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我拒绝

康八之三国乱世1

第一章,最后的棋子
在 咕 呱 的蛙鸣中,喧闹的夏天慢慢结束。
  十月过半,天气转凉,京城的人们还都沉浸在收获的喜悦中迟迟未回,可是冬天已临。
  华丽的皇宫中,满地的真金白银。寒窗苦读十年,为的就是一朝踏入那九层汉玉白阶。
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金碧辉煌的黄瓦之中,有一处院子,杂草丛生,中央一棵榕树看似粗壮,却早已成了空洞,恐怕到了春天也引不来枝头的喧闹。
  “咳咳”虚弱的咳嗽音穿过瑟瑟风墙,一点点向外飘荡,屋内呕吐物的腐臭味四溢弥漫。

  床榻之上一床高档的绫罗棉被早已看不出本来的样子,如果对比起来,比街乞花子的被子还要差上几分。
  胤祀知道自己的时间要到了,但是他不能倒下,他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做。

  他用双手死扣住床边随时可能断裂的帷幔,用不知道还剩的多少力让自己站起来,其实他大可不必这样,但是这是他最后一场争斗,他不想表现的太弱,他的时间到了,所以他不必隐藏什么了。

  颤颤巍巍的从怀中拿出一大一小两个兰纹玉佩,对着一个能从外面看到里面而从里面找不到外面的孔细处晃了晃。
  风过枯树,叶未落地,一个黑青服饰之人便闪身从窗户外进来。

  他怒视眼前之人,明明知道他连站都站不稳,可是自己的心跟手都在颤抖,明明都快成一副骨架子了,可是灵魂中的坚毅和强大让人无法忽视。
  “说吧,你想让我做什么。”青衣人问
  胤禩笑笑,“你果然聪明。”
  青衣人皱眉,“要我做什么直说吧,在耽误下去你可能说都说不了了。”
  胤禩说“我要你做两件事,一、杀了一切让小九惨死的人;二、查邱钟琪一案。(出自血滴子)”
   听到岳钟琪三个字,那人眼色一暗,带点焦躁,阴沉的说:“你要我杀人我能理解,但是你为什么要查邱钟琪一案?”他只是一个叛国弑君的贼子,如果你想利用他杀了皇上,就别痴心妄想了。”
  感到黑衣之人的紊乱,胤祀更加安心,转头意味不明冲他嘲讽的一笑“我为什么要杀雍正?你又为什么觉得我没这个本事?你现在没必要知道太多 。”
  青衣人想想,也不多言,低头承诺道,“我做,你什么时候放了我妻子和儿子。”
  胤禩答:“做完一件事,就会自动回一个人。”
青衣人又问“我怎么能相信你会放了他们,你怕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我今天就撑不过去了,但是你也要明白你没的选择,今天我能让你站到我面前,你就逃脱不了你的结局。”

  听到胤祀的话,青衣人狠狠一惊,他不是傻子,但他想不明白,明明一个自身难保的人,何来这么大的力量布局一切?
他是暗部的队长,平时只负责保护雍正的安全。
  本来这边当值监视不归他管,可是因为年羹尧一事,夜部所有人都去监视年羹尧余党。
  这边只能暂时由他们掌管,今天当值本应是小五,可是前几日因为任务出错受伤,自己无可奈何的来顶替他的任务。要说就算顶替也轮不到一个队长,但是偏偏小五的错犯了规矩不能上报,自己心疼他,只能舍弃修沐。
  他不免敬佩的看向胤禩,“你果然厉害,不愧是皇上最为忌惮之人,就算你都到了这个状态,他都不敢放弃监视你,不过以你的能力大可不必受这苦。”
  听到这话,胤禩好笑的反问一句“我不受这苦,你今天又怎么能到这里呢。”
说完胤禩挥手让青衣人离开


  他朝着北方遥望,叹了一句“雍正,你登上龙位又如何,你也没赢不是吗。”
  胤祀说完慢慢回到床榻等待死神的降临,这是他最后一步棋,他这一生都在向那人证明,我爱新觉罗.胤祀不比你的任何一个儿子差。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