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我拒绝

太八篇中


胤禩入朝三年一路从工部到户部,到整个朝堂,他身上的光芒就像三九天的烈日,他的照射莫名其妙的让每一个官员人臣服。
在胤礽看来胤禩的光像是冬日的手炉,他的暖只有那些用心抚摸的人才能感受的到。
可是如今这个炽热让他也感到一阵害怕,明明不该是这个样子的,为什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他的孩子,几乎一天二十四小时在他眼下成长的孩子,谁让他变成了这样?
现在朝堂依旧是自己和胤褆两派对立,因为胤禩的加盟让胤褆旗下势力越发强壮,虽然胤禩的光是在胤褆的名下发扬的,但是他的身影也越发让人忌惮。
康熙宠爱胤礽全大清朝的人都知道,同样胤礽也是最接近康熙的。
因为接近,所以了解。
胤礽明白康熙在皇位上坐着,风雨那么多年,他最忌惮的就是结党营私四个字,同样胤禩最厉害的就是“结党营私”
“奉天承喻,皇帝召曰,爱新觉罗·胤,无孝无悌之徒妄图大志,谋害太子,其罪当诛,但念其父恩尚在,特夺其爵爷,在府中思过,无召不得善出,钦此!”
“怎么样,大哥,接旨吧!”胤礽一席白衣,半弯腰一手背后,一手将明黄刺眼的圣旨递到胤褆面前。
胤褆抬了抬眼,随手拿下圣旨放置一旁,自嘲般的冷笑一声,“呵,没想到有一天能听到太子叫我一声大哥,罪人可担当不起啊。”
“对,你是当不起孤叫你一声大哥,你占了居长,与孤作对多年不知天高地厚也就算了,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将他拉到泥流中。”
“哈哈哈哈……,胤褆讽刺的看着胤礽“生到皇家我们都是泥流,都是棋子。”
听到这话胤礽阴冷起来,抓起胤褆的衣领,第一次他有种想杀人的冲动“凭什么,凭什么,我千心万苦保护起来的人,要被你利用!”
谁都不能动他,动他的人都得死。

说完这句话胤礽就走了,其实如果他晚走一步他就会听到一句话,一句能让他少些撕心裂肺的话。

胤褆从狼狈中抬起头,看着那雄心满满地背影,冷哼一声,“你连利用他的人都不知道是谁,如何保护的了他。”

胤褆倒了,胤礽本以为这下无人利用的了胤禩,便处处告诫胤禩安份低调,生怕他惹了康熙的嫌。

可是事情的发展大大出了胤礽的意料,胤禩本也听了胤礽的话,处处低头做人,可就这低头做人的态度确入了康熙的眼,在朝中多处倚重胤禩,胤禩做事也是滴水不漏。

一下他的地位就如那芝麻开花,节节向上攀升。在众阿哥中他的地位一下与三四阿哥平齐,让人眼红不已。

之前胤褆留下的势力还在左右放风,现在胤禩上台,一个个脚底生风的转投到胤禩门下。试想一下,他们为了大阿哥,处处针对太子一党,早就得了太子的嫌弃,现在大阿哥倒了,他们没了主子,太子可能不计前嫌收留它们吗?

胤禩作为从小养在大阿哥身边的弟弟,跟大阿哥同心,平日里待他们也多为尊敬,如今更得了皇上得眼,傻子也知道怎么选。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