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我拒绝

康八之三国乱世18

至于康熙来到三国,就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故事,也许是天命,也许是巧合。
人有的时候就那么气死人,他来了司马昭就注定的要退场。
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趴在书案上而眠,而且他还得了不少关于司马昭的故事。
反正是老生常谈,所有爱新觉罗的人都一个德行,现在他是司马昭,皇位该抢的还是要抢。
可笑的是早年他的老师问他若为司马昭,汝意欲何为?
而他当时答的是,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故作惺惺姿态反而得不偿失。
哦,对了,现在他是新城乡侯,得曹丕昭令回都,为即将的战争做准备。
在新城到帝都,约三天的路程。
  康熙想来曹丕这次的回诏,看来是要对蜀国有一定的动作了。
  在司马昭的记忆中,他自幼随父征战,可谓军功赫赫。特别是对蜀的征战,可谓是老友了。
  依照史书记载,确实是自己灭了蜀国的,不应该是司马昭灭了蜀国,如今自己就这么顶上了这个位置,他要想想这路应该怎么走下去。
  看着马车外颠簸的山路,借屈原的一句话-------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却也合的上此时的意境……
  “父皇,父皇,醒醒~睡睡~”
  在朦朦胧胧中,康熙听见了他心底思念的声音,可是睁开眼,发现眼前还是一片虚无。
  “父皇…父皇…”糯糯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待康熙转身望去,他终于明白了,自己又在做梦了,不过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他的梦就没停止过。
  看着另一个自己侧卧在一个简普的帐篷中熟睡,手里拿着的是手抄的《中庸.礼记》篇。
 他叹息记得小时候胤祀的字难看,没想到是这么难看。
  他努力的回想,这时这地应该是什么时候。
  “父皇…父皇…”叫唤的声音越来越小,面前的一个小人轻轻拿下卷纸,然后又笨拙的摊开折在一旁的棉毯,点点的挪上自己的身,为自己盖好。
  仔细看看那小人,康熙心里乐开了花,那是一个八岁的胤祀,一个被红袍包着的胤禩。白皙柔嫩的脸蛋双颊微红,水动的大眼眼珠漆黑透彻,头顶着红圆顶的帽子着时可爱。
  唉~他不得不叹息,幸好今天又梦见了,不然他都不记得小八小时候是什么样子了。此时他的心都要融化,当然他也想说好好的干嘛穿什么黑白青的,红蓝紫就很好嘛。
  梦还在继续,所以故事还没停止,他接着看,呆呆的小八不知所措的看着床榻上的自己,双脚着急的原地打转。
  在四周转了一圈,终于找到一个小板凳,做在自己身边。双手紧握自己的手,嘴里呢喃“额娘告诉我,只要抓着双手,陪在身边,那么病就会害怕,就会离开,所以父皇的病也会离开的。”
  康熙想起来了,那时是在康熙三十六年,自己第二次巡游,那也是第一次带着胤禩出游。他那天感染风寒,在检查他们的功课时睡了过去,但是并没有完全沉睡,只迷迷糊糊的睁不开眼。
  记忆中有一个声音陪伴着自己,等待着自己,鼓励着自己,可是他不清楚人是谁,因为等他真正清醒的时候就只有老四陪在身边。
  后面他对老四的恩宠也一半因为此,试想一个只知中规中矩的黑脸人,有这一面,谁不记忆深刻呢。
  果然在感受了胤禩的陪伴过后,胤禛进来了,看着坐在一旁胤禩便上前询问情况。
  听着说父皇生病,便急忙安排他出去叫太医。
  后面也就没有后面了。。。。
  康熙醒了,外面的寒风依旧,上天有时候就是那么喜欢整人,明明已经在思念寒风中了,偏偏还让让你再感受片刻的温馨后消失,思之更甚,求之无妄。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