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我拒绝

双天合璧9【包拯X陈赫】

说来也是速度,陈赫看到展昭和一个蒙面人对打,他知道公孙策下午就让展昭和辽军和谈,而他们也想出了用扮成西夏人刺杀公孙策的方式去引王海霸上勾。
  陈赫赶上时正好看见现场打斗,打斗真的很精彩,没有阿基米德翘板、没有威亚、没有绿布、没有慢动作、一切都是真刀真枪你来我往打出来的真功夫,若不是场景不大适合,陈赫感觉自己真的要忍不住拍手叫好。
  作为一个专业演员,陈赫只能死掐着自己的肉用疼痛将内心泛滥的激动克制住,跟着现场环境努力让自己表现出害怕和担忧。
  很快,赶来的大包看着陈赫惊吓的模样,还不犹豫的挡在他面前,直接拉起他的手一遍遍的安慰着他说,“别怕,我保护你!”。
 
  原谅陈赫很不厚道的再想他的演技是不是可以去拿奥斯卡了,他真的不忍心待会真相大白时看到傻大白心碎的样子。
  不对,陈赫又想到按照逻辑性要求他们排编的故事合理的应该是黑衣人先刺杀,然后被追杀。刺杀是第一幕,打斗是第二幕,而这个第一幕的主角应该在第一幕哭公孙策的丧,怎么有时间赶到他这来了。
  陈赫问向大包:“你怎么到这来了?你不是去找公孙策了吗?”
  大包回答:“我看你没来,就出来找你了。”
  陈赫:“……”好吧,他明白了,因为大包出来找他,然后就缺席了第一幕。
  “哎,”陈赫深叹了一口气,依依不舍的告别了后面赶来的官兵用长矛打斗的场景,趁着没结束之前赶紧带大包露个脸。
  赶到公孙策的房里,公孙策被好多人围着,他胸口的血迹已经散开成一大片,脸色也苍白的吓人。
  看着包拯他虚弱的向他招手,有气无力的说“包拯,你来了。”
  大包也快步的上前握住他的手,“我来了,你好多血阿,怎么办。”
  陈赫看着大包一边说怎么办,一边无助的看向自己,他只能跟着无声的摇摇头。旁边的几个姑娘也开始掉眼泪,啜泣的声音瞬间充满了整个房间。
  公孙策:“包拯,你记起我了吗?”
  大包:“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公孙策:“那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
  大包:“我不知道,其实我挺讨厌你的,可是看见你这个样子我特别难受,比我自己还难受,我不想让你死。”
  公孙策:“包拯,你知道吗,只要你能恢复记忆,我死不算什么。
  大包:“不要,不要,”
  公孙策:“我就是不愿意看到你像现在这样活着,你是包拯,你不可以这样。”
  大包:“不要,我不要你死,你要我记起什么,我就记起什么,你要我吃药,我就吃药,你要我不吃大包我就不吃大包,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你不要死。”
  公孙策:“好了,包拯,谢谢,谢谢你。”
  话说完公孙策闭上了眼,陈赫记得自己昨天跟公孙策建议刺激刺激大包,但是没想到玩这么大,他都佩服公孙策的演技,这才是影帝级的人物,自己弱爆了。
  大包失魂落魄的走到陈赫身边,低着头就搭在了陈赫的肩膀上,陈赫感觉大包都快把自己衣服哭湿了,不忍心的把人抱住,安慰到“没事,没事,待会就好。待会就好。”然后对躺在床上的人喊,“再不过去那边都结束了,让人等就不好了吧,”
  躺在床上的公孙策估摸着展昭要把人捉到了,他知道审案也需要攻克犯人的心里防线,一般在犯人落败那一刻给个痛击,绝了犯人的希望,犯人就会乖乖招供。所以公孙策也没继续等下去,在众目睽睽之下做起了身穿上靴子下了床。人恢复了精神,脸恢复了红晕,唇也不惨白了。
  公孙策走过陈赫的身边,陈赫忍不住吐槽,“就这样欺负一个傻子,太过分了吧!”
  公孙策不以为然,“不是你说要刺激他的吗?”
  陈赫简直无语“刺激也要看人的好吧,你还不如冲他后脑勺一棍子,指不定明天就恢复了。”他说的是真话,后面快结束时,是有人给他一棍子,然后包拯上线的。
  “骗子!”大包大声的控诉这公孙策的行为,可惜公孙策没有理他,急匆匆的赶到展昭身边。
  人已经被擒住,几个棍子交叉的叉住王海霸的脖子和腿。王海霸的说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地痞恶霸而已,而公孙策解释了他身上皇字印纹的由来。借用大包吃永昌包,咬了一口变成水日包,皇字也就是西夏明理堂的部首。
  卖国是死罪,杀人也是死罪,王海霸失口否认了他杀人,也就是说人不是他杀的。
  公孙策让人把王海霸押到天牢,某种意义上默认了人是他杀的,外面百姓觉得事情结束了仗可以不用打,正欢庆的点起烟火,而包拯则认为公孙策是个诬陷他人的坏人、恶人。
  按照现实来说,其实陈赫是站在公孙策这边。公孙策身上背着几十万人的性命,反正这个王海霸是要死的,左右多背一条又何妨。
  展昭觉得有些事是非黑白很难说的清,他向往的是江湖豪情,自然不齿栽赃陷害这一套,他知道他敬重的公孙策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他也能知道公孙策最后的决定。
  公孙策想清楚之后他再找到了包拯,陈赫小蛮也一同坐在门槛上,场面静的可怕,每一个人似乎都在思考着重要的人生。
  陈赫大概能猜的到,小蛮想的是若大包真的是包拯那么她以后的路又该怎么走;公孙策想的是以前的包拯会让他怎么做,他内心的飘忽需要包拯来稳定;包拯耿耿于怀的还是公孙策的默认。
  每一个人的价值观不同,他也不想去劝说谁,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坚持。他来到的这个地方是现实,不是电视剧。剧情可能按照原来的走,可能已经有了突变。也许明天那个耶律将军会再给他们三天的时间查案,也许后天他们连安榻的地方都没有。又或者明天公孙策没有去找耶律将军王海霸顶了杀人的罪,事情平息,也许后来耶律发现杀人凶手不是王海霸,大动干戈呢?
  “好了,你们慢慢思考人生吧,我还是睡我的觉去吧。”陈赫开口打破了平静,想到头来他觉得自己还是适合做个局外人。
  走到公孙策身边,他拍拍公孙策的肩膀“祝你明天好运。”
  公孙策抱拳说了一句,“多谢”然后也跟着回屋了。
  剩下的大包看着天空可望而不可即的月光,他一改往日的傻气认真的问“小蛮姐姐,你说如何留住一个不属于这儿的人?”
  小蛮想了想回答“属于不属于欠的是一个归属心,有了这颗心便就有了归属感,有了归属感,不属于这儿的人就能留下。”
  

评论(4)

热度(26)

  1. 阔别我听见我拒绝 转载了此文字
    好看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