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我拒绝

【双天合璧】超赫,all赫

作者有话说:此文的灵感来源于写鹿赫的缘来是谁的作者大大,非常感谢@随心 
此文的Cp真正的应该见包拯x陈赫,副庞统x陈赫,本文标题应该是包赫,但是为了不让大家误会成包贝尔,我就只能写成超赫。
作为少年包青天三的忠实粉丝,我会尽量按照原电视剧走,剧情尽量不崩。
谢谢大家多多评价。
另外我手里坑不少,除了鹿赫的兄弟江湖,还有其他cp文,所以更的速度不会太快。我尽量保证一周两到三更。
(我知道我不该开太多坑,但是脑洞来了,我就控制不住我自己了,不发出来,我怕我以后又不写)


下面开文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忘了你,我一生中最牵挂的你。”
  “然后默默终老”
  “因为我是小蛮”
  “有空的时候想想我,我是大包。”
  “双喜镇,风月楼,大包”
  “我走了”
  “回去好好当你的皇后”
  “你最后留在我脑中的是个笑脸。”
  
  跟凤凰传奇在草原撕的一场名牌,月亮的线索让陈赫对少年包青天三的记忆又回来了,所以回家之后他决定在刷一遍少年包青天三。
  只是回忆一下,所以对他这个忙人来说快速刷一下就够了。
  结局的时候,他再一次感叹,这个包拯的结局还是太挫了。
  他还是喜欢那个天下第一聪明人版本的包拯,对于疯疯傻傻,实在累觉不爱。
  莎士比亚名句,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对于包拯这个角色,他自然有自己理解。别人说跟小蛮在一起疯疯傻傻的他才是最开心的包拯。他觉得包拯在破案过程中的专注,在说出答案时流出的忧伤才是最迷人的。
  
  谁能告诉我,
  有没有这样的笔。
  能画出一双双不流泪的眼睛,
  留的住世上一纵即逝的光阴。
  能让所有美丽,
  从此也不再凋零。
  如果是这样,我可以安慰自己
  在没有你的夜里,
  能够画出一些光明。
  ……
  不要怀疑,这不是看电视,他又一时兴起的改了手机铃。
这个铃声要是被兄弟们知道,绝对糗死。
  “喂?”
  “超哥什么事?”
  “出来吃饭。”
  “好的,马上到。”
  碰~~~
  陈赫感觉现在他的双眼不是已经瞎了,就是抽风了。他眼前看到的一切,只有做梦来的实际。
  红色的牌匾,书写着粉蓝的三个大字,大字外金色的流水纹框。
  匾下是紫色的珠串做成的短帘,三扇门大开,里面灯火通明,各种嘈杂不断传出。
  楼月风,好熟悉的名字。他最后的记忆停留在开车去应邓超得约。
  来来来,都下注了,你快点儿~一个姑娘的高音成功在一群笑闹声中脱颖而出。
  这是哪里?澳门新创意的赌场?陈赫不经怀疑。难道不知不觉跟超哥他们喝多了,断片儿断的被带到澳门来了。
  也不对啊,他们都是不赌博的人,再说按照酒量来说,要断片儿,也应该是邓超,轮不到他啊。
  被下药了?陈赫摇摇头赶紧清掉脑子里越来越不靠谱的猜测。
  党和国家教育我们实践出真知,陈赫作为一个爱国爱党的好少年,坚决服从党的领导。
  “不好意思,请问……”
  陈赫被眼前的风景吓得把后几个字吞回了肚子,为什么里面就五个人,不对六个,五个女侠,加一个小二。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刚刚那么多的声音都是她们发出的?
  还有为什么说是女侠呢,还记得侠客类电影里出现率极高的一个场景吗?为了把女主不拘小节和与众不同的一面体现出来,通常会安排一个赌博的场景。然后就见女主两胳膊撸起袖子,一脚踩着板凳,一手端着酒碗,一手往碗里掷骰子。而陈赫此刻眼前所显现的不就是了。或者说眼前的更恐怖,因为还有一个头戴大白花的正伸着双脚,可怜的小二含着包子低头拿布子给她洗。
  这味大吗?陈赫脑子里诡异得冒出这几个字。不对,陈赫赶紧把再一次走偏的脑神经跩回来。
  “不好意思,请问这是哪里?有打扰你们拍戏吗?”
  放下一片安静,陈赫就见五个女侠面面相觑,一脸迷茫,一脸惊恐。
  当然他此时也发现了一个问题,拍戏他打断了这半天为什么没有导演喊咔,为什么没有摄像师,收音师。
  “矣~这个人好奇怪啊~”陈赫就见小二站起身,拿下嘴里的包子,呆滞的看向他。如果没记错刚刚手碰过洗脚水的吧。
  小二拿手指指他的腰“好奇怪的衣服,”,拿手指指他的脸,“好奇怪的蒙脸面巾。”指指他的头“好好看的帽子。我拿我的跟你换好不好。”
  陈赫之前就一直警惕着小二的手,眼看手就要碰到自己,吓得赶紧出声叫停“不要碰我。”
  小二也被陈赫吓的后退好的几步,委屈的嘟囔着:“不碰就不碰,叫什么嘛,小气!”
  而小儿身后的几个女侠,也感觉陈赫架势不对,连忙小声道,“大包,快过来,快到这边来。”
  大包?好熟悉的名字,“等等”陈赫突然想到什么,脑袋再一次被刺激“你叫什么?”
  小二不解,怯怯懦懦的指指自己,眼睛睁睁的又看着他,询问他是否是问自己。
  “大⋯大⋯包,大包。”小二害怕的回答。
  “大包,大包,”陈赫跟着念着两遍,“卧槽!”他忍不住骂了一声娘,转头冲到门外,“楼月风,风月楼。”
  “搞什么,搞我啊!这不就是少年包青天三嘛!”
  他深探一口气,拿下面罩,在走回到客栈里面,与刚开的茫然相比,他现在又有点丧气和怒气。
  丧气是被吓的,怒气是被耍的!
  “好了,老邓头,别玩了,我承认我是喜欢包拯,但是不用给我这么大惊喜吧!”
  没人说话,陈赫看着那些人依旧蜷缩成一团,警惕的看着他。
 “好了,至于吗,”陈赫叹气一声,向前走了两步,“老邓头,你花这么大成本布置这里就为作弄我,有意思吗?信不信我回头跟俪姐告状。”陈赫威胁到。
  然而“邓超”还是无动于衷,一脸恐惧的看着自己。
  陈赫感叹邓超不愧是影帝,都到这个份上了还能演的那么真,真的他都要信他穿越时空来到这里。不对,这还不是时空。这是电视,就像他演的极品家丁。
  他又上山几步,看着众人赶忙退后,他彻底无奈了“几位老师是受超哥所托来的吧,难为你们陪着他一起玩。”说着朝几位礼貌的鞠一躬。
  众人还是没动,脸上还演绎了更深层次的迷茫。
  “非要我把摄像头找出来,你们才罢休是吧。”陈赫彻底要疯了,说着就动手准备去拐角找摄影机。
  然而众人的演绎还没停止,被他吓的更连连尖叫。
  碰~~~
  又一个身音从陈赫后脑勺传过了,陈赫似曾相识,“就是这个声音,晕晕的,麻麻的,我果然再做……”梦字还没说出来,人已经倒地。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