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我拒绝

八九不离十篇下

接上
胤 礻我 想了很多,但是越想心越发觉得疼。

第二天他笑着脸看着在八哥怀里撒娇的九哥,第一次他觉得原来笑有时候也可以这么难。

他调侃着九哥说他越长越像孩子,多大了还撒娇。

而胤禟自然的回着:“你管我,有本事你跟我一样!”

听着这话,胤礻我 能想象自己的脸色是有惨白,他多想对自己冷笑一声,多想大声的控诉胤禟,你以为我不想吗?我多想那个位置可以是我的,可是我不能啊,为什么为什么八哥喜欢你,为什么你要喜欢八哥,原先的一切不是很好吗。

但是她不能……

“去,一边去,别胡闹,我还有很多奏折没批呢!”胤禩温柔的打断胤禟的继续撒娇。

虽然胤禟终于跟胤禩分开,但是八哥对他的那份宠溺是何其的刺眼。
一举一动都伴随着光线的照射,像一根根细长的银针扎入眼窝,刺进心脏。

“八哥,我想起禁卫军那边还有点事,我先过去了。”
于是他也不等胤禩的回答转身离开。

他又再度落荒而逃,被留下的两人一脸呆滞。
“八哥,小十他这是怎么了,身子不舒服,还是?”
“没事,他也许只是不习惯,过段时间就好。”
胤禩摸摸小九的发辫安慰到。
胤禩知道小九说的还是是什么意思,他也怕,他怕他们这禁忌的关系让小十觉得恶心。

再看胤礻我 强烈的刺激让他知道他不能留下。
所以没过多久,他便上书恭恭敬敬的请求着皇帝。
“皇上,臣弟以为,眼下西北虽说暂时安定,但寒冬将至,准格尔一族又恐会兴风作浪,还需派兵前往镇压。”

胤禩刚开始并没有觉着胤礻我 的意味,只觉得自家弟弟倒是出息了,懂得为国为民了。于是他欣慰的赞扬说“思虑的不错,果然是朕的好弟弟。”

当然其实他也早就打算派十三前往震北,但是作为皇上这话由他出自然不合适。线下小十出了口,他也自然的接下去。
“那众爱卿觉得谁去合适?”

这话一出,各个武将自然的低下头,恨不得消失在殿堂之中,就怕胤禩点了他的名。
试想眼看就入冬过年了,老婆孩子热炕头不要,跑那边喝个西北风。

“皇上,臣弟以为,西北复杂多变,条件艰苦,必要找个年轻多战而且能震的住西北的人过去方可。”
“哦,那你说说何人合适?”当然在胤禩心里觉得这个人必定是十三了。

“臣弟以为,…”
在场的将军都缩了脖子,生怕点到了自己。

“臣弟以为,臣弟尚能胜任西北将军一职,愿带兵前往。”

突然的反转顿时让整个早朝变得鸦雀无声。
“你说什么?”

“臣弟愿带兵前往。”
“你给朕再说一次!”显然用到朕这个字表明此时胤禩已经强烈的压住怒火。
然而胤礻我 没有理睬胤禩的警告郑重的走到前中央跪下,大声说“臣弟愿带兵前往。”
“胡闹什么!”胤禩气的直拍龙椅,手上的奏折毫不客气的朝胤礻我扔下去。

这是胤禩第一次在朝中发火,也第一次对胤礻我发火。
“臣弟并没有胡闹,臣弟自幼随皇阿玛,大哥征战,现又统计着禁卫军,朝中上下无人比臣弟合适!”

“那京城能跟西北比嘛!”胤禩气的直接站起来指着胤礻我骂“就你那三两吊子朕还不知道!就你还去西北。你还是给朕老老实实在京城呆着!”

“可是皇上,放眼朝中真的没有比臣弟更适合的了!”
“没有比你更适合的了!朕养了一圈死人是吧!”
被指的缩在角落里的将军,已经被吓的大气不敢出。
然而胤礻我并没有完“皇上臣弟跟随皇阿玛东征西跑,治军之道乃皇阿玛身传亲授,更为爱新觉罗之子,若不身先士卒,问对的起皇阿玛和您的教导!”

“你给朕闭嘴,胆子不小啊,还拿皇阿玛来压朕了是吧,我告诉你,今天你拿谁来说都别想!”胤禩此时已经气的不想再言语
“臣弟不敢!”
“退朝”说着身也不转的回了后宫。

胤礻我也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当朝中的人都退完了,当午时来临,当余晖退下他依然跪在殿前祈求胤禩的同意。

胤禩也是一个倔脾气的人,他也不愿见到胤礻我,最后无奈派人打晕了他,让他送回府里。

被送回府中的胤礻我 很想再回去跪着,但是自家八哥太狠,直接派人把他门堵了。

他无奈的只有待在房间急头转。

他知道他八哥是不肯能同意让他带兵去西北的,但是现在的尴尬让他不得不去,所以他当着一众大臣的面,让胤禩下不来台,本以为他家八哥顺势就会同意了,但是他错估了八哥的“护犊子”。

“爷,九爷来了,您见不见?”
小厮推门而入向胤礻我 禀报,但是没耐心的小九跟着后面就进来了。
“爷来了,要什么报备!”

“九哥,真当弟弟这你府中的后院?”胤礻我知道胤禟是来当说客的,所以说起话来也没什么好气。

小九并没有注意胤礻我的话,他一如既往地在胤礻我面前肆无忌惮,但是他没有发现越是这样越是伤的胤礻我的心。

后面他第一次跟胤禟吵了起来,而且吵的非常厉害,他的话语深深的伤害了自己也伤害了小九。

看着小九落寞的离开自己的府中,胤礻我 也好过不了哪去,但是他不得不这么做。

他是人,他也有一颗会疼的心。
因为胤礻我的态度,三人都陷入了一场冷战。

胤礻我去西北肯定是不可能的了,但是他也不想再见他们,同样他们也希望胤礻我能够冷静一下。

于是胤禩和胤礻我的见面在一个月后。
一个月后接到胤礻我的一封信件,胤禩推开胤礻我那扇门,当他看到那个面色苍白的胤礻我时他整个人都是慌得。
那是一个病入膏肓的人的模样,屋中腐烂的花香和血腥充斥着鼻翼。
“小九你………”
“八哥”小九虚弱的好回应着胤禩“对不起啊,原谅我的自私吧”

“你怎么会这样?”
“花吐病传染性极强…”
“所以你被小九传染?”
“不,我没有,我吞了九哥的花瓣…”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八哥,”胤礻我 无力的喊了一句“我从和九哥都爱争,因为我们都会爱上同样的东西,所以这一次我也跟他爱上同样的东西。”

“你啊…”
胤禩准备说些什么,但是胤礻我打断了他
“八哥,对不起…我跟九哥不同,如果得不到,我宁愿死去,看着你跟九在一起,我真的接受不了,祝福不了。”

说着胤礻我哭了,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心里的压抑让胤礻我忍不住,忍不住的要哭。

“傻瓜,”胤禩也哽咽的将小十抱在怀中…
待胤礻我哭累了,他抬起他的头,对着他的唇吻了上去,半朵银百合也随后吐出。

“傻瓜,谢谢你喜欢八哥,都说了八九不离十,八哥又怎么会不爱你呢!”

胤禩爱九十是一定的,但是他作为一个帝王,一个兄长,他跟他们一样,都怕那份爱被嫌弃,他们彼此都知道比死亡更可怕的就是被所爱的人厌恶。
当他和小九拥吻时,看着那个半朵银百合,他知道另外是属于谁的。

他本也不想隐瞒,但是现实就喜欢给他们太多弯弯绕,小十的异常,和明显的躲避行为让他害怕起来。

他不知道应该感谢还是厌恶花吐病,因为它让他们彼此确定了自己的心,但是也怕,如果,外一,存在个意外那后果又怎样……
爱需要的是直面的勇气,这种勇气却不是所有人都敢拥有的。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