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我拒绝

双天合璧17

  这一天算好呢,还是不好呢,所有人都搞不明白。
  辽人退了仗没打起来,原本准备背井离乡的人又开心的回到自己老窝。
  外面庆贺的鞭炮再度响起,就跟几天前一场乌龙一样,不过这次不再有变故。
  一个人的离开,让很多人伤心。包拯坐在厨房旁边的门槛上,盯着手腕上带的黑曜石手链,回想在这一年的时光。
  当他犯傻被骂时,秋菊总是第一个拦着黄乐。他虽然被她们呼呵,但是也都真心实意对他好。
  “包拯”。
  “包大哥”。
  公孙策和展昭两个昔日好友,自觉的一左一右来到他身边陪着他。
  “一年没见,长大了。”包拯看着展昭习惯的伸手去捏展昭的脸。
  “咦~”
  展昭扭头躲开,拒绝这种被当小朋友的举动。
  公孙策一旁调侃道“现在不能叫他小展昭了,应该叫展少侠了。”
  “展少侠?”包拯不屑的冲着展昭勾勾手指头。“在我眼里一直都是小展昭。”
  展昭无奈,揉着被捏疼的脸,抱怨着“你们包家人都喜欢捏人脸,有本事你去捏陈大哥去。”
  “陈大哥?”包拯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谁?
  “陈赫公子!”公孙策解释“我们的展少侠也深深被陈赫公子的零食收买,改口叫哥了。”
  “是啊,”包拯笑道“他是喜欢买各种吃的。”
  “你这一年走的,可知我们展少侠可是天南地北的去找你。”
  “你还说我呢,你不也是三天跑一趟泸州,一边等你回来,一边照顾包大娘。”
  两人互相揭底,包拯听着“搂着二人的肩膀感激道,“兄弟,好兄弟,谢谢你们!”除了真心的谢谢,没有其他的话能代表心中的千言万语。
  两人笑笑“没什么,你回来就好。”
  对他们来说,来这边一趟第一的惊喜是发现包拯活着,第二的惊喜是包拯回来了。”
  说到回来,自然要说到一年前,公孙策问“你是怎么失去记忆的?”
  “什么都不记得了,”包拯努力回想那时,虽然这个回忆已经重复过千百次“最后记忆是掉下山崖。”
  “那你是怎么认识陈大哥的?”
  “陈赫公子,感觉这人很怪。”公孙策感慨“为人通透,感觉博学多才,但有时候连生活常识都没有。案子总先我们一步发现,给你启发又不愿意说透。
  “说的没错,就像,就像……”展昭努力的想找词来形容。
  
  “就像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吧。”
  这个想法在包拯脑袋里不是一天两天,“他突然有一天出现在风月楼前,说不清怎么来的,举止穿着十分怪异,对这里的一切充满好奇,正取他来一般,哪天又突然走掉。”
  “可是他也在融入这里,他对这里也会开心,也会伤感。”
  包拯豁然了,公孙策这旁观者的话,一下驱散了他这当局者的迷雾。
  “不管他从哪里来, 他都要将人留在这。”包拯心里暗下决心,他大半辈子都在无私奉献,为什么就不能自私一回呢!
  
  
  与此同时的陈赫,他也开着窗,借着冷清的月光,借着透凉的风,想着自己。
  这个世界的故事依旧发展下去,哪怕他改变了列车的轨道,兜兜转转,在目的看到的还是那辆车,虽然司机变了,但是该上车的乘客依旧没落下。
  “赫赫。”
  “谁?”门突然推开,思绪被打断,他第一反应是来人是谁,再一想会到他房间里的除了大包之外也没人了。
  “你怎么来了?”
  “看你脸色不大好,是因为秋菊姑娘的事吗?”
  “我不知道。”陈赫感觉纠结和难过,“我不知道我这么插手是对还是不对,我阻止了木兰,最后秋菊确跳进了这个坑。”
  “这不关你的事。”包拯看着他满脸愁容,不免有点心疼,从平常的举止中不难推断他原本的生活自在,无忧,而今他不该有。
  “我知道不关我的事,可是我偏偏插手了。”
  “世人皆有七情六欲,谁要杀人,为什么杀人又是我能阻止的了,不是因为你插手而害了一个人,而是因为你插手而拯救了一个人,因为有这份恨,我相信你不插手秋菊姑娘日后日子也不好过。”
  “话是这么说,可是……”陈赫心里过不了那个坎。
  “赫赫。”包拯上前揉了揉他的头发说“赫赫,现实就是现实。”
  现实?
  现实。
  陈赫似乎明白了,包拯再提醒他,他待着的这个地方叫做现实。哪怕剧情再相似,那里终究是电视剧,而这里是真实的存在。
  “好了,不要在想了,明天我们就要离开,春桃姑娘给我们准备了送别宴。”
  “好吧,说起来是有点饿了。”
  吃饭本来应该是个开心的事,但是因为刚刚经历的一场死别,明天又是一场分离,每个人都满脸愁容。
  “大包,来跳个舞!”夏桑姑娘一口闷了一杯酒,自虐的感受着划过喉咙的辛辣。
  “额……”场面一时尴尬,他们忘了大包不再是大包。
  陈赫受不了这样怪异的气氛,拍桌站起来,拿着手里的酒杯当做话筒, “我给大家唱首歌吧”
一生要走多远的路程
  经过多少年才能走到终点:
  梦想需要多久的时间
  多少血和泪才能慢慢实现:
  天地间任我展翅高飞
  谁说那是天真的预言:
  风中挥舞狂乱的双手写下灿烂的诗篇
  不管有多么疲倦:
  潮来潮往世界多变迁迎接光辉岁月
  为它一生奉献:
  一生要走多远的路程
  经过多少年才能走到终点:
  孤独的生活黑色世界只要肯期待希望不会幻灭
  :天地间任我展翅高飞
  谁说那是天真的预言:
  风中挥舞狂乱的双手写下灿烂的诗篇
  不管有多么疲倦:
  潮来潮往世界多变迁迎接光辉岁月
  为它一生奉献爱生活,
  风中挥舞狂乱的双手OH...:
  写下灿烂的诗篇:
  不管有多么疲倦:
  潮来潮往世界多变迁wu oh...:
  迎接光辉岁月:
  为它一生奉献wo...
  风中挥舞狂乱的双手写下灿烂的诗篇
  不管有多么疲倦
  潮来潮往世界多变迁
  迎接光辉岁月
  为它一生奉献。
  
  
  光辉岁月本身就是一首很燃的歌曲,陈赫带来的这个歌曲成功让一群人活动起来。
  几个人在回忆中,借着一杯杯酒,诉说一点点的往事,看着是笑,可是笑里又含着一点泪。
  陈赫借着几个人拦着包拯的空挡,悄悄离开了屋子。
  “歌唱的不错,你作的?”
  “当然不是,我哪有那本事。”
  庞统看着这样安静的陈赫,有点心疼,“为什么出来。”
  陈赫摇摇头,“里面太热闹了,不适合我”,他喜欢热闹,但是不喜欢这种强颜欢笑。
  “那就走走吧。”
  “好。”陈赫点头。
  两人有一步没一步的又到了大街上。
  “你似乎早知道我会来?”
  “怎么说?”陈赫茫然。
  “你对捕头说的话。”庞统提醒
  那天他将腰牌递给本地捕头的时候,捕头对他的反应不是惊吓,而是一脸终于来的兴奋。
  听着捕头说,“陈赫公子说的果然没错。”他就一直好奇陈赫是谁,再后来他见到了这位时而聪明过人,时而又爱耍宝撒娇的陈赫,他好奇感更强了,他很想看透这个人。
  “额……”
  陈赫想说他那天说的主角其实是包拯,但是这样没有第三个人的情况下,他说不出口。
  “我相信朝廷会有有勇有谋的人挺身而出,拯救百姓。”虽然这话用在庞统身上很怪,但是这话能很官方的解释了他的未卜先知。
  “呵。”庞统轻笑一声,虽然不信,但也不打算搓破“没想到你对朝廷这么有信心。”
  “哈哈……是的,陈赫心虚道“毕竟我爱国嘛。”
  “你跟聪明,而且不输于包拯,有没有兴趣入朝为官。”
  “……”
  这突然来的招人让陈赫接不上话。
  庞统继续利诱,“由我庞家在,保证让你平步青云。”
  “不行,”陈赫拒绝“官场那一套我玩不了,太麻烦。”
  “那到军营如何,军师你也挺适合的。”
  “那也不行,”陈赫继续拒绝“我没有诸葛之才,去了就是添乱。”
  “你可要想好,无论当兵当官。我都能保证你平步青云。”
  去军营庞统也只是一说,他看的出陈赫没有对兵的天赋,另外军营太苦,不是他的日子。
  口气倒挺狂,陈赫想起庞家的结局,好心提醒他“树大招风,植树人手里不只有铲子和肥料,他还有斧头。”
  听了陈赫一番话,庞统笑了“哈哈,哈哈,倒是我痴了。”
  井底之蛙,到底谁是蛙谁是鸟呢!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