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我拒绝

双天合璧4包拯X陈赫

    七月半,鬼节,说句实在话,他对这个真的没有什么概念。在他的认知里差不多就是和清明节差不多,纪念先祖。不过清明节是国家法定节假日,七月半似乎没有,虽然他的清明节从来没放过假。
  同样不理解的是,为什么要向鬼许愿,按照一般鬼片的套路这种东西不应该是少招惹的吗?  
  看着他们拿西瓜皮刻的笑脸,陈赫在意的还是那些红色的甜甜的西瓜囊去哪了?说来自从夏天到了到现在他还没正正经经的吃过西瓜。 
   “为什么鬼节要放灯呢?”按照剧情的套路,大包问出了他也想问的话。 
   “傻大包,”小蛮柔情的喊了一声,“以前呢,每逢鬼节的时候,百鬼都会从地府出来,我们在今天许愿呢,就是让百鬼帮助我们,达成我们的愿望。知道了吗?”  
  大包则傻傻的嗯了一声。
  以前呢,陈赫并不喜欢这段,所以看的时候直接跳过去,但是今天这个现场直播还是让他寒毛直竖。
  接着每位姑娘都许出了自己的愿望,陈赫知道不用到以后,过段时间他们其中有些人的人愿望会实现,有些人则会失望,有些人的愿望实现了也不会快乐。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明知道很多事很可笑,但是融入到这个环境里的时候,还是不自觉的跟着去做。
  如果许愿能实现的话,他也想许,他想和超哥一起喝酒,想和晨妈一起锻炼,想和凯子一起吃饭,想和baby,小鹿一起打游戏,想和祖蓝一起唱歌。他想兄弟们,他想回到属于他的地方。
  “给,你也想许愿吧,我做了一个大的给你!”大包拿了两个刻着笑脸的喜欢大喜欢灯,献宝一样给了一个给陈赫。
  陈赫说不感动是假的,这个地方也就大包给他一丝温暖。
  大包和他一人拿着一个大西瓜灯被众人簇拥到河边,在众人的目光下,他小心的把灯放到河里。“我希望能早日回家。”
  然后就剩大包,大包依旧暖心,“我希望众位姐姐的愿望都能实现。我也希望陈赫能开心的留在这儿。”
  陈赫“……”
  众人“……”
  好吧,陈赫在想他能把刚刚的感动收回去,并且打他一顿吗,虽然他下不了手。
  “臭大包,怎么说话的!”小蛮跳起来要揪大包的耳朵“人家是希望早点回去。你许愿让他留下。”
  大包看着小蛮一下撺掇到陈赫身边,边躲边说,“我希望他能留下来嘛!”
  陈赫无奈,伸手拦下了要打过来的小蛮,同时他也在思考这个理由能不能让他忍住不生气。
  “好了,回去吧。”说完也不等众人反应就往回走,后面被落下的大包三步并作两步赶上陈赫,拉着陈赫的手撒娇。“我们一起回去。”
  春桃:”自从这个陈赫来了,大包怎么就变成条尾巴连上去了?”
  夏桑看看二人黏在一起的背影,“我也觉得是的。”
  秋菊掏出帕子擦擦额头,开玩笑说“你说这个大包是不是真的看上这个少年了?”
  冬梅摇摇头,“不可能吧,这个少年昨日还说他喜欢包拯呢!”
  “别瞎说了,这根本不可能!”小蛮则有点生气,“臭大包也不等我。”说完也朝着大包跑过去。
  剩下四人齐齐摇头叹息,“可怜的人吶~”
  回到风月楼,几个人带着在摊边买的黑晶石手镯,大包想给陈赫带上一个,陈赫死都不要,拼命挣扎。
  好不容易挣脱了,他一不留神撞上了来店的客人——“公孙策”
  看着这个“公孙策”,陈赫实在心疼赵阳老师版本的公孙策,虽然自恋,但是实打实的美男子,哪像眼前这个癞蛤蟆版本的。
  黑有几般黑,问君有多黑;汗水似墨水,放屁如柴烟。
  “西施病若柳,东施也效颦,东西如何就,脸皮全分明”这是薛之谦给他做的一手打油诗,陈赫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
  “你这人什么意思!”跟着一起过来的王兄就要拍桌子起跳。
  陈赫当然不怕他,“什么意思,字面意思。”
  “小兄弟,你说我是假的公孙策,你可有证据?”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陈赫只想呵呵,“我不说了吗,脸皮全分明!”
  两边都是客,风月楼的老板自然都得罪不起,眼示意众人赶紧劝和,但是“公孙策”貌似不依“好,既然你这样说了就别怪我,我出几道谜题,你若答得出来我就认你的聪明,你若答不出来,你就要给我磕头认错!”
  陈赫有点无语,想着自己要是他赶紧就坡下驴了,自己脸皮厚,找死也没办法。
  “我估计你那题三岁小孩都答得出!”
  公孙策恼火,“别说大话,你先答出来再说!”
  陈赫就见“公孙策”装模作样的将扇子一合,手摆后背,有模有样的走到中间对他说“有一农夫从家到田中需要一个时辰,为什么从农田回家需要两个半时辰?”
  果然是这种小学生的脑筋急转弯,他感觉回答他的问题都有点掉价。当然他也直接把感觉说出来了“回答你这个问题,我都觉得侮辱我的学识,我感觉还是让傻大包回答你好了。”
  “你!”“公孙策”被这么羞辱,气的话都说不出。
  “你什么你!”陈赫打断他“大包子你答!”
  大包连忙点头“好的,很简单的,其实就是一样的。”
  众人对于大包自然不放心,“你别瞎说,两个半时辰和一个时辰能一样吗?陈赫公子还是你答吧!”
  大包对于众人的不信任很是不满,不过看着陈赫泰然自若的望着他,他好心的解释,“一样就是一样嘛,两个半个时辰不就是一个时辰。”
  众人恍然大悟,公孙策脸上则有些挂不住“我再问你一题,看你还答不答的出来!”
  大包走到他跟前,“既然你是大宋第一聪明人,不如我考考你吧!”
  公孙策有点不干,此时陈赫赶紧使出激将法,“大包就是个傻子,你不会连傻子的题都答不出来吧,大宋第一聪明人?”
  “好!”公孙策咬牙,“你问!”
  “婴儿喝的什么奶?”
  “他娘的奶。”
  “牛喝的什么奶?”
  “牛奶。”
  “傻阿”陈赫抬头鄙视他一眼,“牛喝的是水。”
  “白鹤为什么缩着一条腿睡觉?”大包继续问。
  “为什么?”
  “哈哈”大包笑了,“还真是傻,因为两条腿都随着会倒。”
  “公孙公子”跟着一起来的王兄急了,“你不会真是假的吧,连个傻子都比不过!”
  “公孙策“连忙心虚的摇头,“不是……不是……再来!”
  “什么人见死不救?”大包继续问。
  “公孙策”答“没良心的人!”
  陈赫再插刀,“是死人阿,笨蛋!”
  “你个骗子!”这时候王兄也挂不住脸了,“给我滚!”说着就把人丢出门。
  骗子轰走了,众人都夸陈赫还有大包聪明,陈赫倒觉得无所谓,大包哪怕是傻大包,他也是包拯的包。
  傻大包则有点洋洋得意,缠着陈赫要夸奖。
  陈赫无奈,“行,行,你很聪明,你比大宋第一人都要聪明。”
  别人会觉得他说的夸张,但是陈赫知道,天下第一聪明人可不就比大宋第一聪明人聪明。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