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我拒绝

双天合璧16

  彩蝶房里一共死了两个人,一个是苟吉祥,一个是萧军。废物县令死在自己书房,黄乐的尸首在树林发现。
  而这死人都跟和谈金有关,第三幅画是一个人在弹琴,地上有一只琵琶竖立。不得不说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琴瑟琵琶,顶头八个王字,而人、八、王、组成的字就是便是金字。
  什么金呢?很明显指的就是和谈金。
  三年前有四个人杀了马兵,再盗走了和谈金。
  “那么就是说,马兵是被冤枉的了,他并没有携款私逃了,而是被真正的偷金贼给杀了?”展昭略带惊讶的说出了结论。
  陈赫眼睁开一条缝看了一下木兰的神情,比起那时看电视上的那种即将暴露的惨白,现在感觉还是怪怪的。也许是木兰觉得父亲终于清白,骸骨也终于见得世人,一时难压情绪吧。
  对于木兰这个苦命人,陈赫倒不希望他做个复仇者。虽然他不觉得从惨案里来的复仇者的复仇有什么不对,但是前提有个有个HE的结局。
  他喜欢看基督山伯爵,在那个刺金的时代背景下,真相可以不那么重要。同样的故事下,现实的人们更喜欢一步步算计的伯爵。
  耶律俊才开口“可是到底是哪四个人偷了和谈金呢,我看画里的长的挺想你的,包拯。”字字带刺
  陈赫听着不爽,闭着眼瘫在椅子上回嘲“我看你换身皮也挺像的。”
  “你!”
  陈赫听着耶律俊才火冒三丈的话,本以为会有什么下文,但等了一会除了一个屁股重重凳子的身音其什么也没听见。
  不知道的是,他闭目装像时,他左侧的庞将军比划着刀把耶律俊才给瞪回去。
  “凶手当然不能直接画在画上,否则画不会留下,但在第一幅题字里,就告诉了我们。”包拯继续解说。
  “有吗”小蛮看了看,不明白“国初以来画鞍马,神妙独属江都王,将军得名三十载,人间难得真乘黄。”
  “哪里阿?”小蛮问
  包拯答“国是安国泰的国,王是王海霸的王,军是萧军的军,王是王海霸的王。”
  “包拯你的话看着合情合理,但是却又匪夷所思。”庞统开口为难。
  “我的话看似匪夷所思,但是句句合情合理,千真万确!”
  “好,那你说他们四人想独贪和谈金,证据呢?再说驿站外都是衙差,要把金块偷出去,谈何容易,答不出来这两个问题,你的答案都是信口雌黄,一派胡言。”
  “这第四幅画就是凭证。”
  坦诚得展昭顺着包拯指的,看向第四幅画,摇摇头“在哪里,看不懂啊。”
  “庞大人,你呢?”包拯又把矛头指向庞统。
  “包拯,你这是在考我吗?”
  两人剑拔弩张,你来我往,陈赫听着都感觉满是火药味,忍不住睁开眼,来来回回看了看二人。
  “噗~”
  陈赫突然笑出声,满屋子的目光都聚在他身上。
  尴尬的坐直了身子,虚咳一声,“咳,不好意思,你们继续。”虽然很破坏气氛,但是原谅他刚刚脑子里莫名的想到了,无情,无耻,无理取闹的那段经典对话。对话的两个主人公正是包拯和庞统。
  “我平生最讨厌别人考我。”庞统仿佛忘了刚刚陈赫的小插曲,继续转着刀,利落的投掷出刀身,凌厉的眼神盯着包拯。
  刀身划过包拯的肩膀,包拯镇定自若。
  “哇!”在他身旁得陈赫不淡定了,惊吓的侧着身,拉开距离“别吓人好吧,心脏病吓出来你赔阿?虽然动作很帅,但是表演前先告诉我们一声阿!”
  “铛!”入墙的刀落在地上,场面陷入一阵尴尬了。
  “哈哈哈……”然后又陷入一阵狂笑。
  “打个刀你都打不进去。”几个姑娘捂着帕子,指着庞统笑。
  对于刚刚的惊吓,陈赫略微心有余悸,包拯则趁着人的不注意走到陈赫身边,安慰似的拍拍他的后背。
  “去,我又不是小孩,哪有那么不经吓。”陈赫不爽的瞪了他一眼,刚刚激动过了头,他也是看过蒙眼飞刀的,虽然距离没这么近距离。
  “镗”又是一阵声音,刚刚刀打的墙轰然倒塌,大块大块的金子掉在了地上。
  几个姑娘已经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冲上前左一块,右一块的抱起来。
  怎么说陈赫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憋了一眼地上,开始45度角仰望屋顶。
  不就是金子吗,又不是没见过。虽然那光有点闪人眼,但是这也是朝廷的,到不了他口袋,激动也没用。
  “这些就是证据!”包拯拿起一块金块展示“他们是明道二年所铸的金块,也就是三年前四人被偷的和谈金。”
  “额?”众人不明白。
  包拯看着第四幅画,“画上画的是一个人,题入木四分,意思指的不是笔法苍劲有力,而是指金在墙里。刚刚庞大人的匕首不是打不进去,而是因为墙壁里面都是金块。”
  “天下第一聪明人,果然名不虚传。”庞统赞叹,“你是怎么知道端倪的?”
  包拯从怀里拿出两张纸,回答“都源于这两张纸。”
  “这两张纸不是从安国泰和老板房间发现的吗?”小蛮抱着金块凑到跟前看了看。
  “没错,当我发现这两只纸是包那些金块的时候,我马上联想到,三年前和谈金被盗一案,还有驿站后面那句尸骸。”
  凶手发现彩蝶画的秘密是,偷偷挖了两块出来,一块先放在安国泰的房间,安国泰先知道秘密被发现,马上写传信给王海霸,凶手早先知道安国泰咬笔头的习惯,偷偷在上面染了毒,于是就有了安国泰的密室杀人案。
  另一块,在黄乐刺杀展昭那晚,偷偷回到自己房间,在房间看到了凶手事先放好的黄金,于是回到藏金点一探究竟,但是凶手已经提前在房间布局,黄乐落入圈套,在小树林被凶手杀害。
  “好啊,好精彩的故事。”庞统有模有样的鼓鼓掌,“可是你还没告诉我,他们是怎么瞒过牙差把金块运到这里的?”
  “能瞒过衙差的只有一个。”
  展昭好奇“谁啊”
  “王海霸。”
  公孙策想起“展昭说过,王海霸能在水下一刻钟不用呼吸,我记得黄乐曾因为茶里有泥而发脾气,秋菊姑娘说过,驿站和风月楼水道相连,地上水道迂回复杂,只有黄海霸的水性才能利用地下水道将金块运道这里,那时风月楼正在盖别院,他们先将金块藏在墙里,待风平浪静以后再来分脏。”
  “其实黄乐死的并不冤,因为他也杀了一个人。”包拯又继续说。
  “谁?”展昭又问。
  “苟吉祥。”
  “苟吉祥的死关系到另一个人,而这人就是刚刚说的,因为赫赫先看透画,而阻了一个人的行凶。”
  “陈赫公子先看透了一个人的身份,并有意无意的提醒我们,但是因为当时辽兵紧逼我们并未在意。”
  “哦,没想到这陈赫公子比包拯还聪明。”庞统有趣味的看着装腔作势的某人。
  某人无奈“怎么又扯到我头上,你们聊你们的,与我无关。”
  “陈赫公子提醒最明显的一句话就是木兰不是花木兰。”公孙策开始解释,他盯着木兰的脸说“木兰不是花木兰。”
  “什么意思?”众人不明白?
  “花木兰女扮男装,替父出征,指向花木兰,自然指的是木兰性别问题。”
  三年马兵被叛携款私逃,一妻一子遭了央,时常被官府抓去严加拷打,最后为了给辽兵一个交代双双被判了绞刑。同样也是三年前彩蝶上吊自杀,头颈朝天。更有三年前苟吉祥输棋一下输了五百两,试问一个时常吃喝嫖赌的衙役哪来的五百两。
  其实这个故事很简单,彩蝶深爱马回峰,为了救出马回峰,彩蝶卖掉自己初夜,以500两贿赂苟吉祥,放了马回峰。可绞刑架上总有一人要死,于是彩蝶决定替身赴死,死后尸体又被搬回风月楼布成上吊自杀。因为绞死是身体后缀,脖子上拉,所以彩蝶的死相就成了喊冤问天。
  马回峰男生女像,身材娇小,为了隐人耳目直接男扮女装装成哑巴住在了风月楼。
  三年后木兰在准备刺杀萧军的时候,被陈赫撞破,而陈赫成功说服了木兰放弃报仇。
  “我这么说对吗,陈赫公子还有马公子?”
  “果然如陈赫公子所料,我的隐藏还是瞒不住世人。”木兰走出众人视线,粗矿的声音也印证了公孙策的推理。
  陈赫摇摇头,也站起身走到木兰旁边,“有一点你说错了,我不是让他放弃报仇,我只是让他用值当的手段报仇。”
  佛家有言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更有因果相报之说,他觉得马回峰报仇天经地义,所以他不会阻止,他只会给出更值当的建议。
  “那跟苟吉祥的死有什么关系?”耶律俊才继续把案情拉主题。
  “苟吉祥发现木兰身份,并借此要挟木兰,不过被赫赫阻止。苟吉祥要钱不成,气急败坏在风月楼大闹,这时另一人发现苟吉祥,偷偷把黄乐偷金的秘密告诉他,撺掇他要挟黄乐。”
  “哦~”展昭恍然大悟,“所以苟吉祥在饭馆里大言不惭的说他连三千两黄金都有。”
  “没错,”包拯点头“当晚苟吉祥要挟黄乐不成,被黄乐掐死。”
  凶手借黄乐之手杀死苟吉祥,又偷得黄乐的雁荡飞箭跑到牢里杀死王海霸。
  “说了这半天,那凶手到底是谁!”耶律俊才有点不耐烦了。
  “其实这几个故事都串联了一个人,一个帮彩蝶瞒天过海的人,一个能轻易偷得黄乐的武器的人,一个能让衙差放松警惕的人。”
  “那是谁啊?”陈赫也好奇的开了口。
  “黄乐死的时候,凶手伪造了一封遗书,小蛮姑娘在堆石子的时候,我发现这个遗书的撕痕向一个木子,但是木兰又经常跟陈赫在一起……”
  “那凶手就是木兰和陈赫了!”耶律俊才打断包拯的话,自信满满的拿刀看向两人。“陈赫公子早知道答案了,于是转做帮凶了。”
  “神经病!”陈赫听的直跳脚想揍人“脑子不好,听人家说完好吧!”若不是武力值不够,他真上去给两拳。
  不过脑子不好几个字也把耶律俊才气的拔刀“你说谁呢!”
  陈赫一下跳到包拯身后,“谁应谁脑子不好。”
  “你!”耶律俊才挥刀想砍,展昭顺势上前拦着。
  “耶律将军这里还是大宋地界,我想还容不得你这般放肆吧!”庞统转着手里的匕首,眼如蛇一般盯着耶律俊才。
  包拯开口“耶律将军稍安勿躁,凶手是谁我自会说清。”言下之意就是不牢你费心推理。
  陈赫坐回了自己位置,刚刚一闹,他也暗冒着火,暗悔自己之前不该因大包戏弄耶律而生气,这人确实是欠的。
  “木兰时常跟着陈赫在一起,而陈赫又时常跟我们一起,两人根本没有作案时间。唯一又作案时间的只有常跟老板呆一起的秋菊姑娘,秋菊姑娘,你说是吗?”
  “秋菊姐?怎么可能!”小蛮惊讶!
  “是啊,怎么可能是秋菊呢!”春桃,夏桑几人强烈附和。
  “雁荡飞箭只是一个机关盒,不需要强劲的内力,三年前彩蝶为了解救马回峰,自然要找人帮忙,而这个人就是当时他最信任的秋菊姑娘,后来秋菊姑娘也无意中知道了黄乐等人的勾当,也知道了木兰准备刺杀萧军等人的计划。后来木兰被人阻止,秋菊就借着木兰的计划自己出手。”
 “可是不对啊,”小蛮开口“之前你说,黄乐是日后被人掉上树的,她哪有那个力气。”
  
  这就要说木兰了,他跟踪秋菊发现他杀了黄乐,为了帮她脱罪,拿出之前秋菊姑娘准备好的遗书撕成木子,又把人掉上树,让矛头指向自己。
  “大包这不能瞎说,这要有证据的”秋菊不说话,春桃把人护在身后。
  “证据有,”包拯看向秋菊,“在你和黄乐纠缠时,黄乐无意抓到抓散你的手链,你找回了大部分,但是有一颗黄乐在奄奄一息时吞到了肚子里,这就是指认你的最佳证据了。”
  “可是她不会弹琴阿?”
  “她会,昔日她跟彩蝶情如姐妹,彩蝶自然愿意教她。”
  “哈哈,”秋菊笑了,笑声里含着怨恨“不愧是大宋第一聪明人。”
  本来这四个人跟我没多大关系,我也不想杀了他们,可是这个马回峰胆小如鼠,自己的仇都不敢报,可怜的彩蝶为了你而死。
  “可是,可是,秋菊姐……”小蛮不知道说什么好。
  所有人都不知道说什么,杀人的理由有千万种,从情感上来说,没人可以判断是对是错,即使包拯把人推到牢里,但是他仅仅只能从法律判断。
  记得当初陈赫对木兰说的
  “哎,你既看懂了四幅画,为何不想办法让他们漏出马脚呢,现在宋辽再次和谈,三年的时间怨恨,不管哪个朝廷都不会放过他们,他们日后的日子都不比你直接杀了他们来的自在。”
  【逻辑为废,第一案完结】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