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我拒绝

【双天合璧3】包拯x陈赫

    “你醒啦,头还疼不疼,小蛮姐姐打的好重~”
  陈赫就看到包拯,不,现在应该叫傻大包。就看到他端了一一盆水进来,铜盆,边上搭了一个毛巾,估计应该是给自己打的洗脸水。
  本应该这时的他应该是感激涕零,但是作为一个有点点洁癖的人,昨天的画面实在太过惊悚。作为观众的他可以在屏幕外笑笑,但是作为主角之一,去身临其境,他实在消受不起。
  “我给你了打了水,你洗洗脸起来吃饭。”
  “这个…还是…不要了吧…”陈赫有点为难。
  “你放心,干净的。”聪明的大包再一次猜出陈赫心里的嫌弃,“盆和布子都是我早上到街上新买的,而且给你打水前我还洗了好几次手!”说着为了怕陈赫不信,举起双手还正反两年转转给他看。
  陈赫看到傻大包的双手手有点红肿,手心手背都有分布不均的破皮,他突然想到了一部电视剧的画面,一个傻子娶了一个很美丽的媳妇,傻子一天玩耍回家,双手已经漆黑。美丽的媳妇看到后很生气,让他去把手洗干净,傻子不知道程度什么是干净,他只能不停的洗,不停的搓,手搓红了都不知道停。
  这个画面跟眼前的是不是一样?
  陈赫想到之前自己对傻大包的嫌弃,一种愧疚感油然而生。他曾跟邓超吐槽过那个傻气的大包。邓超对他说,这个大包是个大智若愚,心细温柔的人,多接触你会喜欢的。
  “多谢了。还有昨天吓到你了,不好意思。”
  “没关系,大包不怕吓得。”
  陈赫在看看手表已经十一点多了,算算他已经一天多没吃饭,肚子确实饿的厉害。刚准备问他这里有没有吃的时候,大包已经从怀里掏出两个包子递给他。
  “小蛮姐姐早上刚蒸的包子,很好吃,我特地留给你的。”
  陈赫这次没有嫌弃,感谢地拿起来就吃,当然他不是没有洁癖了,而是细心的大包用一块很白净的布包着。
  包拯最爱吃的食物,他也很好奇这个味道究竟怎么样。因为一直被大包放在怀里,还有点温热,虽然比不上刚出炉,但是有句话叫饿的时候食物最香。陈赫满足的咬了一大口,皮薄馅多,味道很纯正,比起以前吃的加了很多添加剂的东西来说,这种才是最好的。
  填饱了肚子,他今天还有一个超级重要的正事,就是当铺。对于身无分文的他若果不去当铺,真的没法活。
  当然了,人生地不熟的,带路首选的还是这个傻大包。
  “大包,”陈赫总感觉自己叫的这么别扭,“你能带我去一趟当铺吗?”
  “去当铺干嘛,”大包疑惑“你没钱吗,大包有,大包可以给你。”
  “你现在有什么钱。”不是陈赫瞧不起他,但是没变身的他确实没钱。
  “我有!”大包十分不服气的掏出两文钱给他。
  “?”陈赫茫然,这是什么意思?
  “我可以给你钱买包子吃,你不用当东西的。”
  说完还特地摆出一副我很认真,我说的都是真的模样。
  这个模样成功逗笑了陈赫,他要能回去一定跟邓超说说,这个大包有多搞笑。
  他逗他“那你告诉我,你把这钱给我了,你拿什么买包子?”
  大包继续很认真的说“我可以不买包子。”
  哈哈哈哈!陈赫忍不住很不厚道的笑出了声。
  “行了,你这两文钱还不够我吃一顿的,陪不陪我去当铺,不陪的话我就自己去。”时间不早,他不能在跟他继续闹。
  “去,我去还不行嘛,”大包嘴嘟的老高。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但是也见过猪跑,陈赫没典当过东西,但是他不是傻子好嘛。
  他拿出奖杯,当铺老板说能给他八十两!这算什么一百块都不给我吗?
  奖杯上面的小金马都不止八十两!
  最关键的是旁边的傻子还一直再说“好多钱,好多钱。”
  他记得大包变身成包拯是被谁敲了一棍子,他能现在就敲吗。
  “老板,你看我像他吗?”陈赫指指身旁一直在闹腾的大包。
  老板不解,“客官是这大包什么人,亲戚吗?但是实在不像。”
  “不像你还把我当傻子,”陈赫很生气“我能拿出这个东西来,我不知道他的价是吧!”
  好吧,其实他确实不太清楚这个价,但是演戏谁不会演,他的本职。
  金子不重大概十两,下面底座琉璃的,更不值钱。琉璃是人造水晶,二氧化铅在一千摄氏度的高温下制作的。不过按照,这个时代的技术水平应该很没这本事吧,琉璃价相当高。
  “你要这么没诚意,我就换一家。”
  当铺掌柜知道自己是走眼了,看着他穿的奇奇怪怪,有是跟这个傻大包一起来的,所以也没当回事。“客官,客官别生气,我叫人备点点心茶水,咱们里面聊?”
  陈赫点头,这才是当铺的正确打开方式。
  “客官觉得要当多少钱?”掌柜的问。这是当铺又一压价的方式,先让顾客开口,然后从他的价格上压。一般顾客开的口,往往比他们开的口还低一点。
  然而他打错算盘了,陈赫并不知道价,所以他也不开口。拿起桌上放的桂花糕开吃,吃着的同时,抬头对掌柜说,“桂花糕不错,可以多上几盘。”
  当然他也不会忘记正紧紧抱着他奖杯的大包,“你抱那么紧干嘛,别人又抢不了,吃两块。”说完还特地get了一下掌柜的“你说是吧,掌柜的。”
  掌柜的心虚的点点头“是…是…”心里暗自打量陈赫,这人究竟从哪来的,是真不一般还是装腔作势,他们开当铺,形形色色的人碰到不少,有时候还真吃不准。
  “五百两?”掌柜的试探性报了一个数字。
  陈赫没睬他。
  “一千两?”
  陈赫继续没睬他。
  现代的网络小说,太过浮夸,里面的女主男主,出门喝杯茶打赏小二都是以千两为单位的计算,银票数字也就是作者多按两下的事。一部古装剧,他也了演出男主拿到钱时真实的感受,所以他特地查过古代的银子与现代的人民币真实换算。
  有一篇他觉得写的不错,以粮食做换算一千两大概是六百六十万,这么算的话其实对普通人来说也不少。但是他不知道他会待在这里多久,如果是一辈子,他又要买房,又要生活的,是不是差一点。
  最重要的,这里也是某种意义上也是小说,记得有一集庞统给小蛮买一个簪子就是六十五两,那一千两也就是十五个簪子,这是不是太少了?
  “二千两,”不能在多了。
  老板期盼的看着陈赫,这下陈赫不再哑巴,但也不是好话,“既然老板这也没诚意,那我就走了。”
  说着站起身拉着大包准备出去。
 
  “客官别走,”老板急了,“最后一口价,”三千两不能再多了。”陈赫看老板满头虚汗的模样,他知道也就这个价了。
  说来他也赚了,这个奖杯吧,就上面金子值钱,大概十万。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陈赫换了一百两的碎银子,把剩下的两千九百两银票揣到怀里。
  “客官,银票你自己收了,那东西?”
  陈赫就见傻大包在那死死的抱住奖杯不撒手,再被陈赫狠狠地瞪了一眼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放手。
  “不止。”大包出了门还在抱怨。
  陈赫知道他是再说奖杯,但是想想,有些事要适可而止,他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
  记得他拍建军大业饰演斯励,黄埔军校毕业,北伐军独立师兼党代表,为了演好他那份与自己格格不入的气质,下了不少苦功夫,想不到这里也能用的到。他这后,他第一次发现演员到这里也不是没用。
  “差不多就够了,这个给你,算多谢你陪我来了。”陈赫拿出那块金币给他,这也算完璧归赵,不管他能不能回去,跟大包相识一场也是有缘。
  最重要的如果回不去,以后日子无聊了是不是可以跟着他一起去当神探,好歹是中华五千年中神级人物。
  “我不要。”大包拒绝。
  对于大包的拒绝,陈赫没有问为什么,几次下来他知道一个瞪眼比什么都管用!
  “收就收了嘛,瞪我干嘛!”
  “……”陈赫有点无语,给你金子你还心不甘情不愿怎么回事。
  “这块金子不能给任何人。想到风月楼里面的五朵花他有点不放心的叮嘱到
 大包老实的保证 “一定,一定不给任何人。”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