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我拒绝

康八之三国乱世8


  刘备另遣关羽乘数百艘至江霖汇合,无奈路遇曹操大军,幸得关羽驶制汉津,才得逃至夏口。
  刘备至出逃后忙与孙权结盟,共击退曹操。
  曹操撤兵,仍留曹仁留守,刘孙两。夹击曹仁,关羽绝北道而上,断其后路,赢得战争胜利。
  刘备得津南四郡,封关羽为襄阳太守,流寇将军,进驻江北。
  建安十八年,刘备入蜀助刘璋防御张鲁,诸葛,赵云,张分共守荆州。
  建安十九年,备,璋决裂,军师庞统中流矢身亡。
  刘备忙带张非,赵云,诸葛前去支援,独留关羽独守荆州。
 荆州七郡被孙,刘,曹,三家瓜分,关羽独守五郡。
  刘备大败刘璋得蜀川,将荆州南郡还予孙权。
  关羽出兵征曹操地襄阳,腹地空荡,孙权乘机派吕蒙偷袭,关羽回防不急,更前后无援,败走麦城,被小将马忠所擒,甚是狼狈。
  入夜,被关在囚笼之中的关羽伤心难安,捶胸顿足,自己傲世五十载,临老却将得个死无全尸。
  一生戎马,为主上为大哥,鞠躬尽瘁,怎奈大意被夺了交与重托的荆州,向天大喊,“终是无颜,何见明日。”便撞想撞墙自尽。
  “呵~”突然一个十足的冷笑从左侧传出,只见那站着一个身约七尺,身穿青衣,双手负背而立虽似儒式一流,浑身上下却散发一种至尊。
  “堂堂乱世枭雄,也不过是一懦夫而已。”那人开口嘈讽。
  “尔等何人,竟如此口出不逊,今日就算我关羽被囚,也轮不到你来评论。”关羽听着那人言语,怒发冲冠,脖子脸如火烧般涨红。
  就算他明白,他现在几乎沦为丧家之犬,但他也忍受不了别人的嘈讽。
  听到关羽的怒吼,那人更是无谓的开口“你败走麦城,被区区小将马忠所擒,还谈什么堂堂,简直可笑。”讥笑味更甚。
  “你究竟是谁?”关羽开始恢复理智,对着那人问:“若是孙权来劝降,你也别费口舌。”
  “你认为你的死因是什么。”那人并没有回关羽的问题,而是反客为主的问了关羽一个问题。
  “败就是败,何谈原因。”听完那人的问题,关羽不悦的回答。
  那人抬头看了一眼满身哀伤的人,淡淡的说“我看你不是不谈。而是没法谈是吧?你也是可悲,最后你连怎么死了都不知道。”
  “我怎么死的,我怎会不知,”关羽再度发怒,“不就是个曹权两人卑鄙无耻,暗害于我。”
  “哈哈哈哈…”听到关羽的回答,那人毫不客气的大笑起来。“你还真一届莽夫,白有一身功夫了。”嘈讽十足。
  “看你这么可怜,给你个提示吧,你家主子呢。”
  “大哥~大哥~关羽断断续续的回答“大哥忙于蜀川战事,根本不知这边。”
  “你倒是忠心阿,刘备于三天前拿下刘璋,定局蜀川,你被抓当日就有孙军叛逃,至蜀川方向。
作为一个登上顶端的人,雍正怎么不明白这其中的弯弯绕。
  他看着还在纠结的关羽,就像看着一个自大的木鱼,眉头紧皱一脸城然的样子让他不由的想起那个昔日的年羹尧。
  同为时代的豪杰将军,他更喜欢关羽,如果同样的遭遇给年羹尧,他能保证年羹尧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投降。
  “怎么样想出了什么吗?”雍正绝了自己的思路,抬头继续问向关羽。
  “想出什么!有什么好想的!关羽冲雍正大吼“我和大哥三弟桃园三结义,对天地发誓同生共死,如今被抓,也是我大意的结果,怎可去怪罪大哥,你休要胡言,扰乱我兄弟关系。”
  “呵呵…”雍正对点滴不透的关羽表示太过费力,同时他也敬佩刘备收买人心的手段,堪比胤祀,想来刘备也是通晓关羽性格才放心让他被抓。
  “大意失荆州,败走麦城的原因是你抽走留守的兵力,导致护防不当是吗?你行军打仗这么多年倒也犯了这个低级错误,前狼后虎你也敢露出心脏,确实该死。”
  “我没有!”关羽脱口而出为自己辩解,“大哥与孙权这等小人原乃盟友,本大可信任,谁知他突然背叛,枉费大哥一片真心。”说道这里关羽捶胸顿足,义愤填膺。
  雍正听关羽这一席话,真真让他吃惊不小,现在他除了能对关羽嘲讽,再过多余的表情都是浪费。
  “敌人!朋友!信任!在这纷战的天下,你竟相信这种蠢话,也是可笑愚笨,你可知孙权为何知道你城守空空?”
  雍正知道现在说多了也是废话,关羽不怕死,那么现在他就要让他知道,他死了,后面的结局是什么。
  “明日孙权会劝你投降。若你不降,必回将你杀之,我给你个机会活下去,要不要?”
  关羽不懈的对雍正说“大丈夫何以惧死,铁骨汉子怎可向敌军投降。”
  “是的,你死了没什么大不了,”雍正故作深思的看一眼关羽,一脸惋惜的说到“不知道下一个要死的张飞有何感想。”
  关羽听到这里,双目瞪大,怒发冲冠“你休要鬼扯,三弟与大哥一起,定会护他周全。”
  “汉高祖刘邦,一介草莽泼皮,得大将韩信助力,赢得天下最后死于后宫之手,功高震主不就这个意思吗
天下三分将定,你认为你们还有存在必要,刘备连他同姓亲戚都能拔刀相向,何况你们这些干兄干弟”

  皇位谁不想要,作为康熙时期的一位胜出者,他不会觉得刘备的做法有什么问题,换他他只会做的更好,更早,到现在他不能让关羽死,在这不知未知还是已知的时代,他需要有个能帮他的手下。
  得蜀川之后,荆州就成了一个鸡肋,丢了可惜,吃了乏味,刘备很是明白关羽的性格,特地带走所有巧将,留他一人。又在各处按示,拿下曹操手中荆州,直至他的惨败,送他一个死地。
  不过雍正作为一个数百年年后的大清皇帝,斗不过刘备,那就枉跟胤祀斗这么久了。
  刘备收买人心你还是差他半分。。。
 “活下来你还有机会验证我说的是真是假,活不下来,你将一无所有。”雍正最后向关羽抛出绳锁。

  听了他的话关羽开始动摇,他也不是傻子,他问向雍正“你有什么目的?”他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我的目的你后面会知道,我能确定你后面也会答应我的所有要求,现在你就两个选择,信用活下去,不信我,明天就死。”
  “好我答应你!”关羽思虑了一会说到,但是你也别想强迫我做什么,我关羽今日承了你救命之恩,跟你一段时间,若你逼我做什么伤天害里,大不了命还你就是。
场场意外让雍正出现到了这里,他们几个的命运就像一副多米勒,一个开始的波动,让所有的存在坍塌。
  雍正来到这里变成了一个谋士,马忠的谋士。
  他还没弄清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就听见马忠在那想着怎么跟孙权要奖赏。
  他现在是一个没权没力的底层人士,曾经的至尊,曾经权利,现在都是泡影。
  但是作为那个斗了一生的爱新觉罗.胤禛,他不能屈服,他费劲心力把胤祀重新拉回有他们的轨道,就是要跟他有个完结,他要告诉那个一直不承认他的爱新觉罗.胤祀,他爱新觉罗.胤禛才是赢家。
  当他看到关羽的那个瞬间,他有了主意,既然没有权,他就要控制有权的人。
  他利用马忠对权位的渴望,告诉马忠,当孙权要杀关羽的时候,他大可私下助一臂之力,得关羽一个人情,日后孙刘无论谁吞了谁,他都可受将封,得荣华。
  雍正又劝说马忠,想来关羽何其人物,孙权必将斩杀之事交由他身边护卫队,到时候人丢也不关他的事,他的功绩照样在那。
  马忠想来也是,便在绞杀关羽的前一刻,派属下装扮成蜀军刺客,救下了他,又派人一路护送,当然雍正也在列。
  至于马忠为何会让他也过去,很简单,做了事,总要让人知道是你做的。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要绞杀关羽一党的护军,因害怕上报,就找到一个相似头颅代替,对外宣称关羽已死。
  等关羽回到蜀国的时候看着满街白绫麻衣,可谓哭笑不得。
  雍正看着泪眼闪烁的关羽更是鄙视一分,清世祖顺治封关羽为忠义神武灵佑仁勇威显关圣大帝,一代武神,如今看来只是一无谋的白痴。
  不过明白的是帝王的心斗,如若让他们理解,那就不叫帝王了。
  “别感动的太早,先赶去救你三弟如何。”
  被雍正一提醒,关羽立马冷静下来,虽然他不信他的言语,但是关乎他三弟的性命,还是谨慎为上。
  现下关羽是一死人,雍正劝说让他暂时不必显露,一切看日后因果。
  公元221年六月(章武元年),刘备称帝,张飞被封为车骑将军,领司隶校尉,进封西乡侯。
  同年六月,刘备以为关羽报仇为借口,出兵伐吴,让张飞从阆中出兵至江州。 
  关羽在张飞军帐中已经藏匿了四五月。
  记得那日,张飞初见关羽很是惊讶,更是话没说三句抱其衣袖痛哭。
  关羽想将自己被救的前后因由告知,但雍正知张飞乃善恶分明的莽夫,行动永远在思绪之前,便拦了下去。
  以张分性格而言无外乎两种可能,信了,张飞会立马咋咋呼呼的到刘备面前闹个明白;或者认自己是挑拨离间的小人,一刀砍了自己。
  所以雍正只有等,等刘备出手。
  张飞出兵前日,白日里张达,范强被张飞鞭挞,夜间俩小人气愤不过,摸索到张飞营帐,手拿一青铜匕首,蹑手蹑脚的朝张飞卧榻处走去。
  范强双手高举匕首,对准心肝位置,正准备用力刺穿的时候,突然张飞瞪眼,双目狰狞,只手上抬,挡住匕首,起身一脚将二人踹飞。
  这时雍正也从黑暗中后走出,点亮蜡烛,关羽上前拿刀抵住二人脖子,将其制服。
  二人见关羽,就像见鬼魅一般,顿时吓得没了魂魄,又看暴怒的张飞,更是直接尿了裤子,湿了地面。
  张飞看见二人这般模样,不由气笑,“就这等怂包,也敢刺杀你爷爷我,简直不知死活。”
  二人现在的状况已然是魂不附体,指着关羽的脸哆哆嗦嗦,口齿不清的呢喃着“鬼~”“鬼~”
  “这二人是吓傻了,先让他们清醒清醒,再来查问吧。”雍正对关羽说道“就看这二人的胆子,敢来刺杀,定不是自己的主意。”。
  关羽听之,放下手中的刀,转身走到一旁,端起架子上的一盆水,直接朝二人头顶浇了下去。
  “醒了?”关羽冷声看着。
  二人被凉水浇的回了神智,立马爬到关羽面前哭嚷着磕头求饶。
雍正见这二人的模样,铁着脸回答关羽“看来是醒了。”
  张飞也是一代英豪,喜的是临危不惧的大丈夫,厌的是膝盖软的油面小人,所以看他二人是越看越生气,直接上前又是一脚把人踹飞三丈远。
  “说,谁派你们来刺杀于我的。”张飞怒吼。
  “没…没人…”张达连忙摇摇头。
  雍正冷笑一声对二人说到“没人你也敢来刺杀张将军,你们真是胆子不小啊”转头又对张飞说,“这种以下犯上之人,胆敢以下犯上,不杀何以震军。”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