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我拒绝

康八个三国乱世14

“今日我来的路上看到撞到一丫鬟,是太子身边之人,她们刚撤下早膳,谈论说刘禅最近大变,往常爱吃的荤食闻到就吐,都吃一些清淡的食物,还有从来不会吃榛子酥。‘
福全想到,“胤祀死前被老四拘禁了思念,被奴才虐待,导致患了厌食症,而榛子酥是他从小不吃的东西。”
“所以你想他会是他吗?”
“可是我们那时不是验证过吗?”
可是那次的验证不还有说不透的地方不是吗?
诸葛亮很早就受刘备所托教学于刘禅,一日在查验刘禅功课时,无意看到他的文章中有一良字少了中间一横,又再看那字虽然软棉无力,却有几分胤祀的笔记,所以他便和胤礽商量前去打探一番。
诸葛和赵云二人一同来到刘禅宫殿拜见,入门之后便见其神色慌张,眼睛时不时的盯着左门内室。他慌张的起身迎接二人,“不知....赵将军随军师一同来此所为何事?”言语断续不接,心虚万分。
,诸葛答之,‘少主,受主公之托,特来教授。”
“那赵将军?”刘禅又将眼光转向赵云。
赵云答:“奉主公之命,特教少主,骑射之术。”
二人说完,看着整个人都跨下来了的刘禅,暗想着如此厌学的阿斗应该不是胤祀,但又觉得可能因为怕露了身份胤祀故意为之。
按照之前的商量,孔明开始了试探“今日的课程,先听孔明讲一则故事,待孔明完后,少主可发表自己观点。”说完便看下刘禅,不漏下他得一举一动。
但刘禅依旧神色慌张,强压下内心的躁动,起身礼答“军师言之。”
“在周过时期,有一诸侯之家,姓艾,这位诸侯虽依旧壮年,但早早立了继位之人,首立了嫡次子后期即位者,但也放任长子与之争位。两人龙争虎斗一发不可收拾,直到威胁了诸侯的统治,诸侯一怒之下废了二人。二人废了,即位之人又是空缺,其它几子也开始了明争暗斗,其中最出彩的莫过于四子,和第八子,八子才学过人,受一干下臣的拥戴,但母妃却身份地下,四子冷面孤傲,虽拥戴者少但是由正妃抚养,身份高贵......,不知少主听后有何想法?”
“少主?少主?”孔明紧紧的盯着刘禅,看着他深思的模样,心里为之一动,难道真的是他吗?
不过现实貌似有点相反,他见刘禅回过神了,支支吾吾半天,
“周国。。周国。。。分封。。。分封制,啊!立子以贵不以长,以嫡以长不以贤!不知我答的可对?军师。”
诸葛听后瞬间又瘫坐在椅子上,之前的希望瞬间摔得粉碎。这刘禅,原来刚刚我说的话都没有听见去,神都去了八百里外。
赵云这边全程看着也是无奈,“少主,失礼了。”说完起身转要走向左室,羞愧的低下头。
他承认他最拍的除父皇母妃外就是诸葛先生和赵将军,俩人看似谦和实质冷的吓人。
诸葛亮看着被抓出的那人,摇头叹息,“许将军,主公派您教导少主,你却带少主玩此物,实在愧对主公对你的期望吧!”
许靖连连摇头讨饶,“军师恕罪,属下实在看少主劳累疲倦,特想弄个玩意让他轻松一下。”
他心里也苦,好不容易有机会讨好一下少主,没曾想半路杀出他俩。想着躲进内室应该没问题了,可是还是被抓出来。
下午,赵云带着刘禅围猎,原本的计划是想着,骑射之术从小培养,一点一动都有自己的习惯,胤禩骑射虽然不是极强的,但也是佼佼者。想着就算刻意隐瞒,也会露出马脚,另外一面就是让他看着自己的骑射,明白自己是谁,好的话他能跟自己相认。
  虽说他现在是不报希望了,但多多少少还有点期盼吧。带他入了猎场,让他跟着自己,示范一二后,便让他自己寻猎,反正他本身也是自幼就学的。
  所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赵云有心盯着刘禅,可是刘禅驾马,一个转身就失了人影。
  等找到的时候,人家又跑到一旁的林子抓蛐蛐去了。
  赵云看着正在趴草从的刘禅,气的直呼,孺子不可教也。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