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我拒绝

康八之三国乱世番外篇

  三国乱世番外篇
胤祯定国号为斯,定年号为永安。永安五年,六月,有一辆从草原马车开始朝北行驶。
“八哥,我们真的要回去吗?”胤禟看着胤祀。
胤祀朝北方望了一眼,“五年了,该回去看看了。”
其实他三年前就想回去,可是走到皇城脚下,他还是怯懦了。事情发生这么多,他也许还没有想明白。又过了一年,他们走到草原,在广袤的草原上,他真真的看透了很多,想透了很多。
佛曰:一切众生,从无始来,迷己以物,多年来何曾不是被前世所惑心,而忘了本心。
三年前,他们无意中游荡到了一个小村庄,遇见了一个教书了老熟人。从攻打魏国开始,他就再也没见过叶祈。也许是冥冥之中更有注定,叶祈开始对他说了他到康熙身边的故事。
那年康熙在村庄找到他,并带走了他,他本以为自己的真的骗过了康熙,可是没曾想从一开始他就知道他不是他。
他在康熙身边,想要的信息应有尽有,传递更是畅通无阻,一切顺的他自己都有点怀疑.
“其实刚开始顺的我以为是这张脸的缘故,直到后来我逃走的时候才发现……”叶祈开始解释。
刚到康熙身边,那边的人并不信他,胤禟那边传书要的消息根本得不到。不过乱世就一个好处,只要有本事就能受人尊重。康熙有意无意的把他带在身边,他也接受胤祀的指示,立了不少战功。服他的人也越来越多,他知道的消息也越来越多,同样他传递出去的消息也越来越多。
怎么说呢,好几万兵的判降是胤祀拿下魏的关键,另外从叶祈那得到的内乱消息和防御布局,才让他轻轻松松的登顶。
有一次康熙多喝了几杯,朦胧中叫了他一声祀儿,可是转瞬之后又说,“不对,你不是祀儿。”
那时候叶祈知道了他知道自己不是那人,可是既然知道自己不是那人,为什么还要把自己留在身边呢?
为了他的任务,为了他的妻子和孩子,他选择了失忆.
一切都像没发生过,他继续呆在康熙身边,而康熙也继续把消息传递给他。直到蜀汉那边将要军临城下,胤禟发出的最后一只信鸽是让他撤离,他忍不住还是推开了康熙的门。
看着康熙拿着当初和他见面时的簪子沉思,他有点想就这么静悄悄的离开,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开口“将军,我来跟你告辞。”
康熙抬头看看他,点头 “他给你的任务完了,你是该走了。”
“将军知道?”他有点惊讶,但是转而一想,知道是肯定的,“将军何时知道的?”
“我从来不会认错他,虽然你很像,像到几乎是一个人。”
“那将军为何还把我带在身边。”现在已经没有必要装傻,所以叶祈直接把一直想问的问题问出。
“因为你是他派来的。”
当初在那个小村庄第一眼见到叶祈他是恍惚了,但是看到他头上戴的那个簪子时他知道他不是那人。他记得他听胤禛说过胤祀来世平凡忘记一切,而此刻眼前的一切有是那么的吻合,吻合的让他想不相信叶祈就是胤祀都难。
一切事过头而必有妖,谁又能打造出这一切?他想到了最了解胤祀的胤禟,但是胤禟做着一切又是为了什么。
他将叶祈带在身边,派人盯着他的一举一动,跟着他发出的飞鸽,一路跟到了一个商铺。胤禟做生意有个习惯就是联名,他的每个地方都会有带有他的标志。于是顺着胤禟他又一路查到了蜀中的皇宫。而皇宫里唯一跟胤禟联系的就是那位痴傻的阿斗。
他有个冲动是直接到胤祀面前,跟他相认,但是他没有去做,或者说没法去做。胤祀既然能把叶祈派到他身边,肯定知道他的身份,而他不想认自己,自己去了又怎么样呢?
他把叶祈留在了身边,叶祈传递出的消息他从来不阻止。他猜到胤祀想打下这个天下,可是凭着蜀国的财势如何能行?
行军打仗这么多年,他干了一件最蠢得决定,他跟曹丕建议放养军队,曹丕当然不同意,军心不齐,放养的军队很容易叛变。
说的也是,但凡领过军领过仗的将军都知道这不可能,哪怕他说的天花乱坠。现在司马家已经是他说话,曹爽家的心也不在打仗方面,其他没什么阻力了,所以他决定让魏换一个不会打仗的皇帝上台。
他把心腹插到放养的军队里面领军,为了让胤祀好收服更让他们在蜀军身边晃荡。听说孙柽刮了大批的国库逃跑,他又偷偷把消息放给胤禟,让胤禟的眼线去查。
知道胤祀又盯着曹爽,等到魏国大乱,他收缩势力让曹爽膨胀,等他爆炸。
  直到胤祀带兵到了城门下,他才彻底放手,
  只要你要的,我都给你。
  听完叶祈的话,胤禩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这样的结局是算他赢了,还是输了?当初布置叶祈只不过是为了转移视线,那时候很多人都在找到包括康熙,他想着既然你要找,我便给你个。
  脑袋里乱七八糟的回忆浮现,他想的太多,想到最后他打算回去问个明白。
  
  
  康熙上一辈子都在算计,怀疑,后来它后悔了,他失去了最重要的人。这一辈子上天又给了他一个机会,所以他要挽回,他为他用尽了一切。本也是真心,所以上天对真心给力回报,但是末了在真心上又添了一笔算计,这一笔算计的代价又是两年。
  从之前他知道胤禩是谁开始,他就改变了自己的计划,一心为他筹措,直到五年前胤禩带兵攻入城下,他知道他多年的付出有了结果。
  他自认为他不是那种默默无闻,无私奉献的人,所以最后一天他等着叶祈上门, 他将他们的故事告诉叶祈,同时也给了他新的任务。
  三年前他打探到 胤禩的路线,也安排了这一场偶遇,当他在皇宫等待属于他的果实的时候,白鸽出卖了他。
  听了叶祈说的,胤禩是一路快马赶到的京城,就在城郊的时候,一个白鸽飞到胤瑭手上,胤禟认得那个白鸽,是他当年和叶祈联络用的白鸽。
  白鸽腿上的字条写的是“你让我说的我已经说了,八爷也在回京的路上,该让我走了。
  可以想象胤禩知道这又是康熙算计时候,他脸会黑成什么样,当场让胤禟掉头离开。所谓百密一疏,胤禟平时无聊爱饲弄白鸽,每次白鸽到他手上他都会好好喂养一番再放走。白鸽有了习惯,所以到了京城他自然的是飞到他手上。
  永安五年七月七日他再踏到了京城,这一次他想明白了,三年前知道康熙又算计他,他真的很生气,但是不可否认这一切也是他为他做的。
  进了城门,这一次有个心急的人早已赶来。吃过一次亏,他不想再有第二次。
  “都说牛郎织女千里相会,既然禩儿千里赶来,那我也不能辜负了。”
  “牛郎织女鹊桥相会只在一夜。”
  “天上一天,地下百年,这次无论你到哪我都不会放手。”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