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我拒绝

双天合璧12【包拯X陈赫】

还在沉睡的陈赫,如果告诉他,他醒来将会面对遥遥无期的中药,他保证他宁愿一直深睡在有美食的梦中不醒来。
  不过醒不来是不可能的,睡了整整6个时辰,劳累全没了,他感觉整个人都爽了,不过爽是瞬间的,噩梦马上就来。
 大包推门,将提前烧好的柚子水端进来,“赫赫,起来了,给你烧了柚子水,洗洗澡去去霉气。”
  “去霉气,你还信这个。”陈赫之前拍戏知道确实有这种说法,不过他们天天跟死人大交道的也信这个。
  “不信,但是还是希望你不要再进去了。”
  陈赫洗完澡之后,大包又端了很多早点过来,看着这些精致的早点顿时胃口打开,可是一同端上来的还有一碗苦哈哈黑漆漆的东西?他顿时脸垮下来“这是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个?”
  大包解释“这个是那个公孙什么的给你开的药,他给你把脉说你腰不好要调理。”
  腰现在又不疼,平时注意点就好,干嘛要吃中药,陈赫憋着嘴拒绝,“不要,拿走,我好的很。”中药闻着都反味,别说喝了,看都不想看。
  “赫赫,你说过生病就要吃药,不然不会好的。”
  陈赫“……”
  这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那时候公孙策给大包开药,他不吃,自己就是这么劝他的,如今套路到自己身上了。
  不过没关系,他还有下一招“行,我吃,吃过饭我就吃,空腹不能喝药对吧。”
  大包见陈赫这么听话,连连点头,“对的,赫赫真聪明,这都知道。药现在很烫,你先吃饭,吃完饭就凉了。”
  “行,我会吃的,”陈赫认真的盯着大包的双眼看着他,“你去忙,待会过来收碗。”
  大包似乎信服,正好苟吉祥来找公孙策说又发现具尸骸让他去看看,他答应过公孙策要查出凶手。
  “那我走了,你要是无聊就去街上逛逛。”大包想等陈赫吃完再出门,但是他怕待会陈赫要跟他一起,乱葬岗这种地方还是不适合陈赫去。大包跟陈赫认识这么久,他发现陈赫有个习惯就是正在吃东西的时候别人说什么他都无所谓,但是一旦吃完就由着好奇心哪都跑。他要趁着陈赫没问他去哪前赶紧走。
  “嗯嗯,去忙吧。”陈赫咬着包子,开始心不在焉。
  看着大包出门,等了一会儿,他站起看看四周有没有适合倒药的地方,他当然知道大包聪明,观察东西细致入微,为了不被发现,必定要找个合适的地方。
  “对了赫赫!”大包快走出门了,想到有事没叮嘱陈赫,赶忙走回来。
  而此时的陈赫正半含着包子盯着后门那条小河出神,大包的身音让他心虚的包子没拿稳,掉在地上。
  “你搞什么,”陈赫望着大包责怪到“我正在想案子,你突然的吓我一跳。”大学里演员的必修课之一就是临时反应,而最好的遮掩就是半真半假。
  大包感觉有点怪怪的,但是没细想,“哦,对不起,我想提醒你上街别买寒性食物,公孙什么的说你不能吃寒性食物。”
  “嗯,知道了,对了……”陈赫继续证明他再想案子,他建议道“你们可以去查查彩蝶以前跟什么人来往,最好三年以前的。”
  “我会告诉那公孙什么的,待会药凉了记得吃药。”说完大包走了。
  这次是真的走了,陈赫为了确保大包不再突然回来,他特地盯着门口盯了半天。
  “为了倒一次药我容易吗!”走在大街上,他拿着手里装着米酒的竹筒,陈赫不免为自己的智慧鼓掌。
  确定大包出门之后,他拿出以前买的竹筒,将药倒进竹筒,为了不显刻意,他在碗底留了点“喝”不掉的残留,又在下巴对着桌子的位子滴了两滴渍迹,然后到探查好的小河那把药倒掉,竹筒洗净,为了不让竹筒不留药的味道,又特地去打了点米酒掩盖,一切是那么天衣无缝。
  陈赫这厢玩的开心,再看大包那边,大包正听着公孙策的尸检结果。
  “是具骸骨,根据牙齿判断大概有3到40岁,头顶有六个小孔,应该是死亡原因。”
  “这个应该是三四年前得案子了,应该与本案无关。”公孙策绝的多看无意便走了,可是大包记得陈赫之前提醒他的,“无关吗?有这么巧吗?”
  官服驿站发现自然不是放尸骸的地方,所以把骨头埋到乱葬岗的事就交给了苟吉祥,苟吉祥为了偷懒,用几个包子收买大包让他去帮忙。
  挖坑的时候,苟吉祥跟大包抱怨自己命苦,聊着就说到了三年前马兵偷了两千两和谈金逃之夭夭,留下老婆孩子顶罪。
  苟吉祥嘴里没有个把门的,那天去牢里探望陈赫的时候大包就觉得苟吉祥知道些什么,这下苟吉祥又说到了三年前,这下过来帮忙也算值得,他顺着苟吉祥的话往后套“太卑鄙了,这种人不抓起来天理不容呢!”
  “比这黑的还有呢!”苟吉祥继续愤愤不平“你看他儿子傻兮兮的,还有人替他儿子背黑锅呢。”
  “背什么黑锅?”
  “不不不,干活干活”苟吉祥知道又说了不该说的赶紧打住,“干完活,我们俩个下盘棋,一两银子一局。”
  大包知道也问不下去了,就继续那锄头刨坑“赫赫说不能赌博。”
  “这不叫赌博,只是互相娱乐。”
  “那也不行,下不过。”
  “我让你九个子行不?”
  “那也不,谁不知道你棋艺精湛!”大包继续拒绝,他身上本就没什么钱,还要给陈赫买包子的。
  苟吉祥觉得想坑点钱不容易,傻大包一点都不傻,他继续说“不准,不准,三年前,我一输就是五百两!”
  “你哪里五百两?”按照苟吉祥那点薪水几辈子也不可能有,而且又是三年前。
  “啊呀。你甭问了,干活干活。”苟吉祥都想扇自己几个大耳光,老是说错话。
  大包干完活,灰土土的,他知道陈赫爱干净,另外这身上沾的东西都是乱葬岗带来的,他担心陈赫害怕,所以没有直接去找陈赫。
  看着天又要黑下来,他就让小蛮去端了点吃给他,顺带收拾剩余的碗筷,自己就去烧水洗澡。
  洗好之后,他准备去找陈赫,赫赫胆子小,自从客栈死人,他也就一直陪着他。在他路过木兰房间的时候,见公孙策正慌里慌张的关门,他过去看怎么回事,公孙策尴尬的解释木兰在洗澡。
  “淫贼!”
  公孙策对自己的新外号欲哭无泪。“我不是故意的好吧!”
  “怎么了?”陈赫无聊出来转转,正好听见这边吵吵闹闹。
  大包见陈赫过来,立马把人挡在身后,“淫贼,他偷看木兰姐洗澡,你小心点。”
  “我说了我不是故意的。”公孙策红着脸强调。
  陈赫知道木兰身份,也知道公孙策青春期懵懂,为了公孙策好,他郑重的拍了一下公孙策肩膀,“没事,大家都懂,虽然木兰不是花木兰。”
  “懂什么阿!”公孙策不满。
  “没什么。”陈赫扬长而去,“今天天气不错,去亭中赏月也不错。”
  “我也要去!”大包跑着跟在陈赫后面。
  看着大包走了,公孙策和展昭也跟了上去,花前月下一起聊聊案情也不错。
  “咚~”一个巨大的身音从彩蝶房里传出,看来月是赏不了。
  陈赫感叹,这么多事,以后还要不要跟他们一起走呢,
  这次死的是苟吉祥,脑袋秃顶被压在棋盘上,棋盘上的落子是彩蝶第二幅画里的。
  “这凶手又是谁?”陈赫不接,按照原剧情是木兰,但是自从第一次阻止了木兰之后他也表示不会杀人了,另外每一次出现死人的时候他都盯着木兰,木兰根本没机会动手。
  初步判断是被绳子勒死的,嘴里还塞了一大堆黑白棋子。
  公孙策用竹镊子夹出他喉咙里的东西的时候,大包闻到他嘴里散发出的桂花的味道,陈赫有点受不了这个场面就跟大包打声招呼先回了屋子。
  第二天大概中午的时候,大包就拉着陈赫到一家叫和平楼的地方说今天大淫贼请吃饭 。
  陈赫到的时候公孙策和展昭正好也到,大包一下点了五碗桂花翅,两碗放到陈赫面前,其他几个一人一碗。
  “赫赫,吃不够再点,反正大淫贼有钱,我们这是为民除害。”
  陈赫心里默默为公孙策点个蜡,碰到变傻了的兄弟也是份罪。不过这桂花翅的味道确实不错,寻思着多吃点待会他把账买了就是,反正有钱任性。
  吃饭期间,大包亮出公孙策三品大员的身份,然后问出苟吉祥确实在这吃过桂花翅,而且还点了什么鲍鱼海参,整整吃了二十多两银子,最关键的大言不惭的说他有钱,别说二十两,两百,两千两黄金都有。
  又说到三年前他赌输的五百两,这次掌柜的还是个目击证人。
  这个陈赫知道,昨晚苟吉祥死的时候,他趁机到木兰房间问问清楚,苟吉祥下午的时候碰到他在乱葬岗吊唁彩蝶,威胁他拿出一千两银子,否则就泄露他的身份。
  因为陈赫的关系,木兰现在也不怕识破身份,所以自然也没搭理他,就这么死了,他也意外的很。
  事情一下子又绕到了三年前,记得昨天苟吉祥来找他的时候,在彩蝶房里闹了一阵子,说的也是三年前彩蝶死前还找过他,求过他。
  三年前究竟有什么猫腻,马兵监守自盗一案,公孙策觉得有必再去看一看。
  听着要到阴森恐怖的乱坟岗,大包自然不愿让陈赫去,便打发陈赫回去喝药。不过自己到了乱坟岗也害怕的抱着公孙策,不肯前行,展昭无奈,把人扒开,推着他前行。
  公孙策威胁“你要在这样,我就回去告诉陈赫公子。”
  大包无奈的嘟嘴,“坏人,告状!”
  “你看,公孙大哥!”展昭指着眼前的墓。
  公孙策发现地上有祭品残留的痕迹,墓碑也很干净,常常被人洗刷。
  “马兵回来过?”大包怀疑?
  然后他们又发现昨天他们埋那具无人尸骨坟前也有刚刚被祭拜留下的祭品。
  谁会祭拜这个无人骨?有一个疑问涌上他们心头。
  “走,我们去看看马兵是不是真的回来过。”而知道马兵是否回来过得地方就是马兵他们一家三口住的地方。
  那间屋子是在河边,四周虽然杂草丛生,看似荒无人烟,但是屋子里干干净净,地上还有未干的茶渣。
  “你们是谁啊?”这时正好有个老大娘路过。
  而正巧这个老大娘也认识马兵一家,说他们一家都很善良,和谈金被盗,马兵失踪,马回峰娘俩常常被考打审问,最关键的一点说吴氏生的漂亮,儿子也是难得的美少年,唇红齿白,皮肤水嫩,比姑娘还漂亮。

(这里更正一个错误,原电视剧里苟吉祥是叫万吉祥,我打错了,因为不是主角名,叫什么也无所谓,已经发出去了,我懒得改了。)
预告,明天兄弟江湖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