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我拒绝

 
康八重生之助你为皇

        雍正元年二月,雍正奉圣祖皇帝及四位皇后神牌申附太庙,在端门前设更衣帐房,因皆为新制,油漆味过重,大怒,命工部主事,工部侍郎,郎中等跪太庙一昼夜。
  跪完太庙后,胤祀几乎都走不动路,因为常年的腿疾,再加初春湿寒,他的腿就像有千万的针在扎。
  “爷,就听奴才一句劝,座轿子回吧。”高明看着脸色蜡黄,额头冷汗直冒的胤祀,他想哭的心都有。
  “你走开,我能走,现在若坐轿子,保证又给那位说什么不思悔改”胤祀倔强的推开前来搀扶的高明,强忍着疼痛,挺直腰板,一步步向前迈进。
  不能倒下,不能如了那位的愿,不能让他看着自己这般弱不禁风的样子,好欢了他的心。胤祀一遍遍告诫着自己。就算已经是输,他也不让他好过。
  其实衣帐房的味道是完全有法去除的,但是他不想让他好过,于是胤祀又在漆料里偷偷加了些料,让人难耐。看着雍正在门口眉头紧皱,不想进去,又不得不进的样子,他也心欢。
  胤祀赌气的走到大街四处晃荡,他知道雍正派眼监视着他,他知道雍正想看到他作为失败者的模样,他偏不如他的愿。
  胤祀走到一家金器坊,想着昨日一夜未归,慧敏肯定担心,买点东西哄哄也好。
  胤祀不喜欢任何人,他仿佛没有爱的感觉,他一生都在争斗。他明白他对郭洛罗氏只有愧疚、疼惜。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今日他走到现在,是连累了一干人。
  “这位爷,欢迎光临,想买点什么?”掌柜看着走进的胤祀,服饰虽然简单,但也高贵。举止更是落落大方,一看便知是不凡之人,于是热情的迎上去招待。
  “是否有新颖的首饰。”胤祀无聊赖的问着。
  掌柜看出胤祀无挑选之意,脸色更喜,热情的招呼“这位爷来对了,本店有各种新款,保证爷满意,拿给爷看看?”
  胤祀走到一旁木椅上歇息,疲倦感让他有点撑不下去,随意摆手让他去拿。
  掌柜走到后堂,胤祀也转头四处看看,这家店装饰简单大方,格局布置精巧,用具高贵,大有舍我其谁的即视感。门口牌匾“凤于九曦”也让胤祀有种强烈的归属感,所以他不自觉的踏进。
  目光扫到店中展示柜处,一块玉佩深深引了胤祀的注意,月牙行展架下垂,血红穗子连接五彩编制的同心结和白透无暇的圆玉。
  “高明,把那玉佩那给我看看。”胤祀伸手指向玉佩,对旁边之人吩咐到。
  待高明把玉佩拿到胤祀手中,胤祀惊讶全样,玉佩刻走九天银河,银河中央又刻有二人对弈。细看之下仿佛能感觉右侧人因即将输棋面露苦闷,左侧人则含笑相望。
  两手空空从内屋出来的掌柜看着胤祀手里把玩着玉佩,不由赞叹道“这位爷,好眼力,这玉佩是我们老板挑选上好玉佩,亲手雕刻而成。”
  感受着玉佩传到掌心的温凉,从来没有欲望的胤祀倒是不舍得放开。“这玉佩爷要了,开个价吧。”
  听到胤祀说要,这下掌柜哭了“爷,这玉佩是我们的老板钟爱之物,是不出售的。”
  “唉~我说你这家店怎么开的,东西摆出来还有不卖的道理。”一旁站着的高明不满的冲掌柜嚷嚷起来。
  掌柜满脸无奈,他也想哭。这玉佩老板说摆那,不许卖,他也没办法。在京城这么多年,能看出那位顾客不是一般人的眼力见他还是有的,所以他也不敢得罪。
  “爷,不是我们不卖,实在是我们老板说不许卖,我一个打工的也没办法。”掌柜求饶般的看向胤祀“要不…”
  “要不?”
  “要不爷随我进内室,问问我们老板,我们老板在里面侯着您。”
  胤祀见掌柜这么说,倒也觉得好奇,都说见字如见人,这物品也一般,再度把玩这精致玉佩,想想这人也许可以一见。
  不过感觉主子被小瞧高明火大起来“我说你们那老板架子倒是大的很,我们主子来这半天,不见他出来招待也就罢了,还让我们主子进去找他,他算个什么东西!”
  “算了,高明,进去就进去吧,外面风也挺大。”
  见主子都发话了,高明也无奈,懂事的他也不多说,便把胤祀扶起,整理下外衣,目送他跟掌柜进去。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