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我拒绝

双天合璧6包拯X陈赫

  二日早,公孙策一如既往的早起看书写字,而展昭也一如既往的闻鸡起舞。
  突然,“阿~”一声大叫传到他们耳朵里,听着这股身音,一股不详的预感涌上他们心头。他们追寻着声音来到萧军的房间,进门一看,果然还是出事了。
  吓傻了的春桃姑娘,一手颤抖的指向床头,一手拿着绢帕捂着眼睛实在不敢再看。
  只见书架旁的一个硬榻上,萧军两手垂直,一把匕首穿过一幅画卷刺到他的胸膛,脸色已经发青发白,嘴脸残留一道血痕。
  公孙策上前试试鼻息,沉默的摇摇头,身体已经冰冷,死亡时间估计在三四个时辰前了。
  从匕首的刺人角度来看,垂直直入胸膛,匕首上残留一点泥沙让公孙策很好奇。他想到了昨晚,偷入房间那画的那个奇怪的人。
  昨天他似乎好像别有深意的提醒自己画有蹊跷,可是他想了一个晚上,都没有想明白这画里还有什么其他含义。
  凶手会是他吗,可是他直觉又感觉不是,虽然与那人是初见,但是一双眼告诉他,他不会是杀人犯。
  没过一会儿,双喜镇的县令,大辽的将军,还有在场的风月楼里的老板,其他三朵花,小蛮姑娘,木兰也纷纷赶来。
  因为昨晚的鬼魂闹剧,让几个姑娘害怕的抱成一团,嘴里直嚷嚷着“彩蝶姑娘的鬼魂回来了,”。昏庸的县令看着紧锁的大门、密闭的门窗,抓耳挠腮的也跟着怀疑,“难道是鬼魂杀人?”
  在没有结论之前,公孙策还是专注的观察着现场的细节,对他们的说法不以置评。
  而在场的辽军大将不干了,他们堂堂的南院大王死在了大宋土地上,最后以鬼魂杀人为结论实在可笑。
  耶律俊才在自报家门之后便放出恐吓,“若你们在两天之内找不到杀人凶手,给不出一个满意的答案,驻扎在北城之北三十里的五千精兵,便血洗这双喜镇。”说完便气势凌凌的离开。
  待人走远,公孙策这才抬头,这么大的动静让所有人都过来了,昨天那位又去了哪?虽然他不会是杀人凶手但是他肯定知道些什么。
  “昨天那位短发的公子住哪里的,怎么没见到他?”他朝小蛮问去。
  小蛮在大脑里搜罗,符合公孙策说的条件的只有一人,“你说陈赫陈公子阿?他喜欢熬夜,睡的死,一般到晌午才起。”
  “带我去他房间看看。”
  众人鱼贯而出,公孙策弄不明白,带个路为什么所有人都喜欢跟着,他们很闲吗?
  
  去陈赫房间的距离并不远,当然也够公孙策多问两句。“这位陈赫陈公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经过两天的相处,其他人也都了解了陈赫,虽然他行为有些怪异,到相处也十分融洽。
  知道公孙策对他的怀疑,纷纷好说到。
  春跳先抢着说“这位陈公子虽然没来几天,但是个很好很聪明的人。”
  夏桑跟着连连点头,“他为人十分大方,喜欢吃东西,经常上街买各种吃食回来带我们一起吃。”
  “他礼貌风趣,从来不嫌弃任何人,时常做一手好菜,带我们姐妹们一起吃。”秋菊边说边感觉有点馋了。
  “他一来,我们的傻大包喜欢粘着他,”冬梅也补充到“他一点都不嫌弃,他还经常给我们傻大包又送衣服又送鞋的。”
  “傻大包是谁?”听到他们说的,公孙策大致了解到了陈赫是个有风度、比较慷慨,与谁都处的来的那种人。不过也是,想起昨天晚上那场尴尬,也能看的出他们所言不虚。
  说到昨晚他又想到了那个突然闯进门,直接拉走陈赫连脸都没看清的人。于是他又问“就是昨晚带走陈公子的那人?”
  按照他破案多年的经验来看,昨晚萧军调戏陈赫未遂,那位大包气不过把人杀了,这个杀人动机也成立。
  “傻大包阿,”秋菊感叹着开始回忆“两年前,一帮商人在崖低救了昏迷的他。那群人路过我们店时,我们老板见到,觉得可怜就顺道收留了他。人一直昏迷,三四天才醒,醒来之后发现人是傻的。因为爱吃包子,我们叫他傻大包。”
  “傻子吗?”公孙策心想,虽然萧军是怎么被杀死的公孙策还没看出来,但是能布置这么一个杀人迷局,绝对不是一个傻子能干的出来的。这个傻子还有那个陈赫究竟是何方神圣,看来还必须好好见一见的。
  来到房门口,门敲了好几下都没有动静,展昭担心出个什么事,又是一掌,破门而入。
  公孙策是最先进的门,看到里面的场景之后,他一个反手就把展昭的眼蒙起来。其他几位姑娘也尖叫的拿手捂着眼,但是偷偷张开指缝观看。
  床上两个人,一同穿了白色的半袖衫,短亵裤。四条腿两黑两白的交缠在一起。
  陈赫侧着身,面朝着他们,一手放在自己的腰上,一手搭在另一个人的腰上,脸埋了进他的胸膛,另一个则面朝着墙里,一只手从身下穿过搂着陈赫的肩膀,一手从上面则紧抱着他的脑袋。
  “好亮阿。”陈赫迷迷糊糊的开始嘟囔,门大开,强光进了门,陈赫被光弄得很不舒服,身体下意识的挪动,眼睛躲避着阳光,脸进一步朝大包身上贴过去。
  陈赫的动作弄醒了床上另外一个人。他轻轻拍拍陈赫的背,小声的安抚,“没事,你继续睡。”
  然后扭过头对屋里站着的几个人,扔出两个字,“出去!”声音不大,但是气势吓人。
  众人下意识的开始服从命令,轻声轻步的退出房间,关上房门。
  等出了房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
  “刚刚那个是傻大包吗?我没看清?”小蛮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
  夏桑也是傻的“应该不是吧。”
  其他几位也纷纷点点,“不是,不是,我们看错了,大包哪有那气势。”
  小蛮觉得不对,“可是那个样子是大包,没错吧?”
  “也许是双胞胎兄弟?”冬梅借口到。好吧,这没人信。
  而同时公孙策也觉得自己眼花了,刚刚他为什么看到了包拯?
  全程被蒙着脸的展昭,茫然的问“发生什么事了,我们不是来问案的吗?”
  
  

评论(9)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