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我拒绝

兄弟江湖9鹿赫

  陈赫给的几本心法,让鹿晗受益匪浅,他从未见过如此心法,有点像佛家的佛法,又有点像道家的修真,还像阴阳家的五行之术。心法源于自然,溶于自然。
  记得曾有一次他向宝强师伯赞叹少林心法的时候,宝强对他说,“这有什么,你师傅有几本心法才是世间之最,他那本心法集百家之长,年少时与友人四处游历时所创,超哥问他借,他都不愿。 
  鹿晗估计这几本就是宝强师伯说的那个心法。
  他真的很开心,他的赫哥还是一如既往的对他好。
  五岁那年他的父亲带回来了一个大哥哥,父亲让自己叫他陈叔,他不同意,说这是把他叫老了,他才不要跟他父亲同辈,拉着自己让喊赫哥。
  迫于从小的教养,他只能乖乖的叫。
  他听见自己叫的赫哥,得意的快跳起来。父亲觉得叫哥差了辈分,有点不妥。于是损他,“你要小晗叫你赫哥的话,你就要叫我鹿伯伯了。”
  父亲本以为他会不干,哪曾想这个赫哥张口就来,“鹿伯伯好。”
  刚开始他不喜欢这个赫哥,因为父亲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一天到晚就跟这个赫哥练武,根本没顾自己。
  他很生气,但是没办法,他娘说过,父亲是个武痴,一生就想创个天下第一的武学。
  有一天,他父亲外出,这个赫哥没有跟着去,就留在了自己家。
  父亲走的第一天,他就跟自己抱怨,“你这父亲简直入魔了,练武都没得休,累死了。”还说以后要自己别学父亲,不然没姑娘喜欢。
  他那时候不懂什么叫喜欢,只能茫然的点点头。
  父亲走的第二天,他就拖着自己上了集市,他以前从来没有上过集市。第一次他见识到什么叫糖葫芦,什么叫冰糕,混沌。他也第一次见识到这个赫哥多能吃!从开市到闭市就没停过,跟着赫哥吃的他,严重怀疑自己会不会撑到肚子疼。
  父亲走的第三天,他闲着无事又来找自己,昨天在市集里买的玩具,他一个个的带着自己玩。
  父亲走的第四天,娘说自己不能再玩了,要好好学知识。他便拿起书本开始教自己认字,拿起毛笔握着自己的手教写字。
  自己在书房呆多久他便呆多久,他不明白为什么他这么一个爱闹的人愿意陪着自己。
  父亲走的第五天,自己偷听到他苦口婆心的劝我娘,让我劳逸结合。我娘同意了。于是在无课的时候,他就带我到野外玩,第一次我吃到了他亲手做的叫花鸡。
  父亲走的第六天,第七天,第八天,直到第一个月,他都一如既往的陪着自己学习,陪着自己玩。
  父亲走的第四十二天,自己不知道为何染上了天花,大夫说天花传染很严重,要注意不让人接触。
  父亲走的第四十三,四十四,四十五天,他一直陪在自己身边,每次自己睁眼,都能看到他对自己笑。
  父亲走的第四十六天,自己又偷听到大夫说自己的病又严重了,碰过的东西都要烧掉。自己那天真的很怕娘说要把他烧掉。
  父亲走的第四十七天夜,不知道他跟我娘说了什么,就看他骑马离开,连道别都没说一声。那时候自己躲在被子里哭了,他也害怕我的病跑走了吗?
  父亲走的第四十八天,他离开的第一天,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度过的,反正很难熬。
  父亲走的第四十九天夜,天已经很黑,自己一直睡不着,夜很安静,安静的很可怕。这种可怕没持续多久就听到了马蹄声,自己趴在窗前看到他回来了,透过堂前的光我看到,他还是那身衣服。
  追随着他的身影,一直到他走到屋里,自己赶紧扒到门缝偷看。
  他拿了两粒糖果子一样的东西给他娘,他娘看到后哭了。直到他跟杨颖学草药他才听说,很多年前,陈赫连夜骑马找他拿了一粒治天花的药的同时还抢了她一粒百露丹,那粒百露丹在他七岁的时候她娘给她吃了。
  父亲走的第五十天他的病好了,看着他揉了自己的头发,他对自己说,“小鹿阿,你这样可不行,身体太差了,日后要跟你赫哥学武。”
  学武?因为父亲的原因,他娘从来不不让自己学,估计他又要让他失望了。
  父亲走的第五十一天,他娘对他说,“要学武日后就跟你赫哥好好学。”
  父亲走的第五十二天他跟赫哥每日活动就多了一项,习武。
  父亲走的不知道多少天,父亲回来了。他第一次讨厌父亲回来,父亲回来是不是他就不会陪自己了。
  父亲回来的第一天他跟自己说,“今天不能陪你了”
  父亲回来的第二天,也是如此。
  父亲回来的第三天,依旧如此。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第七天,直到第十天,他在习字的时候,赫哥突然从窗户里跳进来,抱着他运起轻功就跑。
  第一次他觉得在天上看风景原来是这么精彩,他把自己带到一个深林,再一次他跟自己抱怨“你父亲太疯了。”
  后来他告诉自己天天带着自己跑也不是个办法。其实他想说他不介意,他喜欢跟他独处的时间。
  父亲回来的第十五天傍晚就看着他跟父亲两个鼻青脸肿的回来,把他娘吓个半死,也就是从那天后,他虽然不能继续陪他读书,但是有时间陪他习武。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久很久,直到三年后他的离开。
  他离开的第一年,因为他的叮嘱他父亲开始教他武功。
  他离开的第二年,他依旧跟父亲学武。
  他离开的第三年,父亲继续外出游历,不过这一次带上来他跟他娘。
  他离开的第四年,他走遍了不少地方,但是从没见过他的身影。
  他离开的第五年,他们一家突然被追杀,父亲带着他四处跑。
  他离开的第六年,父亲死了,他回来了,就见他抱着自己哭,一遍遍的他跟自己道歉,他来晚了,来晚了……
  父亲逝世的第一个月,他带着自己跟他娘回到了那个家,他们初次见面的那个家。
  父亲逝世的第二个月,他虽然很忙碌,但是还是隔三差五的回来一趟。
  父亲逝世的第三个月,他看到我更加发奋的学武,他很担心,其实我想告诉他不用担心,他只是不想哪一天他也会永久的离开自己。
  父亲死的第四个月,太给自己吃了颗丹药,从此他的记忆就在没有过去。
  空白时间的第一个月,他接受这种空白的自己。
  空白时间的第二个月,他开始跟她娘相依为命。
  空白时间的第三个月,他发现总有人会不断的寄各种东西给他们,他们所需的东西从来不缺。
  空白时间的第四个月,他问她娘这人究竟是谁,她娘没有回答,只是哭了。
  空白时间的第一年,他脑袋里装了新的记忆。
  空白时间的第二年,他十三岁,她娘病死了。死前她娘抓着她的叮嘱他三件事。
  第一,去浙江拜师学艺。
  第二,查清父亲真正的死因,为父亲报仇。
  第三,如果自己哪天记起一切,请解开那人的心结,告诉他一切都不关他的事。
  
  上次杨颖师姑给他解了这毒,他的记忆慢慢回来。当他记起所有事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是开心,开心到哭,原来他不是一个人,有一个人一直陪在他身边,没离开过。
  
  
  人一天有三个时间点会纠结一个问题,那就是吃什么?然而此时的小鹿却不一样,到了午膳时间,他想的虽然同样也是是关于吃,但想的是确不是自己,他想的是赫哥中午吃了吗?他要不要在溜下前给他做饭?
  说行动就行动,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就突然看见他师傅拎了不少东西上来。
  “傻狍子,知道给我做饭,不知道给自己带点吃的。”
  “所以师傅是给我送吃的来了吗?”鹿晗兴奋的问到。
  然而陈赫很不解风情的说,“你想多了,这是我自己的。你是我弟子,我的午膳还是要你准备。”
  “嗯,日后徒儿一辈子都给赫哥做!”鹿晗抑制不住脸上的笑,他感觉他的嘴脸都能咧到耳后根。
  鹿晗用捡来的干棍子,还有石头搭了一个简单的锅炉。然后拿出他之前做的石锅给他和赫哥做了三菜一汤。
  “赫哥,以后你每天都来用膳吗,那会不会很累?要不我下去给你做。”吃饭的时候小鹿看着陈赫问。
  陈赫美美的喝了一口汤,脸上无比满足,当然满足的同时,也舍不掉那份傲娇,“你想的美,思过崖,偷爬下山已经是大过,你还想一天下去好几趟。兄弟堂规矩,关禁闭过程中,私自下前,轻着再发一年,重者,逐出师门!为师念你不知情,再罚你两个月。”
  “阿~”这算晴天霹雳吗?“师傅,那你用膳怎么办,天天上来吗?”
  “一天三餐,你还要我一天爬上爬下三次,你要累死我阿!”
雷继续劈。
  要是陈赫没回来以前,说真的哪怕在这里呆两年他都无所谓,但是如今陈赫回来了,若在这里呆两个月那如何是好!两个月的时间太长,能出不少可能性。
  “所以我会直接住在这里!”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