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我拒绝

从那日被小九看到后又过了两周,胤祀就再也没见过小九,想想见不到也好,见不到至少不再尴尬,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爱的那人就是他的皇阿玛。他厌恶自己爱他的心思,但是却无法抑制这份心思。
今日的天又再度阴沉起来,他照例来到御书房跟康熙太子等人商讨黄河水灾之事,可是突然喉咙一阵瘙痒,随后心脏强烈的疼痛,他顾不得在场人的眼光,推开原本站在身后的太子,弯着腰冲撞的跑了出去。
在跑的过程中,几片花瓣从指缝中溢出,随着流动的风缓缓落地。
“小八这是怎么了。”胤礽倒没有怪罪莽撞,看着他苍白的脸,有点担忧的问到。
康熙摇摇头,“这几日倒是越发的消瘦,是否得了什么病?呆会让太医去瞧瞧吧。”
“哎,”胤礽叹了口气,“也是,明明告诉他,要他休息几天,可是就是不肯,等他回来,皇阿玛可要好好说说他。”
这边说完,胤礽将目光转向了从眼前飘落的花瓣。
“难怪这些日子来总闻到一股梅香,不过为何八弟要将这红梅花瓣随身怀揣。”
说着准备弯腰拾起那朵篇之跟前的花瓣。
“不要碰!”听完胤礽的话,康熙急忙吼着止了胤礽的动作,脸色瞬间冷了起来。
“皇阿玛?”胤礽不解的看向康熙。
但是康熙没有答胤礽的话,急匆匆的告诫他们“地上的花瓣派人扫了,谁也不许碰。”便跟着一路落下的花瓣跑了出去。
在离御书房不远的一个拐角处,康熙找到了胤祀,看着他大口大口地花瓣混着血从嘴里吐出,浓郁的花香和刺鼻血腥味交杂着飘荡在空气中。
花吐病
“说,那人是谁。”
胤祀听到康熙的声音,惊慌失措的模样倒是和康熙所料想的一样,但是在转头的那一瞬,他又剧烈的咳嗽起来。
“说,那人是谁?”康熙又再质问了一次。
胤祀则摇摇头冲康熙一笑,用微弱的音喊了一声“皇阿玛。”,便摇晃的倒下。
康熙赶忙上去扶住胤祀,看着胤祀的眼慢慢闭上。
“传太医!”康熙的第一反应就是传太医,可是想想这个病传太医又有何用呢!
康熙将人抱回御书房,看着他双手从怀中脱落无力下垂的模样,他越发的害怕,他感觉自己抱着的是一个即将冷透的尸体。
太医是来了,可是结果都一样,除了告诉他若不及时治愈。八阿哥撑不过3个时辰之外,其它都是一无是处。
夕阳的余晖在房间里退出自己最后一丝光线,黑夜掩去了床榻上那个没有血色的脸庞。
胤祀醒了,他双手撑自己的上半身,坐在床上,双目放空的一动不动的着黑暗潮他袭来。
他没想到自己能躺在这张床上,闻着那熟悉的味道,强烈的思念感再度袭来。

好想,
好想,
好想再见一次他。
心口像揪着一样疼痛,整个人蜷缩成一团,花瓣混着鲜血不知道几次从口中吐出,他连咳嗽的力气都没有了。
耳边传来重重的脚步声,他知道那人是康熙,他想睁眼看清楚,他想最后一刻将他的模样映在脑海中,可是眼前除了一片血色什么也看不清楚了。
他感受着他被康熙抱着怀中的温暖,虽然耳边的鸣响,已经听不清任何的话语,模糊中仿佛看到他焦急的样子。他想这一刻能留久一点多好。
他从来没有害怕死亡,可是现在却这么的害怕,从小到大他没有这么一刻想哭,事实上他确实哭了,眼眶的热泪无助的下流。
他张动嘴,想喊阿玛,想告诉他我爱的是你可不可以?但是他不能,比起死亡他更害怕他看着他恶心的表情。他们是父子,皇家的父子,这是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
再见,
再见了,
我的阿玛,
我最爱的人。

胤祀篇BE完结,新坑求支持。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