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我拒绝

兄弟江湖【鹿赫】古风,He

走过的,路过的,打尖的,住店的,都不要错过,今天小老儿就给你们讲讲江湖的故事。
  要说江湖,自然离不开门派。五年前一本无物剑法,给江湖带来了一场腥风血雨。
  俗话说乱世出英雄,江湖的动乱让一批新秀崛起。新星门派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江湖开始了重新洗牌。
  大动荡之后,一些老的门派解散,存活下的不多,但实力雄厚,最为瞩目的自然是长沙的快乐家族。
  而新起的门派有一个如一匹黑马跨越而出,那就是奔跑吧,兄弟。
  兄弟堂一个有七个堂主,而这七个堂主有六个都早已闻名江湖。
  大堂主,邓超,武林大会多次被推举武林盟主,但因个性放荡不羁,不受拘束,拒绝受任。
  二堂主,李晨,路见不平 必拔刀相助,江湖人称李君子,力大如牛,身背一把厚铁宝剑,无人能敌。
  四堂主,郑恺,身手矫健,轻功天下无双,人送小猎豹。
  五堂主,王祖蓝,百变小生,千面郎君,面有千张却无人得识。
  六堂主,王宝强,少林俗家弟子,金钟罩,铁布衫,少林十八般武艺,般般精通。
  七堂主,杨颖,沉鱼落雁,闭月羞花,面容无双,医学也举世无双。
  六位堂主各有千秋,在武林各系中各占一位,但是就这三堂主,神秘莫测,无人知晓其姓名,容貌,武学。六位堂主对他也是保护有加,对他之事也从不泄露。对他身份江湖人有各种猜测,但是猜到现在,是男是女都弄不清。
  
 
  台上热热闹闹的讲着,台下的一位听客不满了, “什么叫是男是女都弄不清,我是标准的纯爷们好嘛!”
  “那我比你好点,我至少还是个小生。”王祖蓝看着愤愤的陈赫不免调侃到。
  老好人的晨妈,眼看陈赫就要跳起来,忙劝解,“好了,好了,这不说明你够神秘吗,你的隐藏很有效果不是吗。”
  然而陈赫并不买账,直直的开击道:“大侠你的厚铁宝剑呢!”
  “⋯⋯”
  李晨无奈,好心当做驴肝肺吗?“那玩意谁天天吃撑了背在身上。”
  “你啊!”王祖蓝,陈赫习惯性的接话。
  “……”
  这把剑的故事,对于李晨来说正儿八经的是抹酸心泪。
  当年他闯江湖,对人就说来打一架吧,而这打一架的后果就是他的剑三天两头的断,他三天两头跑铁匠铺,对铁匠一再要求剑身要重,要厚,要结实!
  等他第二十次跑到铁匠铺买剑的时候,铁匠拿出了一把“镇店之宝”,其实就是铺子里所有的铁溶了做出的一把重达两百斤的厚剑。虽然没了锋利,但是用来当锤子砸砸石头也是好的。
  当他欣欣然的背着剑找人打一架,他发现这个剑身的目标比本人还大,他出行,骑马压死马,骑牛累死牛。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这句话的含义没人比他更有体会。
  祖蓝和陈赫还在那叽叽喳喳的闹个没完,李晨听的头都疼,赶紧喝完杯里最后一口茶对二人说道。
  “好了,别贫了,赶紧回去,超哥那边已经开始招弟子了。”
  “每年好徒弟都给他抢走了,今年我一定要找个好的。”
  看着二人欲走的姿态,陈赫对二人白了一眼。不紧不慢的端起茶杯,边喝边对二人说“你们收弟类型都是不同的,有什么好抢的。”
  “我不管,今年我一定要把他看中的弟子抢到手。”祖蓝不甘的愤恨着。
 陈赫不想泼他冷水,但是为防止他呆会回去强拉人,还是提醒到“那些名门弟子在来之前就想好要拜的师傅,你抢不来也赶不走。”
  “话是这么说,但让人等着总归不好。”李晨劝说到
  而陈赫则一本正经的回复“那正好,显示他们诚心的时候到了。”
  “你就懒吧”,对于陈赫的言辞,李晨早已见怪不怪,他问陈赫“你今年还不收弟子?”
  陈赫挑着眉看了一眼李晨,“我这不是要保持神秘感嘛!”
  王祖蓝:“……”
  李晨无奈,看着陈赫实在不想动的模样,忍不住的叹了口气,“行吧,我很祖蓝先回,你在这慢慢吃。”
  陈赫点点头,目送二人离开。对于这般积极的收弟子,陈赫很是不解,一,他们不是老了需要传人;二,收了弟子还要教他们武功,费时费力,三,现在的弟子都不简单,若哪个惹出了事还要替他们收拾摊子,不安全。
  这般费时费力不讨好的事,为什么要积极去做呢!陈赫不明白。不过兄弟堂是靠收弟子赚钱赚名声的,他们积极点也好。
  日落西山,台上说书的也到了该说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的时候。
  陈赫解决完一桌子的事物,满足的打个饱嗝。
  “小二,我的两份桂花糕打包好了吗?”
  小二听到叫唤,赶忙将东西递到陈赫面前,陈赫给了定银子,便晃晃悠悠的离开。
  
  “为什么要把地址选在山上!”陈赫第一百零一次回家,第一百零一次抱怨道。
  暗里说习武之人对于爬山这种事根本不在话下,但是对于陈赫而言,一切费力的运动都是讨厌的。
  来到山门前,白天聚集的人已经散完,各自回各自的屋内歇息。
  此事天还没完全黑,但日头已经落下。
  “喂,你在这干嘛?”陈赫看到大门前一个少年直挺挺的跪在那,不免好奇的上前询问。
  少年冷酷的回答到“拜师”,自从邓超拒绝收他为徒之后,这是第二十个人问他了,
  选人应该是结束了才是,而少年跪在这自然是没被选上。陈赫看这个少年的身行,骨骼惊奇,有好的根基,是个练武的好材料。想着超哥他们眼没瞎吧,这种不是抢着要的?
  “你为何没被选上。”陈赫直接了当的问。
  少年回答“他们问我为何习武时,我说为父母报仇雪恨,血刃仇人。他们说我狞气太重,不适合习武。”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你习武是为了杀人?”
  陈赫不免摇头感叹,又是个耿直的少年。
  “是杀父仇人”少年正声道
  “然而对别人来说有区别吗?”陈赫缩着脖子惊奇道。
  鹿晗“……”
 见少年没有回答陈赫又问 “跪了多久?”
  少年答“五个时辰。”
  “有病……”
  陈赫嘟囔着同时拉着少年的胳膊在一旁台阶前坐下,“想来你也没吃饭吧!”
  少年怒视多管闲事的陈赫,挣扎的想回去接着跪,但是力气没别人大。
  “坐下,别动”陈赫带点警告的劝诫着少年,同时又问,“叫什么的名字?”
  少年不甘的回答:“鹿晗”
  听着这个名字的时候陈赫愣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鹿长生跟你什么关系?”
  少年疑惑的看着陈赫,“你认识家父?”外人都叫自己父亲一声鹿大侠,但是真正喊出自己父亲全名的除了他母亲外,只有眼前这个第三人。
  “阿,没什么,”陈赫没有回答少年,尴尬拿起一旁的糕点,拆开递到少年面前,“跪了一天,饿了吧,吃点东西。”
  少年没有接,虽然他的肚子已经在唱双响了,但是目的没达到,他睁圆了双眼,直直的盯着陈赫,以表达自己没有听到答案的不满。
  陈赫看着少年的模样,不免好笑,“你想入门拜师是吧!吃完了我告诉你怎么让他们收你。”
  听到陈赫这么说,少年开始大快朵颐。不知道眼前这人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总比毫无希望的好。
  少年边吃,陈赫在一旁闲着调侃,“你知道山林有种动物叫狍子吗?”
  少年点点头。
  “你阿,就是一个傻狍子。”
  鹿晗:“……”
  少年吞下口中食物,想对眼前人表达这个词的不满,但是话没开口就听那人接着说“你为父母报酬天经地义,没人会拦你,自然你想学武也是天经地义。兄弟堂的弟子很多都是江湖名门子孙,学成之后自然要下山振兴家业,所以兄弟堂有个规定,所有弟子学成之后一切行事与兄弟堂无关。”
  陈赫的话,鹿晗是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先入门学武,他日下山在寻报仇之事。可是某种意义上,这还算骗人吧!少年直接把心中想法说出来。“我若以其他借口入了门,本就不是我拜师的初衷,这算是欺骗。”
  “哎~”陈赫叹气一声,真是傻狍子一点都不假,“我且问你,他日你大仇得报想干嘛?”
  “重振我父亲的武学,完成我父亲遗愿。”
  “这就对了嘛,明日你再去拜师,你两者兼而有之的说,不要光挑前面的重点嘛!”
  鹿晗若有所思的点头,虽然还是不太明白
  “明日你说为父母报仇的时候可以不用手刃两个字,婉转一点,意思差不多就行。”陈赫不放心的再提点到。
  鹿晗再点头。
  有些事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框着名门正派的牌子,话就不能说那么直,大家都需要个台阶和借口,给了这个借口,那就你好,我好,大家好了!
  “行了,天也晚了,你就到我那歇息一晚,在这跪着也没人看,他们都不喜欢跪着这一套!”陈赫看着鹿晗吃的也差不多了,便拉着鹿晗起身。
  鹿晗一路跟着陈赫兜兜转转,终于来到一个宅子门前,算是小独立的一幢,路上也没见阻拦的人。
  “今儿你就在再见歇息。”陈赫指指外堂的床铺,“明早你再去拜师。”
  鹿晗点头应了,但是他发现一个问题,自从跟他搭话之后便被一路带着跑,却连对方名字都不知道。
  “你究竟是谁?”鹿晗心中的想法脱口而出。
  陈赫一时没反应过来,这才想起还没跟人自我介绍。“耳东陈,赤赤赫,叫我赫哥就好。”
  往往问你是谁分两种,一种是名字,一种是身份地位,然而陈赫显然忽略了第二种解释。
  “赫哥?”鹿晗嘴里呢喃着,对于这个称呼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恩?”陈赫停下手里的被褥,看着鹿晗。
  鹿晗脸上一红,尴尬的移了话,“没什么,今天多谢你。”
  “不用客气,”
  
  天完全黑下,鹿晗看着陈赫困倦的模样,便没在打扰,转身到外间,躺在塌上辗转难眠。对于陈赫的身份他猜测估计也是哪位堂主的弟子,因为收徒大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见到其人,而且对这里也是熟门熟路的。
  终于熬过了漫长的夜,晨光也已经打在窗户上,估计拜师仪式正式开始,鹿晗在考虑要不要把陈赫叫起。
  “赫哥,赫哥起来了吗?”
  “别吵我,在睡会儿!”
  说句实在话,鹿晗跟陈赫也不算熟知,听到陈赫带点烦躁的话,想想自己的贸然打扰,确实是莽撞。于是便留书一封,自己找人问了路离开。
 
  
  
  
  

评论(8)

热度(35)