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我拒绝

兄弟江湖5鹿赫

  二日早,鹿晗应着陈赫昨日的吩咐,早早的起床去叫李晨和邓超。
  回来之后将洗漱水端好,敲响陈赫的门。
  一如即往的陈赫发出恼火的起床气,“不要吵,再睡会。”
上次陈赫的再睡会让他一等就是五年,这次鹿晗不想再等。
  鹿晗端着水,直接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本应该是一个盖着被子,枕着枕头,斯斯文文的正常人睡姿。但是现实是一个上半身抱着被子,脸被被子一角捂住,估计是刚刚自己敲门吵得;下半身穿着半截的白色亵裤,露出两条大白腿蜷缩在外,真真的连孩童都不如。
  鹿晗不敢想象之前是不是一直都这样,但是他能保证日后绝不让他人叫师傅起床。
  “赫哥,待会李师伯,邓师伯就要过来,不能再睡了。”
  陈赫迷糊的拒绝着“不要,再睡会儿。”,说话同时有把被子往脸上拉了一些。
  鹿晗痴笑一声,没想到今天发现了他的赫哥有如此孩子气的一面。
  当然鹿晗也不敢再让陈赫接着睡,看着时间不早,他转身到脸盆那拧了个湿毛巾,“赫哥,醒醒,擦把脸,邓师伯他们真的快来了。”
  昏沉中的陈赫,感觉脸上一丝冰凉,眼缓缓睁开。
  这一睁开,着实让陈赫吓一跳,哪来的貌美如花的姑娘在给他擦脸!
  一瞬间吓的把瞌睡虫赶走了,跳的坐起来,坐起后糊涂虫也走了,恍然大悟,原来是小鹿。
  多年之后他把这个当作笑谈在说给小鹿听的时候,他的腰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鹿晗见陈赫已经醒了,便把手里的毛巾给了他“赫哥既然醒了就磨蹭了,邓师伯他们快过来了。”
  待陈赫洗漱完之后,来到厅里,看到鹿晗已经摆上了早饭,虽然是清粥小菜鸡蛋,但是昨天匆忙赶路,并没有吃什么,现在已经饥肠辘辘了。
 “哎呦,正好赶的巧了,还能蹭上早饭。”说曹操曹操到,邓超带着李晨走来。
  鹿晗知道陈赫有事对要说,便拿着碗准备离开。
  陈赫忙拦着他:“你吃你的就行。”
  “是啊,小鹿别管我们,你吃你的就好。”李晨手拍拍站起的小鹿,示意他继续吃。
  小鹿点头,便也不再客气,放下手中的碗对二人说,“二位师伯我去厨房给你们拿两个碗,早上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过来,便多煮了一点。”
  原本只是一说的邓超,听到既然够吃,也就不客气了。“行行,既然这样,我们就不客气了。”
  二人原本是打算到这听完陈赫要说的事,在一起去食堂用餐,现在既然有食欲送到面前,那还做什么矜持呢!
  
  “小鹿你做的比食堂好吃多了!”李晨喝了一口稀饭,由衷的赞叹。
  鹿晗谦虚的回答“只是一些粥,也没什么好不好的。”
  “你这粥不得了,加了不少好东西吧!”邓超顺势接话。
  一直埋头苦吃的陈赫终于发现一个问题,“小鹿这粥是你做的?”
  李晨“……”
  邓超白了一眼状况外的陈赫,心理有些心疼小鹿,早知道他当初顾及什么武当,直接把人抢了。“感情你吃了半天是谁做的也没搞清!你这便宜师傅当的可真便宜!”
  听到邓超的怪责,陈赫也不客气的回了句“要你管!”,转头又对鹿晗说,“不用这么麻烦,下次直接去饭厅拿就行了。”
  鹿晗无所谓的表示“饭厅离这太远,拿回来都凉了,东西都是现成的,做起来也不麻烦。”
  人比人 气死人,邓超想想自己费心费力收的徒弟是什么样的,再看人家甩手掌柜收的徒弟又是什么样的!当然有这想法的还有在座的李晨。
  说到做饭,李晨想到如今陈赫回来了,多一个就多了一个人的事。作为陈赫的晨妈,他也知道陈赫是有多懒。事情都压小鹿一人身上,怕是小鹿忙不过来,便问:“你们这需要人手吗?回头我找两人过来?”
  鹿晗刚想摇头拒绝,但是他发现他现在没拒绝的余地,不管答不答应都需要陈赫首肯。
  他目光期盼的看着陈赫,陈赫还没开口,邓超抢先到“这里就一个厨房,一个内堂,一个外堂,外加一个客厅,哪还有第三者插足的余地。”
  “那要不再扩建?”李晨再建议。
  “不用了,”这一次陈赫快速的开了口,“这样挺好,我挺喜欢。”
  “哪问你了,”李晨毫不留情的拍了一下陈赫后脑勺“我是怕小鹿一个人忙不过来!”
  鹿晗怕陈赫反悔,赶忙跟着摇头拒绝,“这地方就这么大,我一人忙的过来,再说弟子照顾师傅本就应该。”
  哎,邓超和李晨心中同时感叹真是师傅比师傅气死师傅,徒弟比徒弟,还是气死师傅。
  早膳用完之后,鹿晗依旧去了主堂练习剑法,陈赫也开始对二人说这五年发生的事。
  陈赫之所以在兄弟堂里不显露自己三堂主的身份,不是因为他想保持神秘感,而是因为他的另一个身份目标太大。
  自从在母亲胡小玲手里接下红楼的事物之后,他也就接下了他父亲的称号,他化名曾小贤,成了江湖上新的百晓生。
  五年前他收到红楼急召,也不知哪里出了乱子,朝廷突然发难,红楼名下不少饭庄,酒楼,花楼,米行,牙行,全被查了封。
  为了避免损失,他游走赶忙游走各地,将所有产业转移,改头换面。
  在他去各个省着手安排的同时,还遇到了朝廷广禁局的追杀,险些回不来。
  “那知道哪出了乱子吗?”邓超收起了平日里的嬉笑,板着脸,担忧的问。
  “查了,没查到究竟是谁,但是他对外的线路让我们给切断了。”
  李晨皱着眉“能查到线路总有个大致范围吧,红楼里防范的那么严密,谁能有这么大本事?”
  “不是红楼,红楼里留下的都是我妈心腹!”
  其实地点并不难猜,既能知道红楼的产业,也能知道陈赫的行踪的只有两个地方,既然排除了红楼,那也只有⋯⋯
  邓超有点不可置信“兄弟堂!这可能吗?”,但是看着陈赫煞白的脸,他知道他的猜测没错。
  三人陷入死一般的寂静,谁也不愿相信,但是有时侯事实就是这么难安。
 李晨的脸也跟着白下来,“陈赫,你老实告诉我们,你是不是知道是谁?”兄弟堂能是谁的范围并不大,而依陈赫的能力不可能花五年时间也查不出是谁。
  “晨哥,还记得我们那年的敦煌游吗?”
  提到敦煌游,李晨理所当然的想到了一个人,那次的出游让他们记忆深刻,然而就是深刻才不愿意相信陈赫所说。
  “会不会出了岔子,搞错了?”其实答案就在眼前,但是李晨还是焦急的期盼着一线希望。
  陈赫也想有一线希望,四年前他就猜到了这个答案,他也不想相信,他又花了一年时间找所有证据去证明不是他,那时候的他像疯狗一样,闻着蛛丝马迹就去查,然而所有线索都只有一个结果。
  于是他自己疯了,他也把那人逼疯了,在一路被围追堵截的情况下,差点丧命。当时郑恺看到他的模样,急的差点入魔,恨不得跟敌人来个同归于尽。
  接下来三年他一方面疗伤,一方面重新整顿红楼。
  “可是......可是........”李晨还想在说些什么,但是他发现他找不到可以说的。
  “好了,晨,你不要再说了”沉寂在一旁的邓超终于开口,“既然确定了,那就不能留。”他是兄弟堂的大家长,兄弟堂有他们所有兄弟的期盼,其他人都可以任性,唯独他不行。一切该有决断的时候他就要有个决断。
  关于留不得,三人又接着商量了小半天。
  鹿晗回来的时候,他就远远的就听见,李晨在那怒吼,“邓超,我们不能这样,他是我们一起走过来的兄弟。”
  邓超回吼到,“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们兄弟还包括其他五个!”
  当鹿晗赶忙冲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停了争吵,应该是邓超的那句话说服了大家。
  鹿晗看着自家师傅惨白的脸色,赶忙询问:“师傅,你没事吧!”
  陈赫有气无力的摆摆手,“我没事,你先下去。”
  邓超则站起,勉强的礼貌一笑“小鹿,你照顾好你师傅,我们先走了。”说完就直接大步离开。
  看着邓超的离开,李晨也撑起身子告辞。
  鹿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这么半天,三人的要了命似的。
  “赫哥,发生什么事了?”鹿晗担心的问,
  “不关你的事,以后不要问了。”
  
  
  
  
  
  
  

评论(9)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