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我拒绝

康八重生篇2

康熙
六十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康熙殁,举国同伤。
我知道我死了,却不知怎的魂魄离不开这个皇宫,我感觉我在等一个人,但却不知那个人是谁。
每一天每一天我只能看着我的几个儿子手足相残,而我只能无可奈何。我不能怪胤禛的心狠,因为我知道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我。
这一生我先作皇,后作父,整治了天下,却丢弃了父慈子孝。看着自己被孩子怨恨,我知道我也许错了。
雍正四年十月,小八知道小九走了,便放弃饮食,其实他早想如此。小九被流放之后老四原本不打算太苛待于他,但是他却用各种手段去激怒老四,只求同小九一起受罪。
皇家自古无情,但小八却不一样。他一生素儒,对于身边之人,全力付出。
有时我着实有点羡慕他们之间的感情,想想如若一开始对待小八之人的不是“朕”而是“我”,是不是我也能同样得到这份情,想想曾几何时他也用过儒慕的眼光望着我这个皇阿玛。
小八役了没半刻钟,便看见他和我一样魂魄离开了身体。思量着或许我该过去和他见上一面,还未动身,却发现他双目中充斥着孤寂和怨恨。不知怎地想到这个怨恨之中怕也有我的一份,我便愤怒了或者害怕了,思神了一会儿,突然四周下起浓雾,伴随着浓雾的消失他也不见身影。
可想而知他是离开了,毕竟他临终前说的那句只求来生不入皇家,是那么决绝与真实。
一晃又几年过去,偶然间我发现我竟可以离开此地,不过从什么时候开始能离开便不得而知。
这几年中我那个让我等待的感觉消失,我感觉我错过了个很重要的人。这感觉日益强烈,越发让我想去一个地方,想去追回什么。
跟随着一阵烟雾,我来到一个渡口,我能感觉的到我要追逐的什么也曾到过这渡口,但貌似我迟了。
耳畔传来渡舟之人的催促,可我不能走,我感觉如果这次我渡了此河,我便生世要失去那人。
“千年之前,有对痴人互许相伴生世;奈何情有千年,而缘仅百年,若百年之期一到,再见便行同陌路。痴人为了不割舍这份爱情,便留在地府游荡了五百年;阎王念其情深,许下诺言,若二人三世之内能在彼岸相遇,就让其保留前世记忆,供寻找来生。
听完渡者所述说我心中一顿迷茫,我感觉他说的是我,我问老者后世如何?
老者摇头对我劝道:“你今日停留此地不肯前行,难道还未明白后事如何?三世已到,痴人你该醒了。你们三到彼岸,他孤行三世,你错行三世。缘分天注定,既缘到何不放手?”
放手,我该放手吗?老者的话让我头疼欲裂。原来我错过的不是今生而是三世。我没有前两世的记忆,我不知道前两世是的错过什么样的,但对于今生的错过,可以说那是无比的空落与难安。
我对看着说:“我想我不能离开这里,我要在这里等他,我错过三世的时间,那么我便用生生世世的时间去补偿。”
老者听了我的话叹了一句“哎~痴人终究痴心,然后指着者逆流的和说“一切就如这往生河,自低向高处流只因不舍前世。”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