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我拒绝

双天合璧15

 第二天陈赫醒来,跟往常不一样,大包没睡在他房间,厅里也没有人。
  “人都去哪了?”
  “陈赫公子,大包昨晚被人打晕了,现在人都在他房里。”木兰正好看见陈赫瞎转便开口告诉了他。
  “他房间?他不是一直住我那的吗?”
  “他之前一直住厨房旁边那个房间。”
  “哦,那我去找他。”
  被打了,走在路上的陈赫想起了原剧情,时间久了他都忘记还有这一茬了。大包要下线,包拯要恢复记忆了。不过真正算起来因为包拯也有大包的记忆,所以大包也不算下线,只是完全的大包或者完全的包拯要回来了。
  他不禁暗感叹聪明绝顶的包拯是什么样,跟电视一样吗?在这里待久了他知道这里存在的是真正的人,是会疼会饿会说话的人,他不能把这里当做3D版的电视剧,而一切终究和电视剧不同。
  “陈赫公子,你怎么这样!大包受伤了你还笑的出来。”小蛮看见陈赫还在乐悠悠的样子,心中直为大包不平“大包昨晚为你酗酒,今天你看他受这么重的伤,一点都不为他担心吗?”
  “额……他会醒来的。”
  说真的小蛮是冤枉了陈赫,第一陈赫不是乐悠悠的,第二他也担心包拯,第三他知道包拯会醒来而且会没事,所以跟她们比他只是少了一份对未知担忧。
  “大包当然会醒过来,难不成还指望他醒不过来了。”小蛮对于陈赫这句不咸不淡的话越发生气“大包平时那么照顾你,你心是铁打的吗?”
  “额……”因为从一开始摆错了态度,陈赫觉得现在是说多错多,另外也不知道小蛮姑娘今天为什么火气那么大,所以他乖乖闭嘴。“我去找展少侠吧,他也许有办法让他早点醒。”
  看陈赫跨出门,夏桑忍不住开口“小蛮,你今天火气怎么这么大,人家陈赫公子又没做错什么,你干嘛老针对他。”
  “我就是看不惯他那副旁观者的样子!”
  自从他来了,大包就变了,昨天甚至为了他大醉一场。说实话这样的大包让他陌生,不喜欢,他认识的大包不该这个样子。
  “什么旁观者不旁观者,”春桃不明白,“也许在他们当中我们才是旁观者。”
  关于旁观者是谁,根本没法深究,场面瞬间陷入寂静。几个人知道自己待这没用就各做各的事去了,只剩小蛮一个人守在大包身边哭。
  过了一会儿展昭带着大夫过来,大夫给大包把了把脉,也没好消息和坏消息,就说也许一会醒过来,也许永远醒不过来。
  这个消息说了也等于废话,这让容易悲观的姑娘哭的更伤心。
  因为陈赫之前在小蛮面前讨了个没趣,现在他也不好进去安慰人,看着时间不多,便把展昭叫出回去保护公孙策,毕竟现在他才是被刀架在脖子上的人。
  双喜镇的人该走的也走的差不多,左右无事他也去街上再看看放心。
  到了街上果然已经空无一人了,之前各种小商小贩卖不少好吃的,现在鬼影都没了。
  战争总是残酷的,虽然他不生活在战争年代,但是也是泡在抗战片长大的青少年,他能理解流离失所的痛苦。这些痛苦都将压在大包一个人身上,不过当事人还在昏迷。
  走到县衙门口,里面的衙役已经急得团团转,眼看辽兵就要进城,而他们只能手足无措。
  “陈赫公子,怎么样,大包醒过来了吗?”大捕头认识陈赫,知道他是跟大包一起的,看见他激动的不行。
  在他们看来,若说大包是救星,那么陈赫就是救星身边的大福星了。
  “没醒过来,不过应该快了,最迟明后天吧。”
  “可是辽兵就要进城了,这个怎么办啊!”大捕头快哭了,仿佛感觉死到临头。
  “没事,”陈赫拍着他的肩膀,认真的安慰着他,“别急,仗是打不起来的,会有人赶过来。”
  “真的吗?”大捕头不确定,“你怎么知道?”
  “额……”陈赫无奈,他总不能说他看过剧情吧,又或者说他能预知未来,那不鬼扯吗。“你别管我怎么知道,我不也在这没走,要死一起死行了吧!”
  “对,要死一起死!”一群捕快突然振奋起来,高亢的仿佛只听见他最后一句胡说八道的话。
  “好了,相信我没事的,你们既然闲着没事,不去去看看城里人是否都躲好了,让他们藏严实点。”
  “嗯嗯好的。”大捕头点头答应,不过他又好奇“不是说打不起来吗,为什么还要去躲起来?”
  “因为主角总是姗姗来迟。”
  
  
  跟他们告别,陈赫溜了一圈,又回到风月楼。
  再来到包拯房间,小蛮已经不在,之前听前厅一群人紧张的布置什么,他好不好瞎参活,就想到了这里。
  看着大包那紧皱的眉头,估计他又在昏迷中回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
  电脑死机都需要很长时间的重启,何况人脑了,所以他也不去打扰,端着一杯茶静静地等着。
  看着天又快黑了,前厅又再度吵闹起来,不过并持续不了多久。英雄的到来总要一段紧张的前奏铺垫,但是前奏太长会喧宾夺主。
  “哎~你说你,”陈赫的注意力又放到了睡死了的大包身上“你开机重启时间太长了吧。我都陪你大半天,屁股都坐麻了。”
  大包并没有反应。
  陈赫继续碎碎念,“庞统带兵,耶律俊才也带着兵,他们两个打起来会是两败俱伤吧。世界都等着你去拯救呢,你说你躺在这好意思吗?”
  大包继续没发应。
  “听说这个庞统年轻有为,又是镇边大将军,曾以七十二精兵击退以前辽兵一千先锋,关键人长的应该不赖,毕竟……”
  “毕竟什么?”
  “毕竟是。”毕竟是何中华老师演的,不过后半句话没说出口,他惊讶的发现原本躺在床上的人已经做起来了。
  “毕竟什么,赫赫。”
  “毕竟你醒来是吧,哈哈”沉着声音的大包更应该说包拯让他有点心虚,赶紧转移了话题。
  “你……没事吧?”陈赫倒了一杯水,端到包拯面前“你……记起来了?”
  “嗯,记起来了。”包拯点头。
  “那就好,”陈赫松了一口气,开玩笑的指着前厅说“那就好,世界等你拯救呢,少年郎!”
“……”
陈赫企图缓和一下气氛,不过好像气氛变得更尴尬了。
包拯无奈的叹息,揉了一下陈赫的头“我很快就会回来,”
陈赫:“……”说的好像他不会去一样。这下轮到他无语了,呆坐在床上思考这是在干嘛。

  “你希望的我都回去做!”包拯走到门口,又再度回头看着陈赫“就像你喜欢包拯,包拯就会回来。”
  陈赫弄得更莫名其妙“什么乱七八糟的,说的好像大包不是包拯一样。”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