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我拒绝

康八重生之助你为皇2

进去之后,跟着掌柜左拐又拐穿过一个庭院,来到另一个院落。
  本应因走动而不满的胤祀在一路欣赏这园景后,心情变得轻松。
  看着这里,四季的风景仿佛在这里没了温度的限制,高矮长短的树木搭配相辅相成,华丽不失清新。中央一棵梅树花开,如白雪漫天。
  “爷请进。”掌柜推开一门,对胤祀请入的动作。
  不知不觉中的胤祀卸下防备,从来没有架子的他觉得也并无不妥,不慌不慢的踏进屋子。
  其实作为被封的一届亲王,除了在位的雍正,还没有人敢邀他这般见面。不知怎的,从夺位开始至今,他从未有这种悠闲的感觉。
  踏门而去,看着里面貌似是间书房,简普,脱俗,给他一种安心和熟悉的感觉,跟外面的景色比起也是两种意境。
  “喜欢吗?”一声音从胤祀身后响起。
  胤祀回头寻声望去,身后是一男子,身高九尺有余,束发齐腰如墨般黑亮,五官立挺,皮肤白皙,双眸透亮,身材看似纤细,却满是男儿刚毅,整体有种仙风道骨之感。
  “在下的样子这般吸引王爷。”那人见胤祀看呆的模样,不经调笑道。
  失神的胤祀刚想称是,还好话到嘴边未出口,理智就回了,板起脸,警惕的问,“你是谁?”
  “在下轩寺,见过王爷。”说着对胤祀行了一礼,不过倒未下跪,只是拱手弯腰。
  “你怎知我?邀我来这有何目的?”胤祀防备的看着所谓的轩寺。
  “大名鼎鼎廉亲王有谁不知?”轩寺认真的看着胤祀,仿佛想把他的面容刻进脑海“今日恰巧王爷来我店里,便趁机邀王爷来此,如若王爷不来,在下也想找个机会面交王爷。”
  “见我?”胤祀怪异的打量着前之人,思虑着倒未听过此人的名号,奇怪的问“叫我所谓何事?”
  轩寺看着胤祀挺直腰板,眉头紧皱的模样,让他不由想笑。在无防备的进来后,才发现此地貌似不安全,立马就像被惊吓的小鸟,全身羽毛树立,咕咕呵斥。
  “王爷不用担心,在下不会伤害王爷的。”
  胤祀也不知怎的,一点都不担心他会伤害他,仿佛内心有种声音再说这人可以依靠。不过现在理智上风的他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等待他的回答。
  “王爷先坐下喝杯茶吧。”轩寺前后引胤祀做到一旁椅子上,自己坐在他的右侧。
  胤祀拿起面前的茶,半掀茶盖,吹凉烫人的温度,慢慢品尝,淡淡梅香,伴随着微微苦涩和甘甜充斥整个口腔,虽然比不上茶叶的清神,倒也是另一种自然。
  “这是什么茶?”胤祀抬头好奇的问了一下,不过应该只是随便问问。
  “梅荞茶。”轩寺放下手中茶杯,点头为胤祀解答。“是采冬日腊梅和新鲜苦荞烘焙而成。”
  “哦,没想到小小苦荞也有这种味道。”胤祀赞叹的点头。
  “任何东西都可以不平凡,只看掌握者如何使用。”
  听着轩寺别有深意的转换,胤祀也不拐弯抹角,“你是何意,直说吧。”
  聪明之人不用多讲,方才掌柜出来后对胤祀摆着那张哭笑不得的脸邀请他入内室,他便知有事,不过是好是坏还需见面之后知晓。
  认真的看了一眼胤祀,收起脸上多余的表情,“王爷果然聪明,那在下也不多说,王爷要的东西在下可以帮王爷得到。”
  “你知本王要什么?”胤祀继续有一下没一下的荡着茶盖,言语尽是漫不经心。
  面似散漫,但是眼睛却在不注意的时候神彩了一下,辕寺没忽略这个小细节,继续引着
  “王爷愿意心甘?”
  “心不甘又怎样,大局已定,以前没得到,现在又何必痴心妄想。”
  “王爷不在乎自己,可在乎身侧之人。一荣具荣,一损具损的道理,王爷比在下明白多了吧。”
  听着辕寺一付了然的口语,胤祀的脸阴沉下来,对于现在的状况。他只想说太过莫名其妙。莫名其妙的人,莫名奇妙的相遇,莫名其妙的谈话,理智上他在怀疑这人是否是那人派来试探陷害于他的,但是情感上他又想相信他。
 “在下知道王爷现在很乱,不如王爷给在下三天时间,三天后王爷再给答复如何。”
  “我凭什么信你,我怎知你不是他的人来陷害于我。”
  “依着王爷现在的处境,王爷还有其他选择吗。”轩寺好笑的反问,大有胸有成竹的架势。
  是的,胤祀明白自己会是怎样,依着雍正现在对他的打压,快的话不过两年就会被软禁,不过四年就会命有不保。他自己一人死了也无所谓,但是他不能放下那些追随他的人。
  九十两个,如果没跟着自己,没成为八爷一党,他们也是一世逍遥的王爷。
  “时辰不早,我还有事先行离开了。”胤祀说完,起身,礼貌性的拜别一下,然后拍拍衣袍离开。
  他没给轩寺是或否的答复,他不敢冒险,但又不得不冒险,所以现在他没法回答,既然听到重题的三天,那就且看三天后的阵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