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我拒绝

福八结束篇

  中秋节是个合家欢的日子,然而这个日子对于胤禩来说确是个噩梦,看着慧妃摇曳着走到康熙面前,他的心都在抽搐,脸上的脸色难看的不易言表。
  “皇上,⋯⋯”慧妃的话全程让胤禩都无法听到耳机,知道康熙问他,“小八,你觉得如何?”
  他才勉强起身,依旧扯出那无表情的微笑“儿臣,全凭皇阿玛作主!”
  是的他能如何,他能顶着慧妃的嫌弃说不愿吗?她能高高兴兴的说我愿意吗?他没有选择,他的一切都做不了主。
  其他的兄弟也都是知道郭络罗氏的为人和家事。有的幸灾乐祸的笑称郎才女貌,有的忌惮着她家地位说皇阿玛三思。
  他都不知道他怎么回的阿哥所,一切都茫茫然,像是一场噩梦。
  今日的结果算幸运还是不幸运?他不知道。
  婚事是定下来了,但是皇上嫌郭络罗氏的年纪太小,决定在等个一年在大婚。
  胤䄉,胤禟知道自己的原因让八哥受了如此这遭,双眼哭的如核桃一般。
  胤禩只能不停的宽慰他们,没办法,这都是命。这个宽慰何尝不是提醒自己呢。
  
  时间过的也快,康熙二十三年三月葛尔丹来犯,皇帝决定御驾亲征,作为皇帝最重重的阿哥之一,他自然要跟去的。
  他知道,这场战争归来,他会被安上军功,然后得些赏赐,好一点的再封个贝勒,然后再“欢欢喜喜”的去迎娶这位地位尊贵的新娘。
  
  边境是福全的战场,但是康熙为了进一步剥夺福全手中的兵权,处处压制他的行动。然而康熙是个久居庙堂之人,他又如何能带的好兵,布的好阵。
  几场战争下来,算是灰头土脸,跟着的阿哥,大臣各个都夹着尾巴做事,深怕引火烧身。
  跟在康熙身边做事的胤禩也是如此,可是有时候火来了,想躲都躲不掉。
  为了不让自己首次的御驾亲征落得个惨败而归地民声,他只能把兵权还给福全。他当然也知道,这一还要收回恐怕再难有机会了。
  “禩儿,你也觉得朕不如你二伯吗?”
  胤禩被这话弄的胆战心惊,“皇阿玛为何这么说?”
  “你与你二伯关系素来要好,你二伯带兵神勇,可是朕好不容易亲征却输的如此狼狈。”
  其实答案很明显,但是胤禩知道他稍微答的不对就能送命。
  皇阿玛可知当然汉高祖也问候韩信一个问题,
  
汉王问:“以你之见,我能带多少兵?”韩信答:“你最多带十万。”汉王又问:“那么,你能带多少兵?”韩信答:“我多多益善,”
  汉王不悦,为何本王只能带十万,汉王答,大王带的是十万将帅之才,我带的是打战的兵。
  “皇阿玛自然也是如此,皇阿玛是天下之主,管的是天下事,领的是天下将,如何与二皇伯作比。”
  胤禩的答法成功说服了康熙,康熙笑了,“还是你深得朕心。”康熙答应赐他一个要求,若是合理便应了。
  胤禩想过让康熙取消婚约,但是这明显是不合理的范围,康熙圣旨以下,郭络家已经感恩的一塌糊涂,康熙如何能为他而失信。
  “皇阿玛,儿臣愿留在此地见识一番,他是也能更好的做皇阿玛手下的将才。”
  “你想带兵,这可不是你所长?”康熙不解
  “并非如此,儿臣只是想在这儿多留些时日,待战争结束,儿臣再回京城为皇阿玛分忧。”
  
  康熙最终同意了胤禩的所有,其实他也满希望胤禩能带兵打战的,若他能上战场,日后福全也会心甘情愿的把兵符给他吧。可惜他的惠妃的儿子中已经有一个带兵的了,若在多一个,日后胤礽地位难安。另外胤禩留在这,也能带回福全。
  
  看着康熙威武的仪仗队远去,胤禩知道他这个逃避现实的办法有多拙劣。这场仗不能打到永久,他也不能在这待到永久。
  “为什么想留在这。”福全又一次的看破了胤禩的伪装。
  “因为不想回去。”胤禩自从当年秋猎的时候,他便在也没在福全面前伪装,福全面前也是他唯一轻松的地方。
  “逃避解决不了问题。”
  “可是不逃也解决不了问题。”
  福全知道,作为康熙的儿子他是没有办法,当年若不是他的皇阿玛走的早,他又如何这般任性。
  “结婚也好,总不能恨我一样孤独终老吧。”说这话,福全心理有点隐隐的痛,就像当年良氏,回去之后,禩儿便不再属于他。
  “若能选择我愿陪在二伯身边一起孤独终老。”
  言者不是无意,听者也不是无心。
  去年冬猎,胤禩为了追寻乱跑的小九,一直走到的了深山里。不慎惊醒了冬眠的熊,饥肠辘辘的冬熊直接吓坏了胤禩,他用手里的箭去射杀,然而一般的箭对熊来说根本无用,在胤禩绝望的时候都全过来了。他像一个勇士一样,拿着手的剑与无谓的与熊搏斗,熊死了,他多少也受了伤。
  天黑,他们两个衣服湿透,根本没办法走回去。于是在熊洞里,他们裸着互相取暖,也就因为这样,让他们彼此懵的心,变得异常激烈。
  男儿都是血性动物,一夜的时光足够他们去消化。
  第二日早士兵找过来,他们默契的谁也没提,但是事情终究发生。
  “若我带你走,你愿跟我走吗?”福全终于把这半年来的冲动说出口。
  “若我能离开,我愿天涯海角的跟随。”
  
  跟葛尔丹地一战终有结束的一天,这场反败为胜的战让福全的名声再度享誉大清朝,人人赞之,人人颂之。
  没有比对,就没有差距。康熙让这场势均力敌的仗败了,福全让这场败仗又赢了,这件事在每个人的心里都心知肚明。
  康熙的地位再一次受到威胁。
  福全大胜,作为皇帝自然是要封赏的,然而福全已经赏无可赏,再上,就剩自己屁股底下的皇位。
  “这次大胜,你要什么,只要你开口我都给你。”康熙将人叫到御书房开口。
  福全跪下“臣弟别无所求,只求一人!”
  “良氏?她已经是你的皇嫂!”
  “不是,当初她选择你,臣弟已经放开。”
  “那是何人?”康熙奇怪到,何人值得他这般所求。
  “小八。”
  康熙惊愕的同时愤怒到“若朕不愿呢!”
  福全无动于衷,“皇上金口玉言!”
  “小八也是这般想法?”
  胤禩接到康熙传旨,他猜到该发生的事终究发生,他也明白在爱情里面不能只让一人付出,他也不能一直躲在别人的庇护下。
  “儿臣恳求皇阿玛答应!”
  “你就这般不愿做朕的儿子,朕何曾亏待过你,你就这般狼心狗肺!”胤禩没有回话,只是静静地看着。
  “你若不愿娶郭络罗家的朕明日就下旨取消!”
 “儿臣愿做二皇伯的儿子。”胤禩再一次强调。
  “皇上”福全拿出来最后的筹码“皇上一直忌惮臣弟手里的兵权,今日臣弟愿拿出所有兵权,包括王位,只换得他一人!”
  “你们……你们……”康熙无话了,他是喜爱胤禩,他是觉得胤禩合了他的心,但是在皇位面前,这些又是那么无关紧要。
  “罢了,如你所愿!”
  
  奉天呈喻,皇帝召曰,裕亲王,一生为国为民,至今膝下无子,朕甚感难安,特将膝下八子爱新觉罗胤禩,过继之,爱新觉罗胤禩即日搬离皇宫钦此。
  这封圣旨对胤禩和福全来说是他们的胜利,当小九小十找到他的时候,他开心的揉了揉二人的脑袋“别哭,八哥这是追求幸福去了!八哥永远是你们的八哥,八哥在宫外等你们。”
  等行李收拾好以后,等不及的一人早已在宫门等候多时,或者说接到圣旨那一刻就匆匆赶来等候。
  “你就这么为我放弃了兵权,你真的舍得?”
  “为你我愿放弃天下”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