,打狗也要看主人,懂不懂。”
  康熙低头看了一眼拽着自己衣领的爪子,又抬头看了一眼蔑视自己的猪头。狠狠一脚踢弯他左边膝盖。胡虎顺势倒下,半跪在地上,疼的龇牙咧嘴。
  刚想站起发作,康熙又一脚踢向他右边膝盖,接着直接踹到他脸上。
  几个马屁见老大被打,在惊愕回神后纷纷上前要拿住康熙。
  康熙虽然不是吃素的,但也双拳难敌四手,武力不是上乘的他在撕咬了半晌后嘴角以及肚子上吃了两拳,眼见就要落的下乘,不过幸好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
  “你们在干嘛呢!”一人骑马过来,打断他们。
  胡虎见来人是王军长便放下心来,谄媚的说“王小校,我们没干嘛,新人不懂军营的规矩,教教他呢。” 
  杨小校看着胡虎脸上挂的一点彩,便知他没得好处。
  对于胡虎,小校向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早年他救过自己一命,战场上也还有点用处,帮自己立了不少功,所以一般不做处置,偶尔出出手帮帮忙,这次也不例外。
  “这里是军营,能容你们私自斗殴,新人,报上你的名字。”
  康熙看出他们勾搭成奸,更是不想理睬,转头就走。
  “胆子不小,敢这么对我,来人!”小校说着喊着几个站岗的兵“把他给我绑起来,以下犯上,杖打五十军棍。”
  “呵”康熙冷笑的抖动一下嘴角,“以下犯上,确实不错。”
  康熙回头目光如火一般盯着小校,浑身散发震人心魄的霸气和冷气,“区区小校也配知道我的名字,把你们校尉给我叫来。”
  小校虽然被康熙的杀人般的目光吓得脊背发凉,但还是不知死活的喊“就凭你还想见校尉。”顺道还配着哈哈两声嘲笑。
  “就凭我怎么了”康熙语气有冷了三分,然后从怀里拿出少将军的牌子
  “少…少…将军!少将军!”小校吓得从马上跌落下来,滚爬的跪到康熙身边“少将军息怒啊,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还望恕罪。”
  其他人也纷纷吓得跪了下来。
  康熙一脚踢开抓着他裤腿的小校“滚开,把你们校尉叫来。”
  没过一会儿校尉闻声狂奔赶来,气喘吁吁的跪在康熙面前“属下参见司马少将军。”
  康熙眼也不望的转面看向远处练阵的军队,“参见没必要了,你自己看看你这带的是什么兵吧!”
  “少将军是指?”校尉顺着康熙的目光望去“他们训练有什么问题吗?”
  “问的好,有什么问题!”康熙转头看向校尉,“有什么问题自己看。”语气很是严肃认真。
  但是校尉内心就有些纳闷,“小的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啊,他们练的都是司马懿将军新设计的防御和进攻阵行阿。”
  “训练这个是干什么的!”
  “当然是来日上战场征战的!”
  “不错嘛”康熙嘴角扯出一抹微笑“你还知道嘛!”不过这抹微笑并没有让跪在地下的人认为是和煦的春光,反而让人明白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他们包括还在不明不白中的校尉选择了沉默不语,等待康熙的怒火降临。
  “上阵杀敌,都是每一个将士们拿命在拼。每一个阵法都是他们一个个站出来的!每一个环节,每一个人的走动都有安排,若他们中有一个人出错,有一个犯傻了,他们就有可能影响大局,导致满盘皆输,导致千千万万的士兵白白丢掉性命!所以现在你还跟我说有什么问题!”
  听着康熙带怒火的慷慨陈词,校尉连连点头称是“少将军说的是,小的一定管好他们每一个,不让他们出错”
  “不让他们出错,那他们在干什么”康熙上前一脚踹到直打哆嗦的小校身上。
  “聚众闹事,上下勾结,互相包庇,以下犯上”这都什么罪,你告诉他们!”
  校尉憋了一眼身后的那群拖累的孙子,满脸遇到你们倒了八辈子的霉的样子。狠狠瞪了他们一眼,自动忽视他们求救的眼神,心虚的跟康熙报告
  “根据军法第六十四章第四条凡聚众闹事违反军营纪律者,根据情节严重,最轻杖打五十军棍。”
  “根据军法第五十七章第十二条凡以下犯上者越一级杖打三十军棍。”
  “根据军法第十一章第四条,凡相互包庇者,根据情节严重,最轻杖打八十军棍。”
  校尉说完,康熙别有深意的接着一句“对了,那私吞军用物资,克扣他人物资,贩卖军用物资什么罪!小校大人!”
  小校刚听康熙说私吞两字就吓得没了魂魄,面色苍白,脊背苍凉。
  所谓大官大贪,小官小贪,小校一直凭着自己掌握的小权,培养营中霸王,利用他们克扣.抢夺他们生活用品,然后又乘人不注意卖出去,换掉点小钱。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却被才来一天的人识破,关键那人还是少将军。
  “少将军饶命,饶命啊!”小校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先哭倒求饶,哭喊的声音恨不得整个军营都听的见。
  “拖下去把棍子打了,然后扔出军营。”康熙不耐烦的甩甩手对校尉说,“这些人如果不想留下的,军棍打完一样扔出去。”
军棍开始打,此起彼伏的哀嚎声响彻军营,康熙看着他们懦弱的求饶,理都不想理,满脸鄙夷。
  当然也有一个人没叫,康熙径直走到胡虎面前,当然没叫停执法,他只是站在他面前,用一个高姿态的样子看着,他要告诉胡虎谁是主子。
  看见康熙的样子,胡虎没好气的说“要杀要刮悉听尊便,别在这假惺惺。”
  “哼,”康熙冷哼一声,“我要杀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要我在你面前惺惺作态你还配不上。”
  “那你想干嘛?”胡虎忍着疼痛压着声音问,就像再问康熙你吃撑了吗。
  康熙没搭理他的不善的语气直接问“还想留在军营吗?”
  “你什么意思?”
  “你是有本事,也有点闯劲,你的事我也听说,日后也许是个人才,但现在还不够格,我可以给你个机会。”
  胡虎也不愿在军营作威作福,堂堂男子汉他也有自己的抱负,但每次功劳都被小校抢去,心里满是不平衡,但又诉求无门,现在终于一个机会摆在自己面,他又怎可以不要。他也想过司马昭是否想利用他,但想着最坏还能比现在情况更坏吗。
  “我要!”
  “好,”康熙赞赏的鼓鼓掌,“从今之后我就是你的主子。”
  胡虎趴在凳子上被打的不得动弹,但还是挪动双手伸前,握拳见礼全是说遵命。
  康熙看着他的动作满意的点点头,嘴角微微勾上,“胡虎以下犯上,语气不善加罚十军棍,打完后调到到前锋营训练!”
  听到加罚,胡虎直直抽了一口气,但又听到自己可以入前锋,他又傻傻一笑,所谓打个巴掌,给个甜枣就是这个意思吧。

  “怎样少将军,还满意吗。”看着走来的康熙,校尉跟到身边。
  “可以了,回头调动一下就好。”
  其实一周康熙来到军营,就直接去见校尉,把军营之中某些事,某些情况详细的调查一番,而胡虎之事只是一场无聊的把戏而已。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