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我拒绝

花吐病
胤祀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得了花吐病,他之前也见过一人得了这病,但是最后在真爱的拥吻下他们吐出了一朵银色的百合花。可是自己呢,能治愈他的人却是他永远不敢触碰的人。
一天早晨醒来,胤祀发现自己的枕边落了几朵粉色的花辩,起初以为是院子里盛开的红梅,可是看着那花瓣上带着的点点血渍,他知道原来他爱那人已经爱到如此执拗的地步。
起初的症状还好,只是偶尔吐出几朵花瓣,但是随着日子的一天天过去,他的执拗一天天加深,他的病症也越发的狠。
快点!
再快点!
胤祀摇摇晃晃的走在离散的宴席上,低着头,右手拿着帕子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左手紧紧的抓住胸前的衣袍,他用全身的力去遏制住自己。
不能!
不能在这!
快点!
快点离开这!
胸口好像被巨石紧紧的压住,嘴和鼻都已经无法呼吸,咽喉的疼痛和堵塞感让他忍无可忍,
嘴里的东西可能随时要吐出。他把牙咬的死紧,眉头紧皱,就像被人扼住了喉咙,随时都会窒息。
匆忙狼狈的逃离,一路跌跌撞撞,疼痛感让他隔绝了一切的触感与听感,终于在找到一个相对僻静的假山后面,伴随着他一声声撕心的咳嗽,大口大口地花瓣从他嘴里吐出。
“八哥,你这是怎么了。”一个着急和担心的身音从他背后响起,胤祀这才注意背后跟着一个神色慌张的小九。
胤禟看着地上满是沾着血迹的花瓣,又看看脸色苍白,摇摇欲坠的八哥,赶忙上前扶住他。
“别动!”
“别过来!”
胤祀咆哮的叫停胤禟的动作,因为花吐病会传染。
看着胤祀的行为,胤禟不可置信的看着八哥。
“八哥…你这是…你这是!”胤禟哽咽的没有吐出花吐病三个字。花吐病一旦患上就是无药可治,除非跟心爱的人情投意合的相吻,否则不日便后会死亡
“谁?是谁?八哥,告诉我那人是谁?”胤禟不傻,从他八哥的症状中就能看出这病是有段日子了,但是八哥这样憋着不说他心更疼。”
他怕,他真怕八哥就这么去了,所以他愤怒了:“八哥,告诉我是谁,我就算打死他也要让他接受你。”
然而胤祀说不出口,他爱的那个人是那么遥不可及,他嫌弃自己这肮胀龌龊的心思,他也怕,他怕这肮脏龌龊的心思让那人知道了,他和他之间仅有的一点温和将荡然无存。
大夫曾告诉他若无法与爱的人心意相通那么就避免和那人接触,否则病情会一日日加重。他也知道这样做事对的,可是他做不到,见不到他的日子比死还要难受。
今日摆宴,他又见到了他,虽然他不能坐在他的身边,但是只要他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他也是满足的。
人就是这样,贪婪一旦涌起,便会无节制的泛滥,他看着他跟她同尊的妻子伉俪情深,他看着他跟她的新宠谈笑风生,他看着他跟她最心爱的儿子举酒相庆,他的心是无比的酸楚,疼的仿佛要停止跳动,羡慕,嫉妒,各种情感交织在一起抽光了他所有的气力,然而理智还要告诉他,你要带着微笑的面具,去祝福,去赞美。
“九弟,”胤祀哭了,哭着求胤禟“九弟,八哥求你,求你不要再问了。”
胤禟也哭着对八哥说:““可是八哥,你会死的你知不知道。”
“八哥知道,也许死对八哥来说还是一种解脱。”
“八哥……”
胤禟无奈,对于八哥决定的是他从来没办法改变,他从小都听八哥的话,但这次不能,他无论如何都要找出八哥心中那人。
(由此分岭HE 还是BE)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